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Jul 11 , 2017
00:00

黃榮墩【好人周記】兩個農民

文/黃榮墩 圖/高政全
  • 黃榮墩【好人周記】兩個農民

致翔是其中一個無辜受害者,再加上前年寒害、去年農地受損,他已經一年入不敷出,兩年沒有收入。前兩個月他發現自己左眼視力嚴重退化,進而被檢查出來腦中長瘤。現在快要進入收穫期了,他如果住院開刀,形同放棄今年的收入。同時他也沒有能力準備自費的醫療費用,他想熬過冬天再做打算。阿邦和致翔是我身旁的兩個農民,一個是高麗菜農,一個是地瓜農,他們正好都是縮影。


 

剛剛過世的阿邦其實和好人會館認識不久。臺安基金會的工作人員在今年初高麗菜價格倒成一片時,打電話來請我們特別幫忙。我們當時已經著手幫助高麗菜的助農行動,但隨著菜量越來越大,我們對大局的希望越來越稀微,因此轉為對個別農民的幫忙。遂因此幫阿邦把山上的高麗菜賣光光,進而也幫部落的其他人賣高麗菜,直到冬季蔬菜結束才停止。

阿邦其實是眾多高麗菜農的一員。去年、前年許多種高麗菜的農民處境都很類似,在9月初最後一個颱風離台後,大家都開始在田裡努力,希望能在下一季蔬菜成熟時賺回一點錢,補補毫無收入的兩年。

前一年風災,台灣2千3百公頃農地受損。颱風離開後,大家同時種高麗菜,一起恢復耕種的結果,在11月中旬冬季蔬菜一起湧現,造成價格大跌,農民血本無歸。一個月後寒害、雨害同時發生,冬季蔬菜全給天收了,農民深深受害,買菜的媽媽感嘆蔬菜貴了整整半年。

去年連續3個颱風,台灣受損農地高達1萬2千公頃,遂又重演一次更為嚴重的惡夢。

阿邦把好人會館視為救命恩人,也因此不辭辛勞的將自己的菜、部落的菜,送到每一次指定的地點。有一晚我們相約在以農業著稱的中興大學門口,阿邦整整遲到了3個多小時,晚間11點半才到。他們必須自己割菜、自己送菜,因此當有兩個買主時便必須來回奔波。

然而他的太太小美一直跟著幫忙,讓他覺得幸福。這是這個一直以為學印刷、成為印刷師父就可以過著平民生活的原住民,在手指頭被印刷機器壓斷,帶著工傷和補償、救助金回到山上種菜後,最幸福和驕傲的事情。

阿邦前一陣子工作時左腳被農具割傷,因為受到細菌感染,導致引發敗血症,最終全身多處遭細菌侵入、高燒不退衰竭過世。

我們合作多年的地瓜農致翔,其實是東海大學建築系畢業,一直認為建築專業在台灣建築市場有志難伸,因此5、6年前毅然決然結束台北的工作,專心回彰化種田,他將希望寄託在有機生產的地瓜上。這位才子在我受邀為花蓮瑞穗鄉進行社區規劃時,幫我製作瑞北、瑞祥、紅葉村的模型,和我成了朋友。

當他再次和我見面,已經是一個皮膚黝黑、手腳長繭的專業農民,不僅專業種地瓜,因為曾經在台北從事建築設計,也自己到台北來賣地瓜。但好景不長,第3年他就碰到地瓜敗市的衝擊。

事情是這樣的。當檸檬被炒作漲價之後,出現了一群地瓜的投機商人,到處向農民契作地瓜。這群人深知只要口頭約定一部分農民,當約定的數量足以讓拍賣市場感覺缺貨時,就會造成價格上漲,這時他們所約定的地瓜就成了搶手貨。

這群投機客到處約定,再加上前一年價格不錯,遂引起農民的跟進轉作。當他們發現農民種太多導致無法拉高價格時,這群人根本沒有再出現在彰化、嘉義、雲林,放棄了大面積的契作,導致連年地瓜價格大跌。

致翔是其中一個無辜受害者,再加上前年寒害、去年農地受損,他已經一年入不敷出,兩年沒有收入。前兩個月他發現自己左眼視力嚴重退化,進而被檢查出來腦中長瘤。現在快要進入收穫期了,他如果住院開刀,形同放棄今年的收入。同時他也沒有能力準備自費的醫療費用,他想熬過冬天再做打算。

阿邦和致翔是我身旁的兩個農民,一個是高麗菜農,一個是地瓜農,他們正好都是縮影。

農民這兩年好多人好苦,好多人沒有希望。

 

 


黃榮墩

公益組織發起人。有人用筆寫日記,有人用歲月寫日記,而黃榮墩的周記則是與「好人幫」的志工們所寫成的。他們走遍台灣大鄉小鎮、偏鄉部落,用充滿創意的「好」點子揪團行動,寫就一篇篇島嶼最溫暖、動人的真實故事。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