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Jan 06 , 2014
00:00

創意就是設計-張光民

文/藍漢傑 圖/鄒瑋
  • 創意就是設計-張光民
  • 創意就是設計-張光民
  • 創意就是設計-張光民

住宅前有一方小院,剛上初一的張光民獨自拿起鋤頭整地,鑿出小水塘,以碎石圍鑲花圃,種植花草。沒有人要求他整地種花,更沒有人干涉他的想像,任由他設計出一個有模有樣的花園。小少年長大後,參與台灣創意產業從無到有的歷程,是把台灣設計帶向國際、把國際設計組織引進來台的重要推手。如今,他最大的心願是見到松山文創園區晉升為國際設計指標的創意花園。


張光民從小即展現繪畫天分,作品是學校公布欄的常客。他喜歡幫忙打掃布置家裡,逢年過節還會採摘野花,為家裡增添生氣盎然的美感。父母從不干涉,因為他確實有天分。鄰人看了他獨立完成的小花園,對他的父親說:「這囝仔會做事。」

老天自有安排

父親因職務而數次派調,家也跟著搬遷。張光民出生於雲林虎尾,在豐原念初中,又因搬遷念了新竹高中。「當時的名校都要學生拚聯考,新竹高中仍堅持五育並重,即使到了高三,我們還是要去寫生或背樂理,這些都有助於人格養成,對我的影響很大。」

台灣脫貧的年代裡,求學念書多以未來出路為考量,張光民亦然,雖有繪畫天分,聯考志願仍以理工為首。他當年電機系落榜,考上中原建築系,「回頭再看,很多的陰錯陽差其實是老天自有安排,我念建築系念得很快樂,中學時的美學薰陶使我的表現比同學好一些,常獲得老師肯定。」張光民課餘時最喜愛看畫展,不分類別,有展覽就去看,「那是日後創作的觸媒與養分。」

設計就是為問題找出最合理的解決方式

張光民退伍後進入建築事務所當助理,也試圖取得建築師執照,但沒考上,而案子一個接一個,忙得沒再重考,「那時擁有建築師執照只是方便於『蓋章』,為建案背書,沒什麼發揮設計的機會,蓋出來的房子只要能住就好。」建築設計理念需要大環境具有一定的豐裕才可成就,當時的台灣人克勤克儉,農人為了外銷更多農產品而辛勤耕種,家家戶戶也都幾乎成了代工廠,忙於為國外廠商做耶誕燈泡或玩具飾品,那是個客廳即工廠的年代。

然而,對於一個具有藝術天分、喜愛設計的人而言,如此因陋就簡的大環境難免遺憾,書中的偉大建築卻一再召喚著他。張光民想出國見識,礙於戒嚴時期無法出國觀光,於是考取留學資格,這本該是喜事一樁,但他念及身為長子,5個弟妹還需照顧,只好放棄留學機會。再一次地,老天自有安排,民國63年底外貿協會首次對外招考設計人員,張光民因著這份工作有許多出國見識的機會,於是積極應考,並如願以償,只是當時並沒料到這條路將會是通往台灣日後發展創意產業的主要幹道。

簡直是到了天堂

台灣早期外銷產品因包裝品質不佳,往往到了國外碼頭便鬆脫散落,看了令人心疼,有鑑於此,外貿協會希望招聘設計人員以利協助改善,並且為了把台灣產品打入國際市場,參加各國商展需有專人設計展館,而這項工作就落在張光民身上,他進入外貿協會不到半年,首次離開台灣飛往義大利。

「建館是展前工作,到現場執行後,展覽期間可以挪出空閒到處走走。」那一次的展場在帕多瓦(Padova),張光民從帕多瓦搭夜車到米蘭,抵達後就在火車站吃早餐、讀觀光資料,一番遊歷之後又趕夜車回去,再用如此爭取時間的方式去了羅馬、威尼斯,「對設計人而言,那簡直是到了天堂。」

