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Oct 25 , 2017
00:00

江鵝【俗女日常】金鍊子

文/江鵝 圖/江鵝
  • 江鵝【俗女日常】金鍊子

我身邊總會有人關切黃金售價,讓我不看電視也能知道漲跌,我才又記起黃金是貴金屬,再怎麼俗氣都等於錢,而錢又等於地球人的生命意義。這句話明明是誇飾,對比起現實卻像白描,這向來是我體內長期的矛盾,金錢很能激發我理智上的焦慮,人生好像就是應該積極賺錢才叫上進,但是我的薦骨卻對於金錢不是特別有回應,薦骨沒回應的事情也就只能一直停留在腦袋裡面,偶爾浮出來響警鈴,卻成不了什麼氣候。


 

時隔二十幾年,我又戴起金鍊子。

我的第一條金鍊是姑姑給的,當時的薪資水平與物價指數還不是這種窘境,加上傳統觀念對於黃金的偏愛,家家戶戶大概都有些金項鍊金戒指。從小在媽媽和阿嬤的梳妝台翻著這些首飾玩,我只敢把手和脖子伸到開著的抽屜上方試戴,萬一滑脫才能掉在有得找的範圍裡,要不然就得換我落入被打到斷腿的刑事範圍,黃金畢竟是財產等級的東西,小孩子也知道厲害。

所以當姑姑送給當時國中生的我一條金項鍊的時候,真是要躲在棉被裡偷笑的那種開心。開心不在於鍊子本身的價值和美感,而是終於被認可為能夠擁有黃金的準成人,對一個十出頭歲的女孩來說,那是等了一輩子的事情。只不過,人不管等的是什麼,等到了就是一個結束。鍊子戴不多久我就拿下來了,準成人在各種同質化的訓練下,果然還是走入灰階的反叛視角,覺得成人做什麼都落後迂腐,黃金項鍊因此受到波及,誰要把那種動不動就龍鳳呈祥的東西掛在身上?身為青春的本體,對於俗氣的事物當然要避嫌,造嘎哪杯。

多年後我成為上班族,黃金在國際市場上有了奇妙的波動,我身邊總會有人關切黃金售價,讓我不看電視也能知道漲跌,我才又記起黃金是貴金屬,再怎麼俗氣都等於錢,而錢又等於地球人的生命意義。這句話明明是誇飾,對比起現實卻像白描,這向來是我體內長期的矛盾,金錢很能激發我理智上的焦慮,人生好像就是應該積極賺錢才叫上進,但是我的薦骨卻對於金錢不是特別有回應,薦骨沒回應的事情也就只能一直停留在腦袋裡面,偶爾浮出來響警鈴,卻成不了什麼氣候。記著有什麼事該做,卻一直沒有力氣做,是我的人生常態。

一直到,我想起一件事,或者說一個物理事實。無論價格高低,黃金始終是黃金。無論人的眼睛看著黃金,想的是行情還是流行,黃金一直是原來的樣子。黃金是這個世界上少數幾種不求與人化合的物質,從頭到尾只想自己一個安靜被動地待著,無論在別人眼中是貴是賤,無論迫於環境得要延展到多麼薄弱稀軟的地步,它都是一樣的十足真金,死活維持著澄黃閃亮的原貌,就是它的價值所在。這回事想一輪,好像重修了一堂理化課,上世紀第一次學到這些知識的時候不覺得怎麼樣,人生近半以後卻彷彿得悟天機。科學與神學果然是史豔文與藏鏡人一般的關係,說到底是一母所出。

戴回金鍊子以來,每一次照鏡子都像被面前的另一個自己提醒,You are gold. You’ve always been gold. 根本是種認知層面的復健。話說成這樣貌似氣氛凝重,實際上頗為愉快,黃金在光線底下發亮,是多麼討喜而無償的景象呢。無論日光或燈光,人和鍊子總有得照光,看著金鍊在光線底下叫人難以忽視的閃澤,我得承認,這世界這時代固然令人百般厭離,但是始終不缺足以照映真金的光明。對於這個事實,我期望自己能夠盡量懂得感恩,一絲絲聰明戲謔都沒有,永遠也不要有。

 

 


作者介紹

江鵝,1975年生於台南。曾經是上班族,現在是貓飼主、淡水居民、自由譯者、專欄作家,著有《高跟鞋與蘑菇頭》與《俗女養成記》。臉書粉絲頁:「可對人言的二三事」。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