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潮觀點
Sep 23 , 2016
00:00

《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 節制的美學

文/塗翔文 圖/華納 其他/文編/段儀含 設計/吳佩玲
  • 《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 節制的美學
  • 《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 節制的美學
  • 《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 節制的美學

想像一下:這是真實事件改編的故事,一架坐滿155個人的飛機因主引擎全失去動力,機長不得不將它迫降於哈德遜河面,最後竟救了所有乘客與機組員的生命。按照我們對美國好萊塢賣座電影的期待,它應該被拍的多麼英雄主義、多麽熱血澎湃,甚至多麼驚心動魄?結果這個足以再灑狗血不過的題材,交到86歲的克林伊斯威特手上,便成就了如今我們所看見的《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


電影的第一場戲或許有點故意讓人以為它是個大災難片,飛機直接衝往紐約的大樓裡爆炸,沒想到,這其實是場夢境。我們很快就從接下來的敘事裡得知,這個惡夢初醒的人就是故事主角薩利機長,而事實與夢境正好相反,機上的人都獲救了。這個「序場」並不是故弄玄虛,而是清楚的點出全片的觀點與主軸,即使全世界的人都覺得薩利是英雄,但在那生死交關的瞬間、那考驗著經驗與果決的時刻過後,其實對他而言,一切也不見得就如想像中的那麼篤定自信。

說穿了,克林伊斯威特拍的是薩利機長煎熬未止的壓抑內在。所有人都幸運地活了下來,但他心中並未如想像中踏實。有事後的自我質疑、更有遲來的強烈恐懼,這些內在的幽微變化,正與片中交相呈現,一場沸沸揚揚的飛安調查對此舉所提出的合理性評估,成為互相映照的兩條敘事線。觀眾隨著薩利的觀點,了解飛行與他的一生有多麼緊密的關係,明白他的事業危機對家庭經濟崩解可能造成的影響,也經歷他如何從一而再再而三的回憶、思維中,找出理性自我辯護的立場。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