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Jun 04 , 2015
00:00

向太平洋獻禮 優席夫

文/郭書吟 圖/高政全、優席夫新美學空間
  • 向太平洋獻禮 優席夫
  • 向太平洋獻禮 優席夫
  • 向太平洋獻禮 優席夫
  • 向太平洋獻禮 優席夫
  • 向太平洋獻禮 優席夫
  • 向太平洋獻禮 優席夫
  • 向太平洋獻禮 優席夫
  • 向太平洋獻禮 優席夫
  • 向太平洋獻禮 優席夫
  • 向太平洋獻禮 優席夫

以朗朗笑聲、濃烈顏色著稱的 阿美族藝術家優席夫(Yosifu), 在花蓮石梯坪緩慢民宿負責人林庭妃邀請下, 首次以駐點方式歸鄉創作。 大自然的風、石梯坪儷影、藍海濤聲, 在優席夫年度畫展《Let's Dance一起跳舞吧》中, 向太平洋獻禮。


優席夫日前於緩慢民宿駐點一個月,據管家Summer說,每日清晨就能聽到從露臺傳來的笑聲。「第一次來到這邊,感覺心在跳舞,靈魂也在跳舞。跳舞是人類表達情感最美的一種畫面。我想透過大山大海給我的靈感,發展出舞蹈主題『一起跳舞吧』。」

從油漆刷到小筆刷

優席夫並非科班出身,近38歲才參加第一次聯展,相當晚熟。他從歌手轉向畫家的路程多奇坎坷,18歲因懷抱明星夢,離家到台北,後因合約問題失去舞台,30歲時遠走英國愛丁堡,為當地藝術氣息所吸引。為了養活自己,他做油漆工,「常工作到一半就掉淚,身為長子,我賺的那點錢只夠自己生活,沒辦法分擔家計。我有三年時間不進教堂、不做謝飯禱告,我覺得上帝給了我一雙會唱歌的翅膀,卻不讓我飛。」


作品〈太陽之子〉,展於石梯灣118天台《我聽見自己的聲音—優席夫》。



優席夫是生於花蓮馬泰林部落的阿美族人,旅英18年,長住愛丁堡,其作品以色彩濃烈著稱。


今年5月,優席夫受薰衣草森林創辦人林庭妃之邀,於旗下事業體緩慢民宿石梯灣118進行駐點創作。

轉向繪畫,是在優席夫一次前往希臘的旅行,他夢見三個藍天使,告訴他是時候拿筆畫畫了。返回英國,他開始作畫,先前油漆工拿的是大筆刷,改拿小筆刷。他第一幅裸女圖成為房東布置客廳的裝飾,第一次參展愛丁堡藝術節是受來到家中作客的策展人之邀,第一次個展是在墨西哥老闆開的Sala咖啡館,只有五天檔期,那是在他逐戶敲藝廊的門、屢戰屢敗,最後在小咖啡館求得的最後希望。「最後一天去收畫時,看到牆上一排紅點點(意指賣出),當下在門口痛哭——我終於能寄錢回家了。」

優席夫為了讓自己被看見,尋找任何能掛畫的機會,無論是咖啡館、餐廳、五星級飯店走廊、廁所小便池上方的空間等。而他在台灣被歧視的原住民膚色,在異國卻被視作最受歡迎的「honey brown」膚色,「當外國人聽到我是從台灣來的原住民,感到非常好奇,喜歡聽我描述自己的文化。原來我的膚色、種族在英國是被尊重和接受的。」

回歸原鄉

優席夫原先畫的是西畫,2010年後回歸原鄉,發展原住民當代藝術創作。也是在那年,他把名字Jaime改回原住民名字「優席夫」。這個名字是以前教會牧者取的,典出聖經「約瑟Joseph」。改回原名,是他在創作上、也是心境上的回歸。

