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潮觀點
Sep 29 , 2016
00:00

來當酵素銀行股東

文/黃榮墩 圖/高政全
  • 來當酵素銀行股東

最近銀行接連涉及弊案令人嘆為觀止,連帶大家也漸漸看清銀行獲利原來並非來自於服務人民,而是服務有錢人。 有錢人定義就很廣了,財團、山口組、政治獻金、軍購回扣,原來都包含在內。現在許多銀行甚至開始對一般民眾另外收取服務費,看來也是嫌沒錢的人麻煩,乾脆收服務費。以前是賺匯兌之間差價,或對存款加以運用,現在這些都是老套了。不過我們對銀行這個名詞還是十分著迷,還想再開一次銀行。


這次颱風南部果農受損嚴重,許多人跟台東農民的情形一樣,看著嚴重的損害不知如何是好。其實恢復果園需要大批人力,農民因為同時受災,災後互相搶工,不僅失去了互相幫忙的條件,工錢也水漲船高。

一片果園如果5個人組成工班,約需5天才能清理完畢,計算下來人工費大約需37,500元。農民此時既無收入、復園之後也還要一段時間才能收成,因此遇到天災經常困頓到不知如何是好。

政府的風災救助,一公頃土地約補助3萬元,為了防弊必須先調查,核定之後再請領。這筆錢一者不夠,二者也無法及時用在刀口上,再加上落果經常造成困擾,又沒有餘力去顧及生態加以製作堆肥,只能利用天黑偷偷丟棄。這時如果有神仙可以幫落果變成果醬,不知道該有多好!但哪有人傻到買不能吃的落果呢?

如果我們開始跟農民買落果酵素來洗蔬菜、洗碗、擦地板、洗衣服,那就不一樣了。這樣農民就有動力把落果撿起來加以加工,又如果我們先把錢給農民,像把錢存進銀行一樣,要用時再提出來,也就是先存錢,後提酵素,那這樣農民一定認真撿拾落果,拚命做對環境、對人體有利的落果酵素了。

這樣的如意算盤,一本多利。助農的存戶存得少、領得多,因為存戶變成了共同股東,原本一千元到園藝行只能買10瓶酵素,現在因為是共同投資,而且是預定客戶,一瓶只要40元,農民、你以及維持系統都足以運作起來。也就是大家開始使用落果製成的環境酵素,不管是作為液肥或環境清潔劑,用預購的方式買下一批酵素,先把錢轉換成酵素設備、資材與工錢,農民就有力氣僱用工人清理果園,同時製作酵素了。

這樣集40個人就可以幫助一個農民度過難關。這期間由環保團體製作的酵素先行替用,供大家陸續提用,等到8至12個月後農民的酵素製成,就轉由農民供貨,這樣就能建立善的循環。也就是先把錢給農民,幫助農民復災,再陸續提領所需要的用量,政府的錢到時候再來幫助生活。這樣大家一方面救助農民,一方面協助農民把落果轉換成對生活有幫助的產品,互蒙其利。

這件事情兩年前在花蓮柚子果園遭遇落果時,已經具有執行的成功經驗,如今屏東、高雄受災嚴重,再次發動,請大家一起響應加入酵素銀行,開始使用環保酵素。4萬元幫助一個農民,給一口桶子以及糖蜜,其他的錢農民就可以去僱工。這真是一件聰明的辦法。


黃榮墩

公益組織發起人。有人用筆寫日記,有人用歲月寫日記,而黃榮墩的周記則是與「好人幫」的志工們所寫成的。他們走遍台灣大鄉小鎮、偏鄉部落,用充滿創意的「好」點子揪團行動,寫就一篇篇島嶼最溫暖、動人的真實故事。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