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潮觀點
Sep 29 , 2016
00:00

88balaz的龐克備忘錄

文/翁嘉銘 圖/翁嘉銘
  • 88balaz的龐克備忘錄

以前八十八顆芭樂籽(88balaz)和獎的緣分淺,自有了金音獎常入圍「現場演出獎」,現場表演的熱力與魔幻情境有口皆碑,但錄音作品評價平平。今年以《龐克佛洛伊德Punk Floyd》專輯在2016年金音獎入圍了「最佳樂團」、「最佳搖滾專輯」、「最佳搖滾單曲」與「最佳現場演出」4項提名,對他們不只是空前的,也是台灣龐克團新紀錄。


也許過去不看88balaz現場演出的人,認為他們音樂做得粗,錄音不夠好,雖然這接近一部分事實,但往往評斷常流於片面,希望88balaz變成五月天,那就大錯特錯,不了解獨立(indie)音樂的製作和精神是什麼,就像老是盼望台灣獨立製片去得奧斯卡,或小成本電影拍成好萊塢大片一樣。

Indie龐克搖滾,要的就不是變成流行搖滾那般,也許錄得粗,有不少缺點,可每首歌都忠於自我,詮釋人生且生命力旺盛,要的本來就不是想要配器多精準,編得多華麗,讓市場多能接受,龐克文化有自己堅持的意識形態與音樂態度,而不是趨附布爾喬亞品味。

《龐克佛洛伊德Punk Floyd》受到那麼多好評,顯然做了些改變。我想搖滾吉他好手楊聲錚擔任製作人,主要差別是有了一種他者的角度滲透到作品裡,無形中共鳴度比以往高,搖滾圈的讚譽更多,也可能部分死忠粉絲感到一些妥協的傾向,而依我聽來只是少了點任性和封閉。

有人客觀地幫88balaz看前看後,音樂製作的細節和完整度更突顯。整張專輯除了有故事性和人物觀照的概念,樂風多元、拼貼流暢、快感足。以前八十八顆芭樂籽偏暗夜的躁狂,這張有光了,也許電吉他推得比較前面,編曲想像空間畫面感更張揚,覺得在不同人物與情境裡,魔幻寫實地輪流浮現,而不光是聲音扮演或情緒的流洩。

八十八顆芭樂籽早期會Jam怪怪、簡單又獨特的歌,比如〈甜蜜的酸黃瓜〉,現在聽〈恨意讓我們相遇,酒精讓我們在一起〉,開始讓人留意器樂編曲的精彩酷炫,阿強的仿牛仔口技保持著現場無可取代的即興創意,也就是不只討好自己創作之樂,還讓沒聽過的人也感到爽又帥!

〈追太陽的人〉讓我聽了揪心,彷如阿強的恨情歌,別看他台上酷又荒誕不經的樣子,私下也看過他敦厚柔情的樣子。這首歌從木吉他刷弦慢板進入,到飽含酒精的嘶吼,再吉他民謠似地結束,情感轉折豐富,卻又不催情,否則流行歌的做法,可以再一段副歌來勾人,接〈我變得不一樣了〉,像解放但帶著迷幻。

所以是「佛洛伊德」,以酒來解析夢的狂亂、迷離,才有〈飛行的豬腳〉。而英文Punk Floyd的小標,我猜想是暗喻,也許是成軍20年後轉型的再出發,搖滾心境轉折。創作主軸阿強,固然有直球對決的一面,但看他的歌詞其實仍有文青的夢囈,我不會解釋成變得討人歡心,而是要走到下個20年的嘗試,這是88balaz的龐克備忘錄,隨他們飄了起來吧!


歌聲憶體

流行歌謠不只是歌聲商品、偶像附屬產物,也是時代刻痕、歷史的記憶。不論新舊在我們哼唱、聆聽與消費之間,所帶來的歡愉、感懷、滿足,都是身心交流的經驗,匯集而出的是一個時代的脈動,資深樂評人翁嘉銘盼透過這些音樂文字,和大家一起體察,古今歌謠在生命記憶裡所浮現的美好滋味。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