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潮觀點
Oct 07 , 2016
00:00

女人與蛋

文/路嘉怡 圖/路嘉怡 其他/文編/段儀含 設計/吳佩玲
  • 女人與蛋

前幾天在朋友的邀請下,去看了「我的蛋男情人」電影首映,「你一定要來看,你會超有感覺的。」邀請之餘,她還不忘下了這樣的註解。


當然,電影的題材,的確就是我生活中面對最多的疑問,尤其是好久不見的朋友,大家熱絡一陣之後,一定會問一句話,「你要生小孩嗎?要生要快呀!」只有一個結婚多年依舊未生育的女性朋友安慰我,她冷冷的說:「你再忍忍,再過幾年,就沒人敢問了,因為他們會開始耳語,說你根本生不出來。」

從結完婚,或說踏入不惑之年後,身旁的人都比我緊張。也許就如同電影裡女主角母親所說的,其實就算她不說大家心裡都有數,女人的生理是有保存期限的,可能再過幾年,生小孩不會是一個「選擇」,而是一種「不能」了。

可是這題目我到現在還是給不出答案。

環顧周遭已生兒育女的好友們,多少都有不同的適應問題,手忙腳亂的新手父母們,除了被剝奪身體與心靈上的自由外,也有夫妻對教養態度不一而導致劇烈爭吵,寫在臉上的,全是「身心俱疲」這四個字。

可是,一定有很甜蜜、很快樂的部分吧!我跟老公討論著,也許那些快樂都很細微、很難以描述,所以大家都沒把為人父母的滿心歡喜拿出來大肆討論,你只會聽到他們又如何崩潰的心酸故事。可是沒道理,如果真的只有痛苦,怎麼還會有人前仆後繼的一個孩子接著一個生呢。

當我們在度假,整天躺在峇里島曬著暖暖太陽、喝著冰冰白酒、看著好看的小說時,或是在Villa得意地用腳架拍出展現健身有成的肌肉線條的照片、兩個人笑到瘋掉時,我心想,「我對現在的生活狀態無限滿意,我們可不可以不要生小孩?」

可是看到朋友的孩子純真可愛的笑容,對未知世界充滿好奇的探索過程,或是看見一個縮小版的熟悉臉龐,竟然成了另一個可任由父母的教育塑造的獨立個體,也不禁覺得孩子真是一個神奇的動物,開始想像如果有天也成了父母,自己的下一代會是什麼模樣。

這樣的搖擺發生在我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刻,搖著擺著,一轉眼,我好像也變成那個「蛋已經不是很多」的中年女子了。

電影裡精卵銀行的廣告說著,大意約莫是,「女人存卵就像買保險,買份對未來幸福的保險,當你有一天遇到真命天子,也不用擔心無法生育下一代。」是啊,除了已婚的我之外,身旁也有許多年齡與我相仿,可仍舊在情愛世界裡打滾、滾到灰頭土臉卻仍不放棄的女人啊。人生的選擇題從來就不會少,單身的女人想遇到真愛,想擁有幸福,有了幸福後,下一題或許是孩子,或許是其他大家沒說出口的困擾。總之,每個階段的人生,都需要很努力才能讓生命更加完整綻放。

記得我的編劇朋友看完電影之後,寫了一篇很有感的影評,其中一段話,她說,「三十歲的女人呢,參加的是一場又一場的派對和婚禮。而四十歲的生活,就是一場又一場的災難,一場又一場的戰爭,還有一場又一場的家庭聚會和喪禮。」含著眼淚看完她的文字後,卻也無法否認事實的確是這樣子。

如果生命巨輪不顧一切的往前推進著,那我們就拋開那些無謂的煩惱與思考,去感受吧,不論快樂悲傷、滿足或崩潰、有蛋還是沒蛋,都是生命體驗當中,最獨一無二的珍貴感受。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