為了親近原鄉,他從史料著手,在部落進行採集,錄下老人家說的神話、拍攝傳統服飾、蒐集老照片,「我也拍爸媽和弟妹,他們也不醜嘛,也沒肖像權問題,我有許多畫作的原型都是我的家人。做原住民創作要很謹慎,因為在考究上有一定的難度和精神,是古老的美學。」

例如阿美族用色亮麗,掛飾也多,「這和我們外放的民族性很接近,個性像Latinos。我們服裝依據年齡階級、已婚、未婚等做區分,非常精采!台灣是最古老的南島民族居住地之一,越理解原住民文化,越清楚他們在南島語系的重要性,所以我很欣慰,越來越有自信!」


在緩慢石梯坪民宿與港口部落的原住民孩子,舉辦「袋來幸福」畫畫工坊。

2010年,他與古又文等人入選英國倫敦藝術大學台灣會Formosa策展團隊Ban-Doh聯展,於倫敦Candid Art Gallery展出,以阿美族歌手阿洛為肖像的〈說不出〉被選為主視覺,此後描繪族人陽光性格的〈開懷〉〈笑兩個〉,帶有尊重土地、三條魚就夠了的生活智慧〈滿足〉〈傾聽大地〉,大開大放的顏色,成為優席夫識別度最高的系列作品。

 

用本族藝術文化,做有尊嚴的人

優席夫稱自己是「野生」畫家,非科班出身,靠自學打穩功力,「雖然我是野生,但不代表我沒有學習。歐洲是藝術大染缸,有很多免門票的美術館和博物館。要看畢卡索,我可以飛到西班牙;要看蒙娜麗莎,一個半小時就能到巴黎。要看高更,一個小時到阿姆斯特丹。我在這樣的環境被薰陶,在大師作品前面臨摹。」

2010年7月,他受嚴長壽公益平台基金會之邀,擔任花東藝術創作營繪畫講師,促使他著手「部落藝術向下扎根」計畫。2013年成立「優席夫新美學空間」,「我希望這個美學空間可以成為橋梁,讓都市人在到部落之前,先認識原民藝術。我也邀請部落孩子來體驗,如果未來有心想從事藝術,也可以跟優哥(指優席夫)一樣,用本族的藝術文化,做一個有尊嚴的人。」

(左)於石梯坪駐點的新作品〈舞琉璃〉。(右).新作〈太古舞踏〉。

他也把野生的藝術養成拿來教學。他到山的部落如司馬庫斯、那瑪夏達卡努娃等成立「高山藝廊」,讓小朋友的作品展示在自然之間;他也到海的部落,如港口部落教小朋友畫畫,第一堂課是帶孩子們到大自然裡,觀察草花樹木、蟲鳥蝴蝶,「我沒學過色彩學,但是大自然就是最好的色彩學教室。」

兩地的給予

「台灣是我的家,愛丁堡是啟發我、讓我重新開始的地方。我會持續在兩地創作、辦展和推廣。」旅居國外18年,他提及在異國最能感受台灣難以被看見的事實;然而他身為原住民的認同和自信,卻是在尊重多元族群的異國找回來的,不是在台灣。

優席夫身上,顯現出台灣人對身分認同議題及多元族群的迷惘。迄今,他依然感受到一般人對原住民的刻板印象。他認為台灣應該學習更尊重多元族群,對自己要有自信,「在國外被打壓時,坐在那邊難過是弱者,你一定要去fight!去告訴人家說:我是阿美族,我來自台灣!而藝術就是很好運用的一個方式。」

相比歌星夢,若再有一次選擇,他會選擇畫畫,「畫畫讓我快樂、讓我學會『給予』,因為給予,我自己也更快樂了。」

優席夫到司馬庫斯部落教小朋友畫畫。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優席夫》
日期:即日起至9月30日
地點:緩慢石梯坪x石梯灣118天台(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石梯灣118號)

《Let's Dance一起跳舞吧》
日期:即日起至6月29日
地點:優席夫新美學空間(台北市金山南路一段9號7樓)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