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Aug 07 , 2017
00:00

近未來桃花源 鄭崇孝

文/蔣德誼 圖/高政全 來源/臺北市立美術館
  • 近未來桃花源 鄭崇孝
  • 近未來桃花源 鄭崇孝
  • 近未來桃花源 鄭崇孝
  • 近未來桃花源 鄭崇孝
  • 近未來桃花源 鄭崇孝
  • 近未來桃花源 鄭崇孝
  • 近未來桃花源 鄭崇孝

若說造物主以自己的形象創作了人類,那麼藝術家在自己所打造的世界中,又會是什麼模樣?青年藝術家鄭崇孝把西洋名畫、古典墨色山水紛紛轉化成多彩如動漫般的繽紛宇宙,再以自我形象投射其中,倒有些像是穿梭古今、翻玩經典的時空旅人了。


鄭崇孝與作品〈尋找復活島石像〉。

在鄭崇孝的作品中,幾乎都可發現由藝術家本人為原型所繪製的人物角色「嘟嘴男孩」身影,儼然已是藝術家的註冊商標。紅短褲加上墨鏡造型,來自他過去當兵時曾是兩棲蛙人的經歷,「我其實是一個很自戀的藝術家,所以才會一直在作品裡把自己畫進去。」

誕生於課本塗鴉的男孩

現於北美館展出的《嘟嘴男孩︰重製計劃》,可說是藝術家投身創作之路近5年來的一次總結,就讀台藝大美術系的鄭崇孝,打從學生時代開始,就屬於不大安分的一類。「其實我的創作可以說是從在課本上塗鴉那種隨興的心情開始的,沒有什麼太嚴肅的東西在裡面。」最初他選擇在學校所接觸的各種西洋美術史名作為對象,將「嘟嘴男孩」置入其中,同時並不限於單純的仿作,而是將構圖以至於畫作情境重新編排,藉此展現新意趣。

在鄭崇孝作品當中不時出現的「嘟嘴男孩」,既是創作者自身象徵,有時也如樂高玩偶人般不具特定身分意涵。

「摹寫」和「改造」可說是鄭崇孝創作中的重要概念,2014年他接續發表【民國七十六年:台灣史計畫】系列,復刻各種台灣戒嚴前後時期意象的影像作品。也正是在這年,當時正在北美館展出的徐冰回顧展,以自然材質拼貼再運用打光技巧,在玻璃板上呈現巨幅中國山水,啟發了他以中國山水為重製對象的靈感。「有次我去故宮,看到很多經典名作卻只有老人家在欣賞,覺得實在很可惜,想說如果用比較年輕的方式重新製作,或許會有不同的效果。」鄭崇孝說。

〈海洋垃圾〉將傳統山水化為冰山,帶出環保議題。2017,油彩、畫布,260x648cm。

古典山水裡愛地球

從2015年開始的中國山水系列創作,鄭崇孝選取許多名家之作,如《富春山居圖》、武元直《赤壁圖》等,將其轉化為色彩線條分明,帶有當代風格的繪作,雄峻秀麗的山水景色,則成為嘟嘴男孩們活躍其中的舞台。應北美館此回邀展,他特意配合挑高展間,製作數幅長寬達2至3公尺,甚至6公尺以上的巨幅尺寸新作,以多塊畫布拼接而成。「雖然是相同的題材,但因為山水的線條經過放大,無論是繪製過程,以及完成後的感覺都很不一樣,好像在這個主題中又有了一些成長。」

翻玩孟克名作的〈吶喊〉,2012,油彩、木板,112x80cm。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