或許戒嚴時期讓人不敢勇於發聲,許多人總是默默做事,以逆來順受的態度面對不平等。一個團隊總有兩種人:消極的撞鐘和尚與積極對自己負責的人。張光民賣力表現,當然也引起同事戒心,怕他搶鋒頭,更擔心他占有升遷優勢,因此排擠動作必然,刁難之事常有,「我一直相信吃虧就是占便宜,而且要心甘情願地吃虧,才不會讓人覺得你虛偽。」張光民埋頭做事,必要時才直接向同事坦言,「我不在乎名利,我只希望有更多拓展視野的機會。」

加工廠變創意花園

經濟是台灣的命脈,主軸是賺取外匯,台灣從70年代一路走來,歷經委託代工(ODM)、委託設計製造(ODM)到發展自由品牌等階段,「Made in Taiwan」曾揚名世界,卻也一度冠上仿冒王國的惡名。為此,隸屬經濟部的外貿協會對內對外皆有重任,80年代開始挹注經費,以15年的時間進行全面提升台灣工業設計、產品設計、國際形象等計畫,並透過海外參展、國內辦展以活化台灣的製造與設計能量。張光民參與其中,與團隊共同奮鬥,不斷從困難中學習、殺出生路而有了諸多創舉。

拓展視野之後,終究要回饋台灣。早在外貿協會任職期間,張光民即與國際設計組織建立關係,極力引介國際設計師來台,也協助台灣設計品贏得國際設計大獎。2005年邀請德國iF國際論壇設計公司在台設立辦事處,這是iF在德國境外第一個分部。2013年德國Red Dot(紅點)也進駐台北,「這兩個德國競爭組織願意在同一座城市設立辦事處,真的很不容易,台北是特例。」張光民語調雖然溫吞,卻掩不住欣慰與成就感,並解釋了能夠說服國際設計組織來台,其關鍵在於台灣從代工到自創品牌的轉變過程,已經累積了豐富的製造技術,「設計需要付諸執行的技術作後盾,這是台灣的優勢。」

把台北推向世界設計之都

由於長期與國際設計組織的密切關係,張光民協同團隊爭取到「世界設計大會」主辦權,於2011年在台北舉行。這場大會由國際工業設計社團協會、國際平面設計社團協會、國際室內設計建築聯盟所組成,規模前所未有,但張光民更進一步地希望民眾也能參與,因此邀請北美館、當代藝術館等單位共襄盛舉,並與設計商家聯盟,把整座台北市都納入設計場域,盛況空前,令國際刮目相看。然而,世界設計大會一落幕就只能人去樓空?張光民認為應該留下歷史記憶,於是說服工業局成立台灣設計館,華人世界第一個以設計為專業的博物館於焉落成。

國際設計菁英齊聚一堂的盛會,也促使台北決定參加「2016世界設計之都」徵選,並在2013年11月得知獲選結果,其意義說明了台北市政府將設計思維導入城市的硬體與軟體建設的決心,並能夠在國際設計平台占有席位,擴大交流與推廣空間。

40多年來,張光民參與了台灣創意產業從無到有的歷程,台北市獲選為世界設計之都似乎是他退休前夕最後一個圓滿任務,他卻仍有個心願未了,「當初把台灣創意設計中心遷離南港而進駐松山文創園區,便是希望在『創意就是設計』的核心價值下,打造出國際規格的設計中心,邀集更多國際設計單位進駐,園內並預定設有95個『前店後廠』的創意工坊,同時融入藝術、文化相關活動。台灣不缺展覽空間,但缺乏有核心價值的園區。」如今身為台灣創意設計中心顧問的張光民,仍為此一理想努力著。

張光民  

1946年生於雲林,畢業於中原大學建築工程系。主要經歷為台灣設計聯盟(TDA)理事長、國際工業設計社團協會(ICSID)理事、國際創新創業發展協會理事、亞太文化創意產業協會理事、財團法人台灣玩具暨兒童用品研發中心常務董事、《設計》雙月刊雜誌總編輯。2003年促成「台灣創意設計中心」的創立,並擔任執行長,於2013年轉為顧問一職。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