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Dec 25 , 2017
00:00

江鵝【俗女日常】鬼才偷拖鞋

文/江鵝 圖/江鵝
  • 江鵝【俗女日常】鬼才偷拖鞋

我反覆確認找不到拖鞋以後,就歸納出事情不在科學範圍內的結論了,沉著不失效率。好啦這說不定是一雙薛丁格的拖鞋,但是我連薛丁格的貓都搞不懂了,實在沒辦法去到那種科學層次。那一刻我終於決定承認可能有人,或之類的,在連續暗示我不想共用浴室,而且我最好不要拖到人家必須把暗示變成明示。


 

有人拖鞋被鬼偷過嗎?我好像有。或者說,我今年在美國某個飯店裡,發生了一樁拖鞋密室消失事件,如果大家想要像我當時那樣堅持採取科學立場,來質疑自己想要逃跑的本能的話。

我在洗完澡踏出浴缸的那一刻,發現脫在地墊上的拖鞋不見了,那種平價商旅提供的紙糊拖鞋,我從台灣帶去的。找不到拖鞋本來不是什麼值得注意的事件,人素日裡找不到的東西堆起來根本足以另創一組恆河沙世界,可能是我脫牛仔褲的時候隨腳踢飛了,可能是爬上床頭吃沙拉配電視的時候不小心塞進床底了,可能是根本沒有從行李箱裡拿出來,找就是。

圍上浴巾回床邊巡視,沒有。翻行李箱,沒有。再回浴室把地墊體重計全掀了,還是沒有。我站在浴室門外試圖運用最大腦力思考拖鞋的可能位置,地毯的粗糙纖維抵在腳底板,傳來陌生的觸感,陌生到讓我足以確信,洗澡前的確是穿著拖鞋的,因為陳小姐慎重囑咐,飯店地毯可能有床蝨,不要直接接觸,所以我在抱著睡衣和盥洗包使勁扯門的時候,的確穿著拖鞋。

對,扯門。在拖鞋消失前,這本來算不上一回事。浴室門在我要去洗澡的時候是關上的,而且上鎖似的打不開。估計是門鎖老舊,剛才出出入入可能一個粗魯讓機械裝置卡住了,我握住一字型的門把上下扳動,希望蠻力有用,蠻力在人類社會裡偶爾有用。果然,扯幾下就鬆了,我壓下門把,卻拉不動,門重得好像新式大廈的樓梯逃生門。美國除了月亮比較圓,連木頭都比較實嗎?我鼓起不存在的二頭肌,好不容易拉開30度夾角,忽然向後一蹌,門在我猛拽的瞬間竟然輕回原本的重量。我在肚裏生出一個罩著灰霧的驚嘆號,那感覺好像、真像、太像對面有另一個人同時緊抓著門,卻忽然放開了手。

我第一時間就把驚嘆號擦掉,走進浴室。身在異地,有些思考路線不適合發展,就連跨進浴缸時,腦中閃過別把浴簾完全拉上的警訊,也一併斥為愚念,我一邊往頭上搓泡泡,一邊告訴自己及早洗睡才是旅人正途。到我沖淨全身,已經遙想完一遍國中物理關於真空的說明,無窗浴室的密閉狀態也算接近真空吧,開門的時候必須艱鉅對抗大氣壓力也算合理嘛。人對於物理常識不求甚解,在這種時候大有好處,因為很容易可以說服自己,萬事萬物都有科學解釋,只是自己不懂而已。

聽過這個故事的幾個人,不約而同在這個點上質疑起我的判斷力:你都已經遇到鬼,還留在房裡想國中物理?但我只是想要保持客(鐵)觀(齒)而已,科學家做學問不都要先排除已知的可能性,才逐步限縮未知的可能性?學校教我們「杯弓蛇影」這句話,也就是圖一個大家凡事先冷靜。

而且我反覆確認找不到拖鞋以後,就歸納出事情不在科學範圍內的結論了,沉著不失效率。好啦這說不定是一雙薛丁格的拖鞋,但是我連薛丁格的貓都搞不懂了,實在沒辦法去到那種科學層次。那一刻我終於決定承認可能有人,或之類的,在連續暗示我不想共用浴室,而且我最好不要拖到人家必須把暗示變成明示。

因為換房間實在麻煩,我接著開始考慮,有沒有可能不用浴室睡過那個晚上,也就是說如果那人,或之類的,介意的共享範圍只含浴室的話,我睡在床上應該還好吧?但要人體實驗這個理論實在風險太大,只好放棄。既然要換房,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我應該先吹頭髮還是先打電話給櫃檯。說到這裡又有聽眾面露震驚,你還吹什麼頭髮?!問題是,萬一滿房我不是要拉著行李出去換飯店或睡麥當勞什麼的,濕著頭會患頭風,你阿嬤沒說過嗎?

所以我回到浴室吹乾頭髮,擦好保養品,換回外出服,收完行李,清好喉嚨,才拿起電話。前檯人員說當然可以換房,但想知道有什麼問題。「嗯,我無法確切告訴妳為什麼,」因為真相聽起來實在太像中年婦女神經質發作,我不想說出來招惹負面臆測,或同情。人在值得被同情的時候獲得錯誤同情,那是徒增悲慘,我確信這種時候扮演一個對客房品質不滿意的住客,要比受到驚嚇的住客來得有尊嚴,所以刻意張揚意志接著說:「但是我在這房裡真的非常不舒服。」希望她聽得出結尾接的是句點,沒有商量餘地,不給換房我會拉著行李去大廳睡沙發給她看。

前檯人員一個字也沒再問,說她會在電梯口等著親自帶我去新房間。一會合,我內心暗歎,她對我溫和有禮,但是眼裡滿是戒備與憐憫,針對瘋婦那一種。有理難辯啊,總不能搖她肩膀叫她相信我真的遇到鬼,因為嚴格來說並沒有。新房間和舊房間格局相同,電視台一樣在播精神官能症的新藥廣告,真想來一顆。我眼亮燈亮靠在床上不能睡,企圖檢討漏掉哪個環節,才會找不到拖鞋嚇自己一場,但沒有,沒有任何地方可能合理包藏一雙拖鞋讓我看不見,上了門鎖拴了門鏈的房間就那麼點大,就算有賊從窗外進來,消失的也該是裝著美金現鈔的包包,鬼才偷拖鞋!

鬼才偷拖鞋。真沒料到我會有一天可以用雙關意義講這句話,不得不承認對此有丁點得意,但又隨即自責萬萬不該對此事抱持任何開放的態度。拖鞋被偷不要緊,被狗偷甚至有點可愛,被人偷只是氣一場,但是被鬼偷真的很燒腦,瞧我前前後後想了多少事情。全是白搭!

 

 


作者介紹

江鵝,1975年生於台南。曾經是上班族,現在是貓飼主、淡水居民、自由譯者、專欄作家,著有《高跟鞋與蘑菇頭》與《俗女養成記》。臉書粉絲頁:「可對人言的二三事」。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