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Oct 28 , 2017
00:00

黃榮墩【好人周記】部隊裡的士官長

文/黃榮墩 圖/高政全
  • 黃榮墩【好人周記】部隊裡的士官長

剛下部隊規定學不會裝備,就不可以放假。我們的部隊是莒光連隊,負責通訊業務。隊長是一個超級嚴格,嚴以律己嚴以律人的模範生,在他底下除了獲得令人敬畏的榮光,剩下都是偷偷的抱怨。




我因為剛從官田中心出來,吃得不好、睡得不好,一看到隊部有冷氣、吃的是圓桌飯,又有熱水可以洗澡,覺得簡直到了天堂。新兵被分配大家最不喜歡的浴廁打掃,我卻認真刷洗,除了地板,每天都把牆壁刷過。自己洗得舒服,別人也高興。沒想到第一個注意到這件事情的人,是人見人怕的隊長。

一天傍晚站衛兵,隊長洗過澡,拿著臉盆毛巾,經過大門衛哨,停下來問我:浴室是你打掃的?我回答報告隊長「是」,就此成為紅人,此後難做的事都有我的份。

我讀的是歷史,面對裝備既緊張又無能,電流、訊號波真是不懂。我們中隊有一個士官長——老黨,他總是說:「這麼笨,這個也不會。」但他說這話的時候並不流露凶惡或者蔑視的表情,像是對著自己說。

我跟他說真的不會,他就再操作一遍、再操作一遍。軍官講電子學,比莊子的大鵬鳥還會飛,老黨的比較可行。紅配紅、綠配綠,這樣來、那樣去。兩個月後考裝備,有人開始放假。

我雖然無心比賽,卻不能一直落後。老黨淺白的解釋與操作減低了我模仿與背誦的困難。因此這位只有士校畢業,年紀甚至比我們這批大專兵小的士官長深獲大家的尊敬,承上轉下是一個電子學的實務翻譯官。

我開始放假。

老黨的另外一個口頭禪是:「做白工?又不笨,幹嘛做白工?」一樣講的時候並不瞪著你,像是在說自己。這個人一定不知道到現在我還對他念念不忘,他和隊長郭致遠很可能是我人格成形的最後奠基者之一。前一句話說的是我連職校都考不上,我會的你們一定也都能會。後一句話是說,這麼辛苦負起重大責任,可不要輕視了自己,做些無謂的白工。

我們部隊負責國軍最重要的通信業務,老黨的精神與訓練來自一個神人級的老士官長。他每個月、每天都外出。偶而他回到部隊,隊長一定一反常態像是春風拂面,一定充滿笑容。

吃飯時這位提著公事包像是來打卡上班的老士官長,一定坐在平時完全不苟言笑的隊長旁邊,地位比副隊長還高。隊長一定開高粱酒,一定跟他敬酒。這位士官長是整條龍的醫生。

我沒有真的和老士官長有什麼對談,但是全部隊的人都透過隊長和老黨學習對他的尊敬。許多部隊裡都有一個神人級的士官長,這種人是國家隊的骨幹。我們的隊長是讓龍火起來的人。但龍沒死,靠的是他。

希望大家知道我為什麼從來都不對軍人口出惡言。因為,軍隊有魂,這魂在保衛社稷。




黃榮墩

公益組織發起人。有人用筆寫日記,有人用歲月寫日記,而黃榮墩的周記則是與「好人幫」的志工們所寫成的。他們走遍台灣大鄉小鎮、偏鄉部落,用充滿創意的「好」點子揪團行動,寫就一篇篇島嶼最溫暖、動人的真實故事。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