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May 12 , 2015
00:00

鑼鼓精神樂之樂

文/郭書吟 圖/吳晴中、高政全、朱宗慶打擊樂團
  • 鑼鼓精神樂之樂
  • 鑼鼓精神樂之樂
  • 鑼鼓精神樂之樂
  • 鑼鼓精神樂之樂
  • 鑼鼓精神樂之樂
  • 鑼鼓精神樂之樂
  • 鑼鼓精神樂之樂
  • 鑼鼓精神樂之樂

朱宗慶打擊樂團年度音樂會《樂之樂》三度與戲劇家汪其楣合作,聚焦在台灣兩大樂器世家「响仁和鼓藝工坊」和宜蘭「林午銅鑼」的故事,演出台灣史上前輩作曲家江文也、郭子究、陳泗治等人的曲目,感受台灣「老移民」魅力。


 

汪其楣和朱宗慶打擊樂團是舊識,過去兩度合作分別在2006年與2012年,以新移民和國際移工為主題,結合打擊樂和詩歌的《聆聽.微笑》。汪其楣提及前兩次合作中間間隔了6年,對雙方而言都有些過長,既然合作甚歡,應該常相激盪。此回第三次合作除了是為明年朱團成立30周年打頭陣之外,在題材上也回歸島嶼——過去兩次主題聚焦新移民和國際移工,這次《樂之樂》則回頭瞻仰台灣「老移民」——朱團常年合作的新莊「响仁和鼓藝工坊」和宜蘭「林午銅鑼」。

1.响仁和鼓藝工坊第二代師傅王錫坤製鼓40多年,陸續研發鼓面彩繪、浮染等具有收藏價值的鼓。

林午銅鑼  黑手vs.藝術家

戲劇家汪其楣的作品向來具有人文關懷,除了前述新移民之外,原住民、兒童、聾人、愛滋感染者權益等社會議題,都可見於她的編導作品和論述當中。自從決定以「老移民」為主題之後,她自去年起與朱團便到訪兩個工藝世家「田野」一番,而後寫出結合樂器工藝世家和擊樂者的劇本。

鑼和鼓是朱宗慶打擊樂團重要的演出樂器,汪其楣認為由朱團演出樂器工藝世家的故事再合適不過。《樂之樂》的編排上半場以「鑼的音樂」登場,下半場則由「鼓的音樂」擔綱,並融合朱團樂手的口白、情境式對話和歌唱,帶出樂器世家的故事和學習打擊樂的過程。

汪其楣提到參訪林午銅鑼工廠的經驗,四處可見鐵馬、鐵門窗、鐵件、工具,林午銅鑼是一個從黑手轉變成工藝家的故事。第一代師傅林午原在鐵工廠學焊接、打鐵技術,約民國34年後始嘗試製鑼,「在早年還沒有調音器的時候,他們靠耳朵就能調音。」遇上銅鑼生意較淡時,他們依然回歸到黑手的本業。藝術與黑手兩種相去甚遠的身分,體現在林午的身上,而製鑼工藝則傳承至兒子林烈輝、林烈鐘和林烈旗,全台包括樂團、宗廟、戲曲等85%的銅鑼,都是出自此銅鑼世家。




朱團自創立以來所購置的大鼓和銅鑼,便是向响仁和與林午銅鑼所訂購。

响仁和 聽見鼓未來的聲音

新莊响仁和從第一代師傅王阿塗到第二代老闆王錫坤,已有80多年歷史。王錫坤解釋,他是在倉促當中接下父親的工廠,當時已是北台灣製鼓名師的王阿塗因病走得突然,沒能傳藝於子,工廠裡老人看王錫坤沒經驗、沒人脈,體型又瘦,完全不適合製鼓這行,然而他不忍父親手藝失傳,也為了爭一口氣,靠多年摸索、學習,費時多年終於打出名號。

「我們說『製鼓』不說『做鼓』,因為做鼓和作古諧音,不好聽。」王師傅提及製鼓是體力活,也是經驗活,現下在廠裡約有7位青年跟著學製鼓,最年輕的24歲。「以工藝而言,師徒制還是最好的工作模式。」王錫坤說道:「製鼓不只要聽現在的聲音,還要聽它未來的聲音。」繃鼓講究技術和經驗,既動手也動腦,學而後知不足,例如西藏佛教寺廟、南印度、中國東北都有廟宇向他訂鼓,他必先問明當地的氣候、濕度等資訊,作為繃鼓力道和鬆緊的依據。

「朱團創團的時候,就開始和我買鼓了。」王錫坤解釋,鼓的聲音有活的、有死的,也有甜的。活聲亦即一鼓擊下,音色悠遠深長;死的聲音聽起來短促沉重;至於用在戲曲的小鼓,則要聽起來「甜甜」的夠清脆。朱團因為是藝術表演團體,因此製給他們的鼓必須能擊出「歡樂」的聲音,多以中高音為主。


5.戲劇家汪其楣第三次與朱宗慶打擊樂團合作,有別於先前以新移民和國際移工故事為題,此回聚焦台灣「老移民」故事。

打擊樂手開金口

  《樂之樂》上下半場分別呈現鑼鼓工藝家的故事,在音樂選曲方面,精選台灣前輩作曲家江文也〈台灣舞曲〉、陳泗治〈龍舞〉、郭子究〈回憶〉、鄭智仁〈天總是攏會光〉和客家歌手顏志文〈阿樹哥的雜貨店〉等曲目,國、台、客家歌齊聚,展現台灣島的移民性格。

汪其楣解釋江文也是怎麼也「無法閃避」的重量級作曲家。他是作曲家、聲樂家,也是教師,作品有濃郁的台灣故土味,曾為了寫出聖歌,到教堂望了一年的彌撒,是奠定台灣和中國現代音樂風貌的重量級人物,卻因政治因素而命運多舛。〈台灣舞曲〉是他在1936年柏林奧運比賽作曲的得獎名作,此回由駐團作曲家洪千惠將之重新編寫為打擊樂版本。

陳泗治〈龍舞〉在原版裡是用鋼琴模仿鑼鼓之聲,這次演出由樂團新生代團員謝賢德根據鋼琴曲改編,以鑼鼓擊出「原味」。至於鄭智仁醫師的合唱名作〈溫柔的風吹響了風鈴〉,則將帶給觀眾驚喜——汪其楣在先前《聆聽.微笑》讓團員展現口白能力,這回除了口白之外,還要讓觀眾聽樂手唱歌。汪其楣提及一般少見打擊樂手開金口,這回觀眾將發現他們的歌聲其實非常自然愉悅。「台灣近幾年時常因各種社會議題經常落入向下的力量,我們希望《樂之樂》能讓觀眾聽到台灣樂手和樂器世家製造出來的音樂,帶來向上和溫暖的力量,而這就是藝術演出的價值。」


朱宗慶打擊樂團年度音樂會《樂之樂》呈現台灣樂器工藝世家「响仁和鼓藝工坊」和宜蘭「林午銅鑼」的故事。圖為响仁和第二代師傅王錫坤。

 

朱宗慶打擊樂團年度音樂會《樂之樂》
日期、地點:5月17日台中中興堂、5月23日高雄至德堂、5月30日、31日國家音樂廳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