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Aug 02 , 2015
00:00

眼眸中的靈魂 莫迪里亞尼

文/藍漢傑 圖/ Hangaram Art Museum of Seoul ArtsCenter、Wikipedia
  • 眼眸中的靈魂 莫迪里亞尼
  • 眼眸中的靈魂 莫迪里亞尼
  • 眼眸中的靈魂 莫迪里亞尼
  • 眼眸中的靈魂 莫迪里亞尼
  • 眼眸中的靈魂 莫迪里亞尼
  • 眼眸中的靈魂 莫迪里亞尼
  • 眼眸中的靈魂 莫迪里亞尼
  • 眼眸中的靈魂 莫迪里亞尼

珍妮看著肖像畫中的自己,問:「我的眼睛呢?」莫迪里亞尼望進她的雙眼,說:「等我認出妳的靈魂時,就會畫出妳的眼睛。」說完依然深深地凝視著她,深深地。珍妮在他的眼眸中看到了自己的眼睛,但不確定是否看到了自己的靈魂,她只知道在他的注視下,自己的靈魂在顫抖。 1.〈繫黑領帶的女子〉,1917。 珍妮感到靈魂顫抖的那一刻是在19歲時,她顫抖,因為第一次有人這麼深刻地凝視著自己。她顫抖,也因為他是用畫筆捕捉靈魂的人,這使得也畫畫的


 

1.〈繫黑領帶的女子〉,1917。

珍妮感到靈魂顫抖的那一刻是在19歲時,她顫抖,因為第一次有人這麼深刻地凝視著自己。她顫抖,也因為他是用畫筆捕捉靈魂的人,這使得也畫畫的她愛上了他,並願意在他的畫布前一再交出自己的靈魂。她還知道另一個使她顫抖的原因,眼前這個男人女人都會愛上的義大利男子,他那深情的眼神不會只凝視她。

 

2.〈身穿深色衣的珍妮〉,1918。

 

1906年,22歲的莫迪里亞尼全身淋滿佛羅倫斯的陽光、行李裝著但丁、尼采的著作和幾本詩集來到巴黎,先落腳在妓女與畫家同樣晝伏夜出的蒙馬特,結識了當時活躍的畢卡索等藝術家。這個優雅、俊美的猶太裔義大利青年,大家都叫他「莫迪」(Modi),直到他被葬在拉雪茲神父(Père-Lachaise)墓園時,才有人驚覺不該如此叫他,因為Modi與法文(Maudit)諧音,意思是受詛咒的人。莫迪死後,藝廊喜歡訴說他那受詛咒的命運來抬高作品價值。

左圖〈畢卡索的肖像〉,1915。;右圖〈佐羅斯基的肖像〉(Léopold Zborowski),1916-1919。

 

莫迪的命運果真受到詛咒嗎?他本該是出身富裕家庭,但父親在他出生時破產,不久去世,家道中落。莫迪從小體弱多病,並在中學罹患肺結核而一度休學,因病而對藥物的依賴也被一些研究專家視為是他日後酗酒與毒癮的前因。當莫迪懷著憧憬來到當時藝術爆發力最旺盛的巴黎時,巴黎卻瀰漫革命氣氛,藝術家們受到革命影響而熱血澎湃地踏上藝術革新之路,走向貼近原始的野獸派或是分解世界之後再重構的立體派。

 

革命不是莫迪要走的路,但是哪一條路又是他該走的呢?失望與迷惘交織成複雜的嘲弄情緒,他當眾挑釁已經脫離藍色時期而正在建構立體派(Cubism)的畢卡索,「告訴我,你能和立方體(cube)做愛嗎?」眾人把挑釁當成風趣,一笑置之,他們依然喜歡這個沒有革命動力但浪漫多情的莫迪。

5.〈美麗的蔬果攤販〉,1918。

 

珍妮的眼睛

畫風和大家不同調的莫迪里亞尼,常流露憂鬱迷茫的眼神,女人為之著迷,她們分不清對莫迪的情感是由於愛情還是出於母性。莫迪在女人的胴體之間流浪,有一段時期,裸女畫是主要作品,1917年年底,莫迪里亞尼舉辦首次個展,畫展在開幕當天即因裸體畫被控妨礙風化而告終,又是受到詛咒,人們這麼說。

6.〈玫瑰色的裸婦〉,1