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潮觀點
Jun 17 , 2016
14:09

《出神入化2》: 以眼還眼的騙術

文/塗翔文 圖/龍祥
  • 《出神入化2》: 以眼還眼的騙術

接續第一集的劇情與人物發展,《出神入化2》必須能自圓其說地編織後續故事發展,更重要的還得堆砌出和首集一樣接二連三的幻術炫技。很顯然,這部續集敘事主軸,已轉成從警探身分浮至檯面上成為「四騎士」領導者的馬克魯法洛。故事由他的童年往事開始勾起,他的父親也是名魔術師,卻在一次表演中意外喪生,於是他有滿腔的憤懣與仇恨,激化成劫富濟貧的行動。


就敘事的花俏程度來說,第二集改變了一點形式,但依舊不遑多讓。在這部續集裡,不再像上一集集中於多場華麗的舞台大秀,「魔術」成分降的更低,情節上彷彿是解連環般一層層剝開計中計、騙中騙的各種巧詐與真相;影像調度則多了不少動作場面的設計。故事讓四騎士一復出就受阻,祕密身分被揭開,整個爾虞我詐的舞台也從歐美轉至澳門。除了導演換成朱浩偉或許有點關係,恐怕偌大且具無限潛力的中國票房市場,才是最大的選擇考量。於是乎,周杰倫成了吸引華人觀眾的一大賣點,染上中國色彩的魔術傳統、市井街道,亦能增添視覺上的異國情調。

平心而論,兩集《出神入化》系列都十分合適觀眾來玩「大家來找碴」的遊戲,許多情節上的不合理和自得其樂,事實上不是重點,似乎也毋需特別雞蛋裡挑骨頭。有趣的是,扮演關鍵角色的摩根費里曼自始至終強調「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這句老話,故事裡翻來覆去的情節變化,倒還真有扣緊這句話的概念。父子相承,壞的那組同樣使壞,好的那組則非得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這幾組人之間的爭奪鬥法,嘴巴上說出一堆大道理,從不義之財批評到竊資倫理,但說穿了其實也就是「意氣之爭」罷了,你戲弄我,我就再高明地騙回來,來來回回,並非真正在嚴肅處理這些議題。

所以最好看的部分,說穿了還是那些設計過的騙術技巧造成的視覺趣味。這集最精彩的,當然是四騎士跑去偷晶片那一整場戲,從偷到傳,再各自使眼色、拚絕招,即使觀眾都被唬得一楞一楞,還是有種耍戲法般的快感。相較於這場戲的新意,其他每次的大表演,最後都還是用催眠術來做為解密重點,就變得不那麼有意思了。

從這集《出神入化2》的結果來看,它是有意發展成一個系列的續集片,只要懂得巧妙添加新元素,就有機會撞出新火花。至於周杰倫的客串還頗具分量,如果有續集,他勢必還有分,就看最後本片在中國市場的票房表現,或許更能神機妙算預測他在片中飾演的「李」這個角色,將來會不會有更吃重的戲分。

 

塗翔文
策展、影評人。淡江大學傳播碩士,研究武俠片。曾任第13~15屆台北電影節策展人等職,現為《聯合報》影評人等雜誌專欄作者。編著「電影A咖開麥拉」「瑞典電影」,曾以《第四張畫》入圍第47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並擔任第50、52屆金馬獎評審。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