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Mar 25 , 2018
00:00

江鵝【俗女日常】去擎天崗

文/江鵝 圖/江鵝
  • 江鵝【俗女日常】去擎天崗

這麼大一片草原,難免叫人心生布置野餐的浪漫念頭,但擎天崗可不是大安森林公園,想要把規模像樣的野餐食物從停車場扛上草原,相當考驗個人的天真和體力,我小試幾次以後,就決定往後只帶開水和充飢點心,連咖啡都因為太利尿不得不斷然捨棄。


 

最適合上擎天崗的季節在早春或晚秋,太陽不毒,山風不冷。而且最好上午就到,早晨的天空最清最藍,近中午就開始濛了,不過,要是濛了以後才上去,沒得比較倒也無從遺憾,天氣晴朗已經值得萬分慶幸。

也沒什麼特別好做的事。大草原上除了人和牛,偶爾有些狗,其餘都是天空,儘管常常帶著書上去,到最後看的都是天空。草原上的雲似乎飛得特別快,也許是因為人難得靜止,看著任何外物的移動都像奔走。人聲的來去也快,前頭來的喧譁,很快就飄到後頭去了,在原地的時常只剩自己。雖然人生的實貌向來就是剩下自己,但是剩在有點海拔的草原上,和剩在盆地底端的自己,總是不同。

台北就在山腳下,說不上遠,看得到林立在灰霧裡的樓廈高高低低。據說從五樓往下看,是最令人類感到恐懼的高度,這種從山頂依稀望見城市地景的高度,倒是我最感覺到脫身的距離。知道往那個方向去,有幾百萬張與我相似的臉,在房舍道路間蠕蠕奮動,而我此刻不在其中,我在草原這邊的暫停裡,這大概是最討喜的一種事實擺在眼前。來到這裡的人多少都圖這個吧?來吸口氣,或吐口氣,想走路練身體的大概一早就往冷水坑或風櫃嘴前進了。

這麼大一片草原,難免叫人心生布置野餐的浪漫念頭,但擎天崗可不是大安森林公園,想要把規模像樣的野餐食物從停車場扛上草原,相當考驗個人的天真和體力,我小試幾次以後,就決定往後只帶開水和充飢點心,連咖啡都因為太利尿不得不斷然捨棄,嚮往吃喝熱鬧的人還是該往竹子湖,或花多的地方去。這也是擎天崗的好處之一,怕餓怕悶的人在這裡待不久,喧譁一陣就會離開,潮來潮退。

躺著就好了。仰躺看雲在天上,側躺看山在雲底,聽遠方的人聲隨著山徑上下忽明忽滅,在腦袋裡反覆排列拆解幾個只想想通,沒想說出來的句子。人在山上,或記起山上的時候,特別感到沒必要把腦袋裡的句子都說出來,倒不是沒有適合的聽眾,只是,語言始終屬於山腳下灰霧底的人群,在面對天地的時候,再精巧的人話都難免平添滯濁。

人生偶爾需要高度,物理性的也好。

 

 


作者介紹

江鵝,1975年生於台南。曾經是上班族,現在是貓飼主、淡水居民、自由譯者、專欄作家,著有《高跟鞋與蘑菇頭》與《俗女養成記》。臉書粉絲頁:「可對人言的二三事」。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