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Jun 24 , 2015
00:00

池上的藝術之路

文/藍漢傑 圖/何經泰
  • 池上的藝術之路
  • 池上的藝術之路
  • 池上的藝術之路
  • 池上的藝術之路
  • 池上的藝術之路
  • 池上的藝術之路
  • 池上的藝術之路
  • 池上的藝術之路

那是2009年的秋收時節,為了讓池上吸引更多關注,台灣首次在偏鄉的稻田裡搭起演出舞台, 由台灣好基金會籌辦,此後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年年登場的舞台上 有過陳冠宇、張惠妹、優人神鼓和雲門舞集。 商業的腳步隨之跟進,由金城武代言的唯美廣告掀起池上觀光熱潮,人潮也毀了部分稻浪, 於是,農田之間的大道極可能從藝術通向觀光之際, 一個沉潛而長遠的藝術計畫必須落土生根了,那就是「池上藝術村」。


熟成的稻穗在風中搖曳,鍍上夕陽的金光,一簇簇的捆稻為欄, 以天地為幕的田中央,一方舞台逐漸成形, 長年辛勤耕種的池上農民,靜靜看著,然後如夢初醒地說:「啊,原來阮仔田這麼水。」 那是2009年的秋收時節,為了讓池上吸引更多關注,台灣首次在偏鄉的稻田裡搭起演出舞台, 由台灣好基金會籌辦,此後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年年登場的舞台上 有過陳冠宇、張惠妹、優人神鼓和雲門舞集。 商業的腳步隨之跟進,由金城武代言的唯美廣告掀起池上觀光熱潮,人潮也毀了部分稻浪, 於是,農田之間的大道極可能從藝術通向觀光之際, 一個沉潛而長遠的藝術計畫必須落土生根了,那就是「池上藝術村」。

台灣好基金會在池上的幾個村落認養多棟老屋,整修後供藝術家進駐,試圖以聚落型態打造出精神與巴比松藝術村呼應的池上藝術村,請來蔣勳擔任總顧問。

巴比松村因米勒、盧梭等藝術家的鄉村風景畫而聞名,被稱為巴比松畫派(École de Barbizon)。池上藝術村開門的儀式中,蔣勳說起巴比松畫派的精神,1830年代歐洲動盪,巴黎街頭天天發生示威鬥爭,使一群藝術家從巴黎遷至楓丹白露鄰近的巴比松村。米勒起初畫出貧困農民務農景象,意圖控訴。某天黃昏,教堂鐘聲響起,田中的農人立刻放下農務,起身低頭祈禱,這畫面震懾了米勒,傳世名畫〈晚禱〉因此誕生。「如果當初只是控訴,就不會有〈晚禱〉的天長地久。」藝術家的目光從對社會的批判,擴及至對天、地、人的關照,蔣勳堅定地說:「我相信池上也會有自己的畫派。」

蔣勳在半年前進駐池上,住處的前身是教師宿舍,屋內格局和他童年的家相仿,由於父親曾在糧食局任職之故,蔣勳是在公職人員宿舍長大的,因而有著回家的感覺,而且初到的第一天便有鄰居送來水果鮮花,「沒有背井離鄉之憂。」他在隔壁的工作室畫畫,欲罷不能的創作動力,旺盛得一如在晨昏變換光線中生長的綠稻,坦蕩而遼闊。他在街巷之間飽嘗當地小吃,在步行之間盡享田園之美,「我把池上經驗留在畫布上。」他並深刻表示:「國際視野與農村經驗都是台灣需要的平衡,而現在,兩方卻無法互相溝通了。」他相信藝術家能在都會與鄉村的雙重經驗中,豐潤創作。

安定人心的藝術力量

走遍世界各地的台灣好基金會董事長柯文昌,由衷感到台灣真是個好地方,他參與了台灣創造經濟的年代,也觀察到台灣的發展過度集中都會而忽略鄉鎮,如此的現象無論是時間與空間,抑或地理與歷史都是個缺口,「但我說不清那是什麼樣的缺口,也許藝術家可以找到答案。」法國人類學家深入非洲部落,探觸原始文化的同時,也省悟西方文明的失落之處,其中以李維史陀的論述深刻影響著法國藝文界,藝術家們透過創作反映出的失落與缺口,在藝評家的筆下延伸出「斷裂」(la rupture)觀點,認為修補斷裂正是藝術家的成長與創作的動力。

「台灣的好要從鄉鎮開始,如何把鄉村文化的獨特性建立出來,過去、現在與未來能有什麼樣的連接?回到了故鄉,我們還缺乏什麼?」柯文昌提出了如此的人文思考。世界局勢的詭譎,兩岸政治的紛擾,台灣人心有著揮之不去的焦慮,可是走進鄉村,貼近雙腳踩在土地上的當地居民,便會感受到堅韌的生命力。柯文昌深信這股力量必能「讓池上藝術村的藝術家們,醞釀出使台灣人心安定的藝術力量,這與在巴黎畫畫、義大利畫畫是不一樣的。」

已經開門的池上藝術村,本月起正式邀請藝術家進駐,預計經過一年的實驗階段,統整藝術家的需求以及與在地居民、學校的互動關係後,再擬定藝術家進駐辦法,對外公開徵選。這段期間,柯文昌仍頻繁走訪池上,持續找尋適合藝術家進駐、生活機能方便的老屋,「來到這裡不是要離群索居,地點的選擇還是要容易與居民互動比較好。」從穿街走巷到站在田中央,柯文昌對池上藝術村充滿信心與期盼,延續蔣勳對米勒〈晚禱〉的講解,他微笑地說:「那不是飢荒的控訴,而是謝天謝地的感恩,是如此的力量可以讓我們安定下來。」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