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Jun 08 , 2015
00:00

腦內的奇彩小宇宙 川貝母

文/蔣德誼 圖/高政全、大塊文化
  • 腦內的奇彩小宇宙 川貝母
  • 腦內的奇彩小宇宙 川貝母
  • 腦內的奇彩小宇宙 川貝母
  • 腦內的奇彩小宇宙 川貝母
  • 腦內的奇彩小宇宙 川貝母

川貝母基本上是一個安靜的人,回答問題的長度很少超過5秒鐘,但經常對周遭環境帶著饒富興味的眼神。看過他筆下生出的插畫和文字,我不禁懷疑他的腦中藏著一具巨大的機械,不斷冒著煙,將平淡的生活片段扭曲變形,然後吐出一個個既魔幻又寫實,且發色濃郁的奇妙幻境。


 

川貝母以插畫家身分出道,並活躍於國內外報章雜誌,第一本出版作品卻是短篇小說集,果然十足是他的不按牌理出牌風格。「在這本書的出版計畫之前,除了平常寫寫日記之外,我完全沒有文字創作的經驗。是因為和我合作專欄的孫梓評邀我試著寫一些短篇文章,他說想看畫畫的人寫出來的文字會是什麼樣子。」川貝母笑說。
 

〈萬花筒〉刊頭插畫

這個邀約對於川貝母而言,其實來得正是時候。「當時我正好遇到對於插畫工作的某種倦怠或是沮喪,因此在這本書的寫作期間,將近有一年多當中我都是處於半閉關的狀態,只接足以維持生活的少量案子,其餘時間就是慢慢地寫。」


〈噩夢與藏品〉刊頭插畫

收集生活裡的彩蛋

文字和插畫兩種截然不同質地的創作,對川貝母而言亦是以往不曾有過的經驗。「插畫的產出過程對我而言是很規律、可預期的,通常我得到主題,決定大致的輪廓後,剩下的就是把腦中的構圖具象、實體化;然而文字創作的步調完全無法掌握,往往是起了個頭,卻不知最後該如何收尾,因此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摸索寫作的節奏,直到後來孫君給了我一個建議,像是先決定故事的頭尾,中間就可以恣意揮灑,或是先將故事片段寫好,不急著拼湊組織全貌,這才讓我比較自在了些。」

《蹲在掌紋峽谷的男人》裡刊載了12篇形貌各異的短篇故事,而他的題材靈感大多來自生活當中的觀察:值得紀念的第一篇〈叢林〉,便是源自於他大學時代經過五金行的真實經驗;帶有親情描寫的〈小人物之旅〉,則是對於Google街景車的奇幻狂想。「以往我都是很隨興地把日常見聞寫在日記或隨身札記上,在有了寫作計畫以後,我就會把日常生活中覺得有趣的素材,有系統地歸類整理。」


初次嘗試文字創作的插畫家川貝母,將生活靈感轉換成筆下的異色短篇故事。

字裡行間無限可能

對於自己的第一本文字著作,川貝母說:「我是那種作品完成之後就不會再去想它到底好不好的類型,但是在寫作當中得到很多朋友的鼓勵和肯定,是最讓我開心和安慰的。另外就是透過這樣比較純粹的創作過程,找回了一些以往曾失去的熱情吧。」

川貝母也透露除了這12則短篇故事,還有一些正在醞釀階段的故事雛型尚未完成,但是將有別於過去以文字創作為生活重心的狀態,而是在插畫工作之餘的空檔寫作,「寫作對我而言應該算是一種調劑,相較於插畫,文字所構築的世界賦予了我更廣大的想像空間。」川貝母笑說。

《蹲在掌紋峽谷的男人:川貝母短篇故事集》

川貝母的第一本出版作品,也是第一本短篇小說集。川貝母,本名潘昀珈,台灣插畫家。成長於屏東滿州鄉,喜歡山海自然,因為國中在圖書館看到波隆納年鑑而喜歡插畫,2005年入選波隆納插畫展後開始以插畫為職業,擅長以帶有隱喻的風格創作圖像,詩意的造型與裝飾性是其特色。目前自由接案,作品遍及國內外新聞媒體、書籍、展覽,也可在誠品海報上看到他創作的身影,亦受美國《紐約時報》、《華盛頓日報》之邀繪製插畫,後者更把他的一幅以地球生態危機為主題的作品作為專刊封面。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