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Sep 10 , 2018
00:00

漂鳥旅行誌【胡鬧旅遊提案】馬丘比丘的濠梁之辯

文/漂鳥旅行誌 圖/漂鳥旅行誌
  • 漂鳥旅行誌【胡鬧旅遊提案】馬丘比丘的濠梁之辯
  • 漂鳥旅行誌【胡鬧旅遊提案】馬丘比丘的濠梁之辯
  • 漂鳥旅行誌【胡鬧旅遊提案】馬丘比丘的濠梁之辯

山下那股必殺決心,被大雨淋了個措手不及。說好的遠方巨人仰躺的面孔呢?說好的太陽灑進山谷裡那道神祕的光呢?說好的認真了解古印加帝國的結構與歷史呢?


 

你應該記得二次大戰後,開羅會議那張經典的三巨頭黑白老照片吧?左起分別是蔣中正、羅斯福和邱吉爾,右邊邊角還有一位宋美齡。我常想,若是把「世界古文明景點擬人化」,做一張這樣的照片,那很可能就是左起中國萬里長城、埃及金字塔、祕魯馬丘比丘,邊角就由印度的泰姬瑪哈陵來暫代了(當然啦,你也可以派雅典衛城、柬埔寨吳哥窟、英國巨石陣……上場)。

這四位代表年紀都不小了,卻在世界旅遊版圖裡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旅人們把辛苦存下的積蓄,拿來買機票、住宿、行程,就為了能親眼見到「經典」一面。今年稍早,我從台北飛了約四班飛機,終於抵達祕魯庫斯科的馬丘比丘,就為親睹偶像風采。

 

到馬丘比丘得碰點運氣,遇上天候不佳,只能安慰自己說眼前的風景很詩意,這也是旅遊風險的一部分。

 

過去,我也算見過些世面,知道見偶像前勢必經過重重阻礙,所以沒有太過激動,淡定迎接所有波折。想到馬丘比丘,你可以從庫斯科搭火車前往山腳下的熱水鎮(Aguas Calientes),然後從熱水鎮搭接駁車上山,準備展開偉大的古文明洗禮之旅。我這次搭的是中級豪華觀光列車,車頂以玻璃打造,讓你270度感受山谷裡的壯觀美景;不僅如此,車上還有專業服務生提供熱飲與甜點,甚至還販售羊駝毛製品呢。被略顯尊貴的氣氛燻到飄飄然的我,在熱水鎮下車以後,彷彿有種來到台北烏來的錯覺。沿著溪邊櫛比鱗次排列的餐廳、商店,密密麻麻賣著大同小異的紀念品,空氣裡瀰漫著溫泉的硫磺味,以及「我一定要見到馬丘比丘」的必殺決心,在細雨中我們匆忙跳上接駁車,像一群天真的牲畜一樣被運上山。

古印加人背著笨重的石頭爬上山丘,蓋了這貴族休養之地、經濟據點、抵禦西班牙人入侵的堡壘,現在我們只要付著台幣約一千八的門票(甚至還能預先上網訂購呢),即可享受單日入場。我從水洩不通的入口處,和眾人魚貫爬上階梯,在一片雨水中,我看了傳說中的太陽祭壇、拍了放養的羊駝、站在古代警衛室裡躲雨,在大雨傾盆中,遊客們再度像一群沒頭沒腦(而且渾身溼淋淋)的牲畜,既沒有耐心聽導遊解說,又不甘心就此下山,像跟什麼賭氣似地站在山頭淋雨。

 

預算較充裕的人可搭乘豪華列車到熱水鎮,再轉接駁車上山。

 

山下那股必殺決心,被大雨淋了個措手不及。說好的遠方巨人仰躺的面孔呢?說好的太陽灑進山谷裡那道神祕的光呢?說好的認真了解古印加帝國的結構與歷史呢?

回到台灣後,我和曾經去過的澳洲友人在網路上聊到馬丘比丘。「很棒不是嗎?」他說。

「是啊,但我總覺得實在太觀光、太商業化了,簡直像搭上工業輸送帶一樣被帶上山,好像少了點什麼。」我說。

「你不要老是推託到『商業化』,你要懂得欣賞事物本質的美,你想想看,古印加人在險峻山谷裡蓋了這樣一座城,這事本身就很了不起了。」他說。

「是啦,沒錯。」我沒再多說,明白這就像莊子跟惠施的濠梁之辯,各有各的觀點與體驗,沒有孰是孰非,更不必硬要讓雙方有所交集。

能成為「經典」,本身必然有其偉大之處,可一旦「偉大」太久了,很難不成為某種陳腔濫調,或是給人「因為期望過高,見到本尊反而失望」的落差,這都是一體兩面的問題。尤其在這資訊爆炸的時代,不管是知名景點(或名人),隨便在網路都可以看過精修美翻照片一百遍,沒什麼是無法被複製、散播,也沒什麼是用錢買不到的體驗,我想我們隨時都要準備好,哪天見到本尊時的失望與……難以自處。

我反而真心羨慕可以單純欣賞經典之美的澳洲友人了。

 

熱水鎮給我烏來的錯覺,當然要說是菁桐或某個鐵道古鎮也是可以的。

 


作者介紹

李郁淳,射手座,又叫阿鳥,十歲開始寫文,二十歲開始旅行,三十歲開始跑步。著有《想入非非:一個人的東非130天大縱走》。曾在以色列耶路撒冷教過中文,到土耳其打工度假,40%的印度達人,一到東南亞就被當成同鄉。強項是翻白眼與鬼扯。臉書粉絲頁:「漂鳥旅行誌」。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