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Sep 25 , 2017
00:00

江鵝【俗女日常】斯文的起司

文/江鵝 圖/江鵝
  • 江鵝【俗女日常】斯文的起司

把新買的起司夾進麵包裡,咬下第一口的瞬間,我心底響起一首歌:「是誰住在深海的牛胃袋裡?」新起司的滋味相當驚人,我的理智第一時間試圖為這個氣味找出可能的原因。起司製成需要牛胃裡的凝乳酵素,會不會這一款加的根本是牛胃酸?這味道實在太……洋派,我的亞洲味蕾沒辦法。


 

前不久我與室友陳小姐到美式賣場買起司。寒舍早餐有三寶,起司、酸瓜、夾麵包,起司吃完了就到賣場補貨,買的向來是固定幾款預先切成薄片的包裝,方便身心靈繁忙的都會人士開封即食不必動刀,是習慣性的採買。但那一天,可能因為太陽黑子爆炸正好抵達我的前額葉還怎麼,我在冷藏櫃前忽然瞥見一款陌生牌子,也是切片的方便包,頓時心生喜悅,抓在手上問陳小姐說:「要不要試試新口味?」

她欣然同意。所謂共業。

把新買的起司夾進麵包裡,咬下第一口的瞬間,我心底響起一首歌:「是誰住在深海的牛胃袋裡?」新起司的滋味相當驚人,我的理智第一時間試圖為這個氣味找出可能的原因。起司製成需要牛胃裡的凝乳酵素,會不會這一款加的根本是牛胃酸?這味道實在太……洋派,我的亞洲味蕾沒辦法。我抬頭看向陳小姐,她兩隻眼睛已經舉在那裏等我,面色凝重。她也發現出事了。

我們在對眼的瞬間,交換了認命與承擔的共識,起司一包二百九,丟掉會讓雷公不高興。我以醫治死馬的心情,把麵包裡吃剩的一小片起司放進烤箱,意外發現端出來的竟是活馬。兩人以嚙齒類進食的姿態再三確認,雖然烤過不算很好吃但是可以吃以後,終於輕鬆起來,恢復家常對話的興致。

「沒想到它看起來白淨無害,味道竟然是這樣。」

「所以說長得斯文的未必是好東西。」

「唉真是看不出來。」人能風風涼涼壓著法令紋說些損人利己的閒話,心頭那個寫意真是延年益壽。

第二天早上我以貴婦賣冰箱的流暢將起司放進烤箱,接著發現一個科學問題:用十分鐘把一小片起司嗶滋嗶滋烤成脆片,以及,用十分鐘把兩大片起司嗶滋嗶滋烤成脆片,有什麼不同?答案是量的不同,而在一般民宅中,我們首先觀察到的量,則是動物性油脂經高溫汽化而成的油煙體積大小不同。陳小姐走進廚房前,我已經感受到她能量場裡的驚愕,我還沒來得及轉身面對她,就聽見啵一聲,起司的熱油濺上烤箱的發熱管,閃出一簇火花,隨後冒出一團白煙。

里長你不能死。小烤箱名叫里長,因為是住戶摸彩活動抽中的里長捐贈獎項。里長這些年來不知經手過多少食物,便利可靠好央尬,我們對它是真情有真愛。我搶上去關掉電源,開窗透氣,悶臉拿出起司夾麵包,陳小姐靜默見證,也沒話好說。我們又回到憂悶對坐吃早餐的原點,重新審視臭起司的處置對策。

「……我等下還要擦里長,希望沒燒壞。」嘆氣。

「我剛才被那個油煙嚇到,怎麼那麼臭?」嘆氣。

「我看算了,唉,兩百九十塊。」

「咦兩百九十而已嗎?我以為三百多!」

「而且它留在烤箱裡面的油味還是很恐怖!」是誰住在深海的牛胃袋裡?

不過是四五十元的差額,陳小姐如釋重負的程度彷彿這三字頭降到二字頭的數字是房價,但我沒打算追究她的門檻架立在什麼價值基礎,一想到可能每天都要擦里長,我已徹底擺脫對雷公的畏懼,決定採取怦然心動的冰箱整理魔法,這會能夠獲得陳小姐事先的贊同,自然再好不過。

人一旦能夠放過自己,全世界都會聯合起來支持你,我把依然斯文白淨的起司丟進廚餘桶,蓋回巨型塑膠蓋的那個聲響,像極了在讚我「correct」。毅然違抗食物道德制約,做出尊重自我喜好的決定,令我感到正確與驕傲,覺得在做自己這條路上果然有了進展。

一直到,前幾天,我忽然想起,那個賣場之所以年費那麼貴,就是因為,它有,全額,退款,保證。

唉,全額又怎樣,木已成舟酪已成噴,我已做了自己。我唯一剩下的,只有把這個事實告訴陳小姐。做自己如果可以免費,誰想要花二百九?但是既然花了,同樣的兩百九做兩個自己,終歸是比只做一個划算。

媽,我知道以後要特別當心看起來斯文無害很合理的東西了啦。

 

 


作者介紹

江鵝,1975年生於台南。曾經是上班族,現在是貓飼主、淡水居民、自由譯者、專欄作家,著有《高跟鞋與蘑菇頭》與《俗女養成記》。臉書粉絲頁:「可對人言的二三事」。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