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Oct 06 , 2015
16:22

《絕地救援》:不可能的任務

文/塗翔文;設計/吳佩玲 圖/福斯
  • 《絕地救援》:不可能的任務
  • 《絕地救援》:不可能的任務
  • 《絕地救援》:不可能的任務

在不適宜人類居住的火星上,一個太空人有沒有可能獨自在此生活超過四百多個日子?《絕地救援》把這個幾乎「不可能的任務」給變成了一部電影,而且將一切說得頭頭是道,並帶有激勵人心的成分。


劇本改編自暢銷網路小說,描寫在一次火星任務因天候因素決定中斷之際,麥特戴蒙飾演的太空人馬克,被即將撤退的伙伴們誤判以為意外身亡。沒想到就在太空船折返地球之後,馬克醒了,剩他孤獨一人。他必須利用有限的資源冷靜以對,爭取每一個活下來的日子,並設法與太空總署聯繫,讓遠在天邊之外的地球團隊,想辦法前來拯救他。

很難不想到《浩劫重生》(Cast Away)或《地心引力》(Gravity),都是把一個人丟到孤絕無援的環境裡,讓觀眾跟著主角煎熬焦慮,感受求生意志與克服逆境的故事。馬克是個科學家,所以很快地他就讓自己回到理性分析的狀態中思考,挑戰利用有限的設備、資源活下去。首先就是食物的消耗戰,如何在火星上種出馬鈴薯?變成了本片最大的噱頭。即使我們不是科學家,電影也「唬」出一番道理,讓我們相信這是件可能成功的事情。

《絕地救援》沒打算讓觀眾緊張壓迫到像《地心引力》一樣那麼強大,麥特戴蒙幾乎未曾放棄,也沒有心理問題,他是個還能自我解嘲、對著鏡頭大開玩笑的求生者。也因此電影的重點之一,還是讓觀眾不要陷溺在一片貧瘠的火星場景上而感到無聊。導演雷利史考特故意不停地交叉剪接呈現火星與地球太空總署上的應對,並且還適時把政治考量的現實面給放進情節裡,所以連是否要拯救馬克、是否要再出動一次火星計劃,其實都有政治現實上的思維,亦包括公關部門對於媒體與群眾反應的擔憂。這些戲既讓敘事線變得複雜多元,也讓整部電影不是只單純聚焦於求援計劃那樣簡單。

或許是我敏感,最後當中國政府適時成為「完美救援」的情節安排出現之際,實在很難不做其他聯想。果然中國市場的重要性,已漸漸滲入在好萊塢電影的每個環節之中,就連情節上都得有些美化中國的傾向。《絕地救援》把搶救馬克變成全世界共同關心的大事,而中國則成了老美最好的友邦。這是美好的假想,還是不久之後的未來?大概是台灣人看這部影片不得不產生的言外遐想吧!

撇開這點不談,就戲論戲,《絕地救援》大概也是導演雷利史考特近年來難得一部回歸創作水平的代表作;至於男主角麥特戴蒙本身形象就合適此角,加上片子裡先是壯碩、再驟變成瘦巴巴的差距,光外型上就已經讓人瞠目結舌,再次成功展現他了的表演幅度與明星魅力。

塗翔文

策展、影評人。淡江大學傳播碩士,研究武俠片。曾任第13∼15屆台北電影節策展人等職,現為《聯合報》影評人及《幼獅文藝》等雜誌專欄作者。編著「電影A咖開麥拉」、「瑞典電影」,曾以《第四張畫》入圍第47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並擔任第50屆金馬獎評審。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