明潮觀點
Mar 11 , 2017
00:00

在凱道上大跳舞

文/南美瑜 攝影/簡正昇、陳文德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 在凱道上大跳舞

那一刻,在舞圈外記錄著的我已止不住眼眶泛紅,明明這不是抗議對你們不公義的街頭運動嗎?怎麼我看見的是巴奈在孩子圈舞中,露出了燦爛如陽光般的笑容,像部落裡的母親在與孩子們遊戲歌唱,像大草原的母獅子在危機四伏的環境中,依然溫柔地舔拭著毛孩子身上的泥巴,亙古以來,這是大自然中再自然不過的風景嚜──我們在土地上歌舞、生育、教養、死亡,然後生生不息。


對台灣人來說,在台北,因為總統府與凱達格蘭大道的地緣關係與意義,街頭運動在此發生已是司空見慣,甚至是尋常生活風景的一部分。於是,當原民朋友問我:「我們在這裡抗爭傳統領域,你們怎麼看?」我想的是,只要不妨害公共安全與環境,台北市民應該不會太有意見,畢竟我們也偶有走上凱道表達訴求的經驗,只是傳統領域對多數人來說,還是一個太陌生、無感的概念,要獲得非原民的大眾理解或支持,同志們仍需努力。

在寒風淒雨的日子裡,你們遠離家鄉來到此地,在有限的土地上搭棚露宿,沒有雄厚的財源支持、沒有華麗光鮮的標語旗幟、高分貝的擴音口號,但起碼維持盡可能的清潔、環保,以「原轉小教室」交流、練習傳統歌舞、24小時不歇息地跟走近的人們對話……。這樣高文化素質的倡議行動,正是我所景仰的原民傳統精神,尊重有禮而堅定的。

那天,超過兩百人的原民青年在凱道上,向你們致意、表達想法,圍繞著你們跳舞歌唱,手牽著手連成好大的圈圈,各族古謠交替吟唱,舞步簡潔有力,一小時未歇。誠如胡台麗老師在臉書上所說的,「原住民年輕人在凱道圍圈歌舞,是特殊形式的抗議,也是團結集氣。第一張照片顯示巴奈沒忘記跳宜灣這支舞的時候,要拿出棍子讓舞者低頭彎身而過。」是的,那一刻,在舞圈外記錄著的我已止不住眼眶泛紅,明明這不是抗議對你們不公義的街頭運動嗎?怎麼我看見的是巴奈在孩子圈舞中,露出了燦爛如陽光般的笑容,像部落裡的母親在與孩子們遊戲歌唱,像大草原的母獅子在危機四伏的環境中,依然溫柔地舔拭著毛孩子身上的泥巴,亙古以來,這是大自然中再自然不過的風景嚜──我們在土地上歌舞、生育、教養、死亡,然後生生不息。大地不是任何生命可以占有獨享的,誰都只是稍縱即逝的過客,但因為人與人、人與土地之間的尊重、疼惜,才能走過這一個又一個的世代。

當2月28日台東阿美族都蘭部落自主宣告傳統領域範圍時,不同年齡階級的族人也是這樣歌舞著的,在他們的傳統領域管理原則中寫道:「都蘭部落傳統領域範圍內不分公私有土地及海域的經濟性開發行為以及牽涉倫理的人為活動均須諮商都蘭部落取得同意後始得為之。」以太平洋為母親的都蘭部落,將海域設定為3海里之內的範圍,是為了防止刺流網、拖網等大量捕撈行為破壞生態環境與居民生活。部落頭目更聲明與臨近的興昌、刺桐、加路蘭部落為都蘭灣境內緊密的生活區域,在傳統領域重疊的範圍中彼此尊重、共同協商取得共識,並互相幫助。我以為這是尊重傳統領域的真義。

如果凱道算是台北部落的傳統領域,身為部落族人的一分子,我也希望同樣的價值觀能在這裡被實踐,來自不同部落的人們,用高貴優雅的方式彼此協商、取得共識、和平共存,不公義就道歉並且悔過,讓世代的子民都可以繼續展開雙手彼此連圈,為豐收大合唱、為山海大跳舞。

