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Jun 10 , 2015
00:00

台式豔色 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

文/郭書吟 圖/臺北市立美術館
  • 台式豔色 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
  • 台式豔色 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
  • 台式豔色 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
  • 台式豔色 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
  • 台式豔色 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
  • 台式豔色 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
  • 台式豔色 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
  • 台式豔色 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
  • 台式豔色 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

日前第56屆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吳天章:別說再見》 (Wu Tien-chang: Never Say Goodbye) 於普里奇歐尼宮(Palazzo delle Prigioni)揭幕, 是策展方臺北市立美術館首度以藝術家個展形式參展。 以「聳到最高點」出名的吳天章,在六十而耳順之年, 以兩件平面攝影、三組錄像裝置, 以及特別為此次展覽發表的新作〈再見春秋閣〉, 向三十年創作生涯深深回眸與致意。


 

吳天章在18年前參與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時,便是以〈再會吧!春秋閣〉參展。該作品原是為感懷祖母離世而做,一如吳天章風格,裡頭有多相指涉的符號:影中人著水手服,呼應他生於基隆的兒時印象,以中國式建築起造的春秋閣,象徵遙想中原的記憶。海軍軍人來到攝影棚留影,是因戰爭可能讓他一去不返,試圖讓攝影機為他留下最美好、音容宛在的形貌。

終極關懷  時間的離別

吳天章心中一直掛記著這件作品,此回威尼斯雙年展,他以「一鏡到底、低限電腦技術」錄像結合裝置的方式重新演繹〈再見春秋閣〉。

「科技改變我們的生活和創作方式,卻也帶來了焦慮,沒有網路讓你以為活在深山,沒帶手機就缺乏安全感。〈再見春秋閣〉是『逆反』回去美好的年代,回到真實的視覺經驗。整支影片從籌備、道具研發、演練拍攝花了半年時間,不剪接,只有部分調快速度,一鏡到底。」

以文夏〈再會呀港都〉為背景音,演員吳建興頭套濃妝皮膜,在熟習各種變裝道具後,站在花地板輸送帶,上演一回生死離別秀——皮膜是隱匿國族身分的象徵,也寓含修復傷口;演員以輕快的舞姿、變換服裝向過去道別,然而動的只是輸送帶,他不過是在原地踏步。

「我從繪畫、攝影到錄像,希望自己能因應時代而駕馭工具,但我的終極關懷從來沒有改變過,那就是『時間的離別』。我很喜歡杜甫的詩句『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李後主寫道『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台灣政權一波又一波的送別,文化因不斷殖民產生變革,我透過愛與死的生命課題,抒懷胸中對國土的感懷。作品的華麗顏色,是對未來的浪漫想像:我希望台灣有一日成為海洋的新興國家。」

耳順之年  舉重若輕

相較於30年前用力而寫實地刻劃對國族歷史的批判,此次展出作品華美愉悅多了,那是因為吳天章已來到耳順之年,年輕時舉輕若重,現在他已能舉重若輕,「我是歷經風霜、捱過滄桑的中年熟男。」

台灣館一如往年,在威尼斯總督府旁的普里奇歐尼宮舉辦。普宮舊時為監獄,鄰嘆息橋,此回吳天章生死離別之作,太點題。他說中原文化過了黑水溝,進到亞熱帶台灣,因政治、經濟、氣候、種族不同,把色彩也給改變了。此回雙年展雖是個展呈現,然而他獨有的台式華麗濃豔色,已與油畫般的威尼斯大相異趣,昭告台灣的顏色與存在。

 

第56屆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
《吳天章:別說再見》(Wu Tien-chang: Never Say Goodbye)
日期:即日起至11月22日
地點:義大利威尼斯普里奇歐尼宮邸(Palazzo delle Prigioni)
網址:www.tfam.museum

 

吳天章

成長於基隆,為台灣當代藝術家第一代。早期作品以反映社會政治的油畫和數字攝影作品聞名,90年代起以攝影複合媒材開創「台客美學」;2000年起轉向手繪背景、舞台燈光、自製道具的編導式攝影,2010年起轉型至錄像藝術。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