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Dec 21 , 2018
00:00

〈俗女日常〉交換禮物

文/江鵝 圖/江鵝
  • 〈俗女日常〉交換禮物

送禮能出錯的環節太多,即使立意慈愛,成效未必切中要害。參加交換禮物的人,大概心裡都有這個底,派對圖的是社交,大家只能盡量去看對方發自內心的慷慨,收到什麼東西盡量隨緣自在。但人性總會自己走上絕路,無論事前如何規範,活動裡難免有幾款禮物,怎麼看都像天道已滅,教人在歡慶的季節裡懷疑人性的本質,慨歎你不敢的大有人敢。


 

「交換禮物」可能是當今盛行的耶誕活動裡,最悖離耶誕精神的一個。

這個活動設計很適合農業社會,如果大家都住在鄉郊村落裡,我帶私釀米酒來跟你交換手作木凳,互通有無,的確有機會達成慷慨與慈愛的精神。但在二十一世紀的商業都會,自作慷慨和添麻煩只有一線之隔。

如果一定要在物質層面上探討我們需要填補的匱乏,而且作答誠實的話,最受歡迎的物質應該是錢。但現代人的匱乏,哪裡只是錢這麼簡單?能在經濟條件上參加得了這種活動的人,之所以想要更多錢,為的是換來更多順心安樂,但在都會裡,要以物質促成別人的順心安樂不容易。事情不是買條圍巾給脖子冷的人那麼簡單,我在冬至前後剪個赫本短髮,你不會知道我把脖子空出來為的是掛上叮噹招搖的耳飾,還是因為前兩天有可心人說過我後頸線條什麼好話。也就是說,我的確脖子冷,但缺的未必是圍巾,就算想要圍巾,你也無從得知我的衣櫃打開來,還缺什麼款式什麼質材。

又或者,我認為有情有趣的耶誕杯壺組,對於每坪得付一兩千塊房租的你來說,可能是有心讚賞無力承擔的空間損耗,廚櫃要吞納平日的鍋碗瓢盆已經很吃力,總不能為了留下季節限定的情趣,丟掉平日趁手的務實。全留就更悲傷,沒地方塞只能盡量找個合理的地方擺著,但節日一過,雪人耶誕樹站哪裡就顯得哪裡尷尬,都會住宅裡最值錢的從來不是物件,而是空間坪數。必須交付房租或房貸的人最明白空即是色,不夠用的空間是血淋淋的豬肝色,裡面住幾個就篤蔫幾個。小資想咬牙撐一個過節的場面不難,但是捨不斷又收不下的過節行頭,讓往後的平日更難。

送禮能出錯的環節太多,即使立意慈愛,成效未必切中要害。參加交換禮物的人,大概心裡都有這個底,派對圖的是社交,大家只能盡量去看對方發自內心的慷慨,收到什麼東西盡量隨緣自在。但人性總會自己走上絕路,無論事前如何規範,活動裡難免有幾款禮物,怎麼看都像天道已滅,教人在歡慶的季節裡懷疑人性的本質,慨歎你不敢的大有人敢。

以惜福環保為名的交換是最折磨的一種。

惜福本來是個人的決志,東西盡量少買,堪用的繼續用,最是環保,這是一回事;但是要把別人捨不得丟的東西當禮物收下來,卻是另外一回事。收這種禮物,有很大機會在打開包裝的瞬間,發現東西不堪到只能拿去回收,卻又礙於耶誕精神不好發作滿腔驚嚇,也不方便質疑對方是否秉持鄙念,存心把自己不敢丟的長物,送給別人去惜福,就算要丟也是別人去折墮。隨之湧生的猜疑和憤惱遍布虛空,耶穌或許必須再誕生八次才救贖得完,但只要派對尚未結束,苦主就是那件鄙物的法定持有人,任意丟出窗外是要招來環保局開單的,他只能繼續說愛,說歡喜,說承蒙祝福,說耶誕快樂,直到終於可以帶著東西回家思考人生究竟為何啊為何。

看著一眾與會者在驚愕中勉力自持,我不禁想起被狼煙召到周幽王跟前去的諸侯,差只差在大家報到前沒料到會變成周幽王的場子而已,本來還以為是去和趣味相投的友人們溫馨歡聚呢,要不然收工當然回家追劇,周末當然癱在沙發給貓踩,冷風颼颼,真要出門做環保還不如去三芝淨灘。是說,如果不出席這些活動,倒也沒機會發現原來自己認識周幽王,這些稀奇古怪的都會情節,每次回老家在餐桌上說出來配飯,大家都聽得和樂融融,或許也是一種「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吧,耶誕精神經過交換禮物這樣周折的延展以後,最終還能結出溫馨的果,神蹟到底是有的。

 

 


作者介紹

江鵝,1975年生於台南。曾經是上班族,現在是貓飼主、淡水居民、自由譯者、專欄作家,著有《高跟鞋與蘑菇頭》與《俗女養成記》。臉書粉絲頁:「可對人言的二三事」。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