 

編按:

2017年2月14日行政院原民會公告「原住民族土地劃設辦法」,且即日起生效,因程序與內容引發多方爭議,反對者原民歌手巴奈、那布、前原民台台長馬躍・比吼等人於2月23日始於凱達格蘭大道發起抗議行動,要求以「轉型正義」為政策,並為第一位向原住民族道歉的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回應抗爭訴求(「退回修正原民土地劃設辦法」與「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下台」)。該尚未得到蔡總統回應的抗議團體,已在凱道上紮營露宿至今超過兩周,並持續中。

這份公告內容與研討過程,不僅因未向多數原住民族相關代表(包含原民會委員、原轉會委員、立委等)討論與通知,恐有黑箱作業之慮;而內容將過去原民會「傳統領域調查成果」(2002年至2007年間)的180萬公頃傳領面積,修改為排除私有地、僅針對公有地計算的80萬公頃面積,其中100萬公頃私有地的所有權包含過去由國營事業轉為私有的台糖,以及花東地區大型財團開發案(如杉原灣黃金海渡假村、杉原棕櫚濱海渡假村、成功滿地富遊樂區)等,更難不令人憂心護航財團、影響生態環境、破壞部落傳統生活文化等多種問題。


相關連結:

1. 傳統領域爭議懶人包:goo.gl/7SU5pc

2. 臉書粉專:www.facebook.com/AboriginalTransformativeJusticeTW/?pnref=story

3. 專家與媒體報導:


聽聽35在凱道大跳舞的年輕人怎麼說?

 

Mo’o  鄒族  阿里山茶山部落  21

我是鄒族人,但因為爸爸工作的關係,所以在南投霧社賽德克部落長大。我是今天號召原青行動的召集人,因為長輩們在這裡抗議已經十幾天了,一直沒有大型人數的號召行動,所以我跟朋友討論希望以原民青年為對象來這裡,今天在這裡共有一百九十幾名。

對非原民而言,土地代表人在上面行走、居住生活的地方,但對原民而言,是文化語言的載體。正因為這個價值觀跟非原住民的不同,才會出現這樣不當的劃設辦法。這項辦法沒有列入私有地,將會使很多私人開發變得非常輕鬆。舉例像我所居住的南投清境,那裡有非常多平地人來開發蓋民宿,且大部分是違建,造成居民的環境安全問題與生態破壞。

所以我們希望劃設辦法中必須要有原民的知情同意權,如此可能避免掉許多損失,對生態環境也有所保障,因為原民傳統中本來就有跟土地共生的方法。

 

Ljebaw  排灣族  台東達仁鄉安朔村  19

我來這裡學習身為原住民當面對不公平的事情時該如何表達我們的訴求。

 

汪維謙  卑南族  台東知本卡大地布部落  19

如果劃設辦法排除了私有地,恐怕會讓財團進入部落裡而不用經過協商。

 

石茂峻  布農族  花蓮  19

傳統領域劃設辦法的爭議不只是原住民族的問題,也是所有台灣人面對社會正義的問題。

 

邦德勒  魯凱族  屏東霧台  20

原住民議題本來就不該只有原住民要知道,而是所有人,因為我們是一起生活在這裡的人。我沒有想要漢人離開這塊土地,只是希望大家一起努力在這塊土地上和平共存、守護環境。

 

 

賴謙德  台南人  32

政府選前承諾了選後又不給,這是關乎誠信的問題。原住民是最了解土地的專家,如果連原民都保護不了了,還有誰能?如果還跟我說這是一個永續經營的政府,那都是假的。

 

莊效光  桃園人  47

這是土地正義的問題,對原住民而言,無論經過哪個政黨輪替始終都沒有翻轉。劃設辦法要包含公、私有,才能呈現部落的完整性,因為許多私有地都是外來者非法取得的,怎麼可以排除呢?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