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Jul 07 , 2015
15:49

花已不成花 質物霽畫

文/郭書吟 圖/吳晴中、質物霽畫(photo/HOUTH.TW)
  • 花已不成花 質物霽畫
  • 花已不成花 質物霽畫
  • 花已不成花 質物霽畫
  • 花已不成花 質物霽畫
  • 花已不成花 質物霽畫
  • 花已不成花 質物霽畫
  • 花已不成花 質物霽畫
  • 花已不成花 質物霽畫
  • 花已不成花 質物霽畫

建築背景出身的李霽,2013年起以「質物霽畫」工作室之名,陸續舉辦數次以花草為媒材的裝置藝術。近期於高雄駁二的《The Pain》和正於台北展出的《The Fake》,花在他手裡都不成花了,是說話的介質。


 

李霽畢業於中原大學建築系之後,先後在張樞與王嘉蓁的事務所工作,約在2011年因為設計案而開始接觸花藝。他先在網路分享花藝創作,成立「霽flower」品牌;2013年工作室更名為「質物霽畫」,原因是除了做商業空間、花藝設計之外,他還有更多的想法,透過花草媒材來說。在「質物霽畫」的世界,室內設計、景觀、課程、花藝、展覽、形象、Deco等都是發揮的範疇。

 

消費無意識的虛假
「因為看到市場飽和的狀態,所以希望能為品牌的討論增加彈性。」在多年投入花藝的歷程裡,李霽看到消費市場許多令人匪夷所思的異象。例如在商業空間擺設花草植物,能使人感到舒適,然而這觀念遂形成一種未經思考的風潮和現象,許多案例並沒有考慮到花草生存的條件,只是為了擺設花草而擺設。近期於台北Café Showroom松菸店與富錦店舉辦的展覽《The Fake》,便是反映消費市場對待花朵的不平之鳴。李霽說明,Café  Showroom松菸店是展覽的〈序言〉,4張以顏料塗灑而後蹂躪的描圖紙,呈現創作者對於「Most of the time, I feel the market treats plants like wrapping paper」的感受。富錦店則以多個鋁箔盒和塑膠包膜,包入貌似鮮豔欲滴的人造植物,盒上貼有仿製商品標籤,是另一種呈現主題《The 
Fake》的方式,諷刺市面上虛假、仿冒、快速消費的現象。「多數時候,我們都在消費著無意識的虛假而不自知。」每次看到花束或收到花束,心裡總是會有些疙瘩,花朵美不過數日,它們在自然間多美好,謝了能做春泥;然而凋萎在城市裡,卻有種臭掉了、浪費的異樣感覺,「因為消費機制的關係,我們大量生產花卉,他們的活,是為他們的死。」李霽說。

 

花是說話的介質
日前於高雄駁二結束展覽的《The Pain》,是將「蠟」與花材做結合,蠟具有凝結、封閉的意象,而在醫學上,「屍蠟」是提供辨識屍體身分與病理特徵的證據,因而《The Pain》以各種不同的蠟形成狀態,如熱蠟、冷卻、塑型、碎裂等過程,表現人們對於痛覺、記憶、心靈壓抑的狀態。「這個主題,也有可能是和我的生命經驗有關。」李霽出身於教會家庭,然而他自稱不是乖孩子,思想還挺「不乖」,經常對生命或既有的道理產生質疑。也是因為如此,花草才能在他手中生出另一種型態。雖然終日與植物為伍,李霽卻不是蒔花種草的人。他家裡只種了一棵發財樹,其他植材則是工作剩下來的切花。因為他希望在工作時快速進入狀況,避免分神去拈花惹草。比起花朵,他最喜歡蕨類、青苔和菌類,黴菌發霉的現象在他眼中也是絕美的,如無意識地播散。「質物霽畫」今年甫完成一個室內設計案,目前也著手景觀設計的案子,並為下一個展覽尋找主題。在策劃展覽之前,李霽和工作室其他兩位同仁,會針對一個想要傳達的觀念和主題抽絲剝繭,他們把真花、人造花、乾燥花等材質進行組造,那美是多重的,自然美、詭異美、病態美、人造美彼此交雜,尋常花草經過他的手,展現高度藝術性,花草不再只是花草,它們已是會說話的介質。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