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Sep 25 , 2018
00:00

俗女日常 — 鳳梨酥這個人

文/江鵝 圖/江鵝
  • 江鵝【俗女日常】鳳梨酥這個人

吃了一輩子冬瓜餡,我沒有辦法中年轉投新鳳梨酥黨。傳統糕點吃的不就是情懷,難不成還吃字義嗎?真要以字義為正義的話,連皮帶葉直接把鳳梨烤酥才叫一百分呢。其實身為舊人,我也不是不能接受鳳梨內餡的崛起,人各有志餅各有料很合理,但這樣打到冬瓜餡不敢大聲講話就傷感情。


 

如果鳳梨酥是個人,可能會有自我認同的議題,可能會人到中年忽忽惘然,心理諮商談來談去最好的結果不過是得個認命,勉力按捺不平之氣,接受餘生如是的現實。

雖然名叫鳳梨酥,打一出生卻是冬瓜的內在,鳳梨或有或無,只是提味,為求省事乾脆添加人工香料的也有,奶香餅皮底下包著淡黃色的黏牙甜餡,就是這塊餅最初到來的模樣,世人這樣吃,這樣喜愛,這樣認定鳳梨酥的存在。直到有一天,不知哪裡冒出來一批土鳳梨酥,唧唧呱呱吵著叫大家看他手上的親緣鑑定報告書,說他才是血液裡流著純鳳梨的太子,包冬瓜的都是貍貓,從此,江山易主榮華不復。

短短幾年內,台灣的餅舖們紛紛為自家鳳梨酥換血,就算還留著冬瓜,也必得摻上一把味帶酸氣的鳳梨肉屑以茲證名,證明自己配得上原本的名字。就好像,本來那個受人喜愛的鳳梨酥,忽然成了騙子,網路上至今還搜得到當年的新聞標題「鳳梨酥是冬瓜做的!民眾噴飯」,並且掛上「獨家」二字,說得事情好像有人以劣油混充豬油來賣那麼嚴重,但法院前不久才表示無法證實次油必是劣油,無從究責呢,只不過以冬瓜為餡的鳳梨酥,真不知命帶多少行星逆行,走的什麼流年運,衰到這近乎滅族的地步。

名叫做鳳梨酥一定要包鳳梨嗎?釋迦掰開來可沒有牟尼佛。人不怕外來詆毀,怕的是自我懷疑。就算放棄冬瓜的內餡,他也保不住從前鳳梨酥的名了,當事人如果不捍衛自己的信念和精神,旁人能怎麼認真看待他?連他本人都配合演出「包鳳梨的才是鳳梨酥」劇碼,旁人自然逐漸淡忘本來的鳳梨酥是什麼面目。請別誤以為這是什麼存在主義的小確悲,拜託,貍貓和太子都出來了,這是場你死我活的宮鬥,皇后殺了皇后,鳳梨酥殺了鳳梨酥!

吃了一輩子冬瓜餡,我沒有辦法中年轉投新鳳梨酥黨。傳統糕點吃的不就是情懷,難不成還吃字義嗎?真要以字義為正義的話,連皮帶葉直接把鳳梨烤酥才叫一百分呢。其實身為舊人,我也不是不能接受鳳梨內餡的崛起,人各有志餅各有料很合理,但這樣打到冬瓜餡不敢大聲講話就傷感情,我在這整個中秋節促銷檔期裡,南北往復間的徒步可達範圍內,竟然遇不上半家以冬瓜餡為榮的餅舖,即使用了冬瓜,也得註明內含鳳梨,甚至標示品種,普及率低落到這種程度,令我驚覺傳統冬瓜餡鳳梨酥的滅絕可能性,深感惆悵。

我是不知道發出這種支持傳統糕餅口味的言論,會不會整個人會看起來像有八十歲,但如果事態真的淪落到,只有去賣場貨架上找工廠大量生產的平價鳳梨酥,才避得開那些酸口又卡牙的鳳梨果渣的話,不管他本人是否傷懷憂喪志,我都希望他能夠明白,這一刻,有人真心為他感到稀微,這一生,有人愛過他。以及,如果可以的話,請振作一下。最好是可以。

 

 


作者介紹

江鵝,1975年生於台南。曾經是上班族,現在是貓飼主、淡水居民、自由譯者、專欄作家,著有《高跟鞋與蘑菇頭》與《俗女養成記》。臉書粉絲頁:「可對人言的二三事」。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