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潮觀點
Nov 30 , 2016
00:00

忠烈祠裡的手杖

文/黃榮墩 圖/高政全
  • 忠烈祠裡的手杖

桃園虎頭山忠烈祠同時也是一座日本神社,而且據說是日本境外最完整的神社。


台灣光復後,政府開始設立忠烈祠,最方便的做法是製作一批烈士牌位,一體通用直接放進去神社,掛上牌匾最為方便。過一段時間,打掉鳥居的有之,毀棄燈籠有之,最後大家一起塗掉日文。過一段時間又將建築徹底拆毀,改成水泥建築。

這樣的忠烈祠和蔣氏國民黨一直相輔而成。然而,隨著反共復國的意識被遺棄,國民黨政府對忠烈祠也漸漸冷淡,許多地方既未設職官,甚至只派工友掃地順便管理,地方首長春秋獻祭成了例行的公事。

隨著台灣主體意識漸漸增強,忠烈祠的牌位應該也會有些變化吧!這種變化先不討論,隨著歷史意識的增強與保存文化資產成為人類的共同價值,許多日本式的建築,不論宿舍、官廳加以保存、活化利用已經成了主流。

我們也開始學習面對歷史中許多尷尬的處境。例如花蓮的慶修院既是移民村的日本寺廟,又是紀念七腳川事件的歷史古蹟。

桃園神社在76年原本計畫拆除改建,沒想到這件事引起了全國的注意與議論,最終地方議會決定加以保存。而今這座日治時期最後蓋的神社,竟意外的成了日本海外、我國國內最完整的神社。許多年輕人到這裡拍婚紗,讓新人的婚姻有了時間的深度,又受到諸先賢的守護和祝福。

12月17日,經過一年多整修維護的桃園忠烈祠要重新對外開放了。此次的整修基於尊重歷史真實面貌的原則,讓神社得到了應有的維修與保護。這個園地以誠實的態度面對歷史,因此以忠烈祠與神社歷史園區共同存在於斯的精神,當成共構的園區。

前幾天我應邀前去參觀,在一排古色古香的牌位中,赫然看到突兀的六個嶄新的牌位。原來去年桃園新屋發生保齡球館大火,當時動員了近百人前去搶救,許多消防隊員進入火場滅火、搜救。沒想到熊熊大火將三樓鐵皮鋼架燒熔了,造成了嚴重坍塌。陳彥茗22歲、蔡長融21歲、張桂彰22歲、陳鳳翔26歲、曾重仁27歲、謝君杰29歲當場殉難。

有位媽媽端午節包了粽子來給兒子吃,說兒子最喜歡。其他人的親屬未必住在桃園,因此這位媽媽今年包比往年還多的粽子,聞之令人鼻酸。這六位烈士和為救難犧牲的海鷗直升機隊員,讓忠烈祠變得和我們切身、親近。

17日這個園區要重新開幕,我建議鄭文燦市長一起邀請家屬,用設置虎頭山的公用手杖的方式來為這個有新精神的園區開幕。用春天的花朵來加以命名,寓意這些為社會犧牲的生命,成為孕育更多生命的花朵,一起守護我們的社會。這也會成為第一座設立U cane的忠烈祠公園。

《易經》比卦:「比之自內,貞吉。」程頤註解說「擇才而用,雖在乎上,而以身許國,必由於己。」對這些人,我們應該前往獻花。


黃榮墩

公益組織發起人。有人用筆寫日記,有人用歲月寫日記,而黃榮墩的周記則是與「好人幫」的志工們所寫成的。他們走遍台灣大鄉小鎮、偏鄉部落,用充滿創意的「好」點子揪團行動,寫就一篇篇島嶼最溫暖、動人的真實故事。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