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Jul 25 , 2017
00:00

江鵝【俗女日常】
醃溏心蛋用玻璃盒

文/江鵝 圖/江鵝
  • 江鵝【俗女日常】
    醃溏心蛋用玻璃盒

碎玻璃要丟掉,蛋要撿回來吃啊拜託,自由放牧的雞蛋要特地私訊去訂,醬油貴三三,還加了空運來台的金門高粱一起滾,然後我這樣一分鐘幾十萬妄念的人,難得乖乖看著計時器煮蛋、鎮冰水、剝蛋殼、打涼醬汁、浸上24小時才能吃,心血啊心血,那蛋怎麼能丟?


 

人如何快速認知當下的生存狀態?只要在你家地板上摔破一個醃著溏心蛋的玻璃便當盒就可以。

整體生存狀體的首先,我很高興自己和貓都活著。貓已經在災難的第一瞬間噴射而去,讚美貓科動物肌肉,讚美禽獸逃亡本能,阿門。我不敢動,彎身探看兩條腿,沒噴血,再抬頭看貓的飛行方向,也沒留下血路。非常好,人平時對著生活唉爸叫母,但原來只要看到自己赤腳踩在碎玻璃與醬油灘裡還歸欉好好,已經足以回頭感恩活著真好。

始終,活著的另一面是無情的現實,我要是不擦出一片生天,這輩子就只能活在這灘黑色玻璃海裡。擦地之前必須先排除液體裏的固體,我得決定先撿玻璃還是先撿蛋。兩種一起撿絕對不在選項中,因為去處不同,碎玻璃要丟掉,蛋要撿回來吃啊拜託,自由放牧的雞蛋要特地私訊去訂,醬油貴三三,還加了空運來台的金門高粱一起滾,然後我這樣一分鐘幾十萬妄念的人,難得乖乖看著計時器煮蛋、鎮冰水、剝蛋殼、打涼醬汁、浸上24小時才能吃,心血啊心血,那蛋怎麼能丟?掉進貓砂盆都要搶在五秒內撿回來洗乾淨。危急中不忘環保惜福,我有美德,難怪大難不死。

房子小有個好處,遇上這一朝這一日,雙腳不動就能摸到廚房每一面牆,想要什麼都搆得到,拿盤子裝蛋,找袋子裝碎玻璃,扯抹布擦地,終於清出一塊空地可以站過去,我才發現地板有血。腳掌底有個小傷口,這種小割傷廚房老手並不放在眼裡,但流血是個麻煩,一動一朵血花,俗話會說你無法汙染一缸髒水,可能是沒有試過用血,一地醬油和暈著血跡的一地醬油,視覺效果還是非常不同。人急著應付麻煩的當下,原來會把自己的流血看成另一樁需要應付的麻煩,我一邊擦地一邊懊惱著血還不止,彷彿我並不是個正在從痛處流喪健康福祉的人,只是一個排放出懸浮液體汙染地板的元凶。

咦等一下,那地板不是號稱耐磨又防水嗎?我這大難不死的美德人士幹嘛把地板看得比自己珍貴?

頓悟這點好像應該坐地大哭,但不能,因為玻璃碎還沒擦完。在有貓的屋簷下思考人的福祉似乎有點存在主義,我的哲學思辨幼苗很快就攀上宗教的領空,要證實自我福祉的正當性很難,但是相信家貓對於地板清潔的需求優先於我的福祉非常容易。玻璃碎屑不易察覺,地毯式來回擦拭七八趟以後,腦中那幅貓誤食玻璃而肚破腸流的想像畫面,才終於消失。我挺直腰椎與膝蓋,撥開汗濕在額上的亂髮,解除了緊急危機,該是有空思考剛才的哲學議題的時候,但那一瞬間,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在說,水,先給我水。於是我喝了水,殊不知頭腦在水分回填以後,非但沒有開始思考,反而軟癱下來對我說,好了我累了不要想了,該是休息的時候了,待會要吃什麼?

「待會要吃什麼?」

這句熟悉的話一出來,我忽然明白了弱勢勞動力不易翻身的迴圈,只要反覆交替密集勞動狀態與飲水進食,就可以防止頭腦想清楚很多事,尤其是那些貌似可以等的東西,例如福祉。原來,有些人在有貓的屋簷下難以翻身,有些人在別的屋簷下從沒打算翻身,是因為很難有機會把自己的福祉正義想清楚,無論一路上曾經閃過多少質疑。

誰能料到,摔破一盒溏心蛋會帶來這些啟發。大家有機會不妨試試,記得用玻璃盒裝,而且蛋要撿回來吃。

 

 


作者介紹

江鵝,1975年生於台南。曾經是上班族,現在是貓飼主、淡水居民、自由譯者、專欄作家,著有《高跟鞋與蘑菇頭》與《俗女養成記》。臉書粉絲頁:「可對人言的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