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Dec 10 , 2018
00:00

〈胡鬧旅遊提案〉你是中國人、台灣人,還是加拿大人?

文/漂鳥旅行誌 圖/漂鳥旅行誌
  • 〈胡鬧旅遊提案〉你是中國人、台灣人,還是加拿大人?
  • 〈胡鬧旅遊提案〉你是中國人、台灣人,還是加拿大人?

幸好,一對法國情侶解救了我。他們向我們問好,並問我們從哪來。危機意識高漲的台灣人為了不被吃豆腐,趕緊搶先說:「我來自台灣,他們來自中國。」我以為的危機並沒有發生,因為中國情侶搶在我之後,焦急地異口同聲說:「不,我們不是來自中國,我們來自加拿大蒙特婁!是蒙特婁!」


 

拿本台灣護照在國際間行走,其實早就習慣在某些海關遭遇坎坷與刁難。有時候明明可以免簽,卻常被沒有受夠員工訓練或即時更新國際訊息的海關大人,誤以為是中國護照而卡關,害我得一邊翻白眼、一邊解釋半天。這本綠色護照,這些年來讓我學會在曖昧地帶匍匐前進,好像《可可夜總會》那些在陰陽邊界徘徊的幽魂。

不過別擔心,今天我不是要討論護照是否該貼台灣國貼紙,或究竟台灣何時要正名這樣的議題。我想談的是「身分危機」,因為常常要向人解釋半天,或是在國際法規黑洞之間穿梭,台灣人算很能坦然接受這種無奈,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反正我們自有生存術。有趣的是,反倒是像在東非、古巴,甚至北韓這些奇妙的國家,來自台灣從來就不必解釋太多,海關都能二話不說爽快蓋章,令人不禁懷疑這種「禮遇」究竟是福是禍,是多年金援的回饋,還是同屬邊緣國的奇異結盟?

不過說到身分認同危機,不得不聊聊一次在古巴哈瓦那的奇遇。我在哈瓦那的民宿待了四晚,每天晚上在客廳和各國住客分享彼此的經歷與觀察,也是很好的文化交流。一日來了一對住在加拿大蒙特婁的年輕中國夫妻,很豪氣的跟民宿大媽要了生大蒜,在客廳邊剝邊吃,還慷慨問我要不要共襄盛舉,我婉謝了,但內心倍感溫馨(?)。

為了找話題,我聊到古巴對外國遊客噱錢還真不手軟,外國人必須使用概念近似外匯券的CUC(Cuban Convertible Peso),匯率跟美金相當,和當地人使用的CUP(Cuban Peso National)完全不一樣。我抱怨著計程車、民宿、餐廳的價格未免也太貴了,完全不符合當地人的收入。中國妹不疾不徐地說:「喔,這也還好吧,我在巴黎念時尚的時候,物價水平也是這樣的。」

 

 

原來是我寒酸了,這對情侶顯然是富二代,早早就被爸媽送到巴黎留學,對於名牌如數家珍,周遊各國也是稀鬆平常。「現在國內經濟實力突飛猛進,物價水平也跟著高了,我們都挺習慣。你得承認,下一個能扭轉世界局勢的就是中國,美國早不行了。」男生豪氣萬千地說。老實說,我羨慕他們能坦然「國內」來、「國內」去的,好像不管白黃棕黑,別人都應該屬他們那一國。

就在我一個不設防的當下,話題被他們轉到兩岸三地。「什麼太陽花啊、雨傘運動啊,都是祖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容許它發生的。否則領導要認真起來,哪有這些議題發酵的餘地?別傻了,中國真要做什麼,只是彈指之間的事而已。」我笑容漸僵,但對於他們能如此自信在我這當事人面前大鳴大放,也是頗感佩服,於是索性把它當成另類文化研究,繼續聊了下去。談話內容不出兩大主軸:他們是見過世面、水平甚高的人,以及中國多麼強大。夜漸漸深了,狹小的餐廳裡瀰漫著濃濃蒜味,雖然身為台灣人向來很懂得在夾縫中生存,不過眼看話題走到了死路,我內心盤算著如何讓自己抽身。

幸好,一對法國情侶解救了我。他們向我們問好,並問我們從哪來。危機意識高漲的台灣人為了不被吃豆腐,趕緊搶先說:「我來自台灣,他們來自中國。」

我以為的危機並沒有發生,因為中國情侶搶在我之後,焦急地異口同聲說:「不,我們不是來自中國,我們來自加拿大蒙特婁!是蒙特婁!」

趁法國人傻眼之際,我一邊偷笑乘隙脫身,一邊慶幸原來我不是那個客廳裡唯一擁有身分認同危機的人,因為這樣,那一晚我睡得特別好,在這個共產古巴,果然人人都是平等的。

 

 


作者介紹

李郁淳,射手座,又叫阿鳥,十歲開始寫文,二十歲開始旅行,三十歲開始跑步。著有《想入非非:一個人的東非130天大縱走》。曾在以色列耶路撒冷教過中文,到土耳其打工度假,40%的印度達人,一到東南亞就被當成同鄉。強項是翻白眼與鬼扯。臉書粉絲頁:「漂鳥旅行誌」。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