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Oct 23 , 2018
00:00

俗女日常 ─ 斷臉書記

文/江鵝 圖/江鵝
  • 俗女日常 ─ 斷臉書記

人的同溫層是自己經年累月揀擇出來的,到後來,我牆上除了親近的臉友貼文,最常出現的居然是各種科技新知、偏黑帶酸的模因(Meme),以及巨量的傻貓呆狗。選擇接收哪些訊息,和挑選吃進肚子裡的食物成分一樣重要。中年人生必須保健,既然要承擔卡路里,我只吃最喜歡的甜點;如果免不了折損黃斑部,當然只看我有興趣的。


 

去年的這個時候,我開了一個以孝真為名的臉書帳號,為的是戒除臉書。

嚴格算來我斷過兩次臉書,一次為了省時間趕工作,一次為了省心,省眼冤。省時間的那一次我還是生手,以為戒癮乃大丈夫之事,大丈夫戒癮就要冷火雞,說不碰就不碰。不僅刪除手機程式,用電腦工作的時候也禁止自己開瀏覽器看臉書,只在必要的時候進粉絲頁維持最低限度的管理。結果差點憋死,不到三天就腳麻手麻腦缺氧,那時才發現,臉書之於我這個不看電視的重度宅女,是唯一資訊平台。

儘管臉書的運算法越來越大主大意,我還是盡力手動把頁面控制在自己想看的範圍裡,都說待在同溫層裡難有長進,我倒是為自己的臉書頁面組成感到驕傲。實體世界裡躲不掉的反智和跟風,在這裡全都能按X關掉,遇上發帖無度的洗版王,還能暫停追蹤三十天。人的同溫層是自己經年累月揀擇出來的,到後來,我牆上除了親近的臉友貼文,最常出現的居然是各種科技新知、偏黑帶酸的模因(Meme),以及巨量的傻貓呆狗。選擇接收哪些訊息,和挑選吃進肚子裡的食物成分一樣重要。中年人生必須保健,既然要承擔卡路里,我只吃最喜歡的甜點;如果免不了折損黃斑部,當然只看我有興趣的。

所以,我沒了臉書,等於置頭腦於斷食。我一度以為只要在手機下載新聞程式,跟上重大要聞就能緩解饑荒感,但台灣媒體的含金量低不說,含渣量簡直驚人,看完十分鐘新聞得玩二十分鐘消除遊戲才能消除沮喪,到頭來浪費的時間比省下的多,真是八十七個何苦。當時精神窒息的我,倉促把工作趕到安全的階段,就把火雞解凍了。

第二次戒斷,我做足了預備。既是為了省心,拿掉臉友成分就好,我另以孝真為名開立新帳號,再到慣看的頁面去,幫孝真追好讚滿,這樣就能繼續開著窗戶供氧供貓狗,也不怕粉絲頁顧不了。滿以為能夠無痛轉移,馬照跑舞照跳。

對人事特別疲勞的狀態下,無友世界一開始的確帶來及時的清爽,像原本同路的夥伴們忽然消失,留我一個自在晃蕩,隔著整個世界,以靜音模式閑看路人的忙碌樣態。沒有臉友的世界高度養生,像重病患者改吃無鹽無糖的清淡粗食,體內臟器頓時鬆了一口氣。我躲進角落裡回血補氣,卻也在此同時,更進一步體會到臉書為什麼難戒。

因為可愛的人還在那裡,也只在那裡,在臉書真正式微以前,熱鬧還是得在這找。那些我喜愛多年的機靈人、奇葩人、貓人、狗人、同道人,實在難在別處遇到,我說同溫層好,就是好在他們身上,只是世情綿延,人事都是一個連著一個,可愛的怎麼樣都會連上可厭的。好消息是,長久下來我發現,有些人之所以可愛可敬,就是因為即使連結著可厭之人,居然還能繼續可愛,這豈不是靠著北邊可愛嗎!為了逃避煩心的可厭人事而脫離臉書,就像癌症化療對身體細胞的無差別攻擊,刪去壞的,也留不住好的。世事的瓦全之所以總是多於玉碎,或許就是因為可愛與可厭兩難相絕。

我想念可愛的人,看見這些可愛,才不那麼對生活氣餒。臉書有實體世界難以達成的心智類聚機制,我自臉書開張以來打點至今的整齊同溫層,已經是平日裡不可或缺的養分。煞費其事的臉書禁斷,讓我看見自己精神潔癖裡的中二,也寫完一張臣服的考卷,臉皮心臟都增厚一點點。回到個人帳號去,看見可愛的人們依舊在牆上發著神文與廢文,那一刻,我很確定自己不想當孝真,我很樂意在原來的生活裡,繼續當我自己。

是說,如果有人要叫我淡水孔孝真的話,我是不會拒絕的。

 

 


作者介紹

江鵝,1975年生於台南。曾經是上班族,現在是貓飼主、淡水居民、自由譯者、專欄作家,著有《高跟鞋與蘑菇頭》與《俗女養成記》。臉書粉絲頁:「可對人言的二三事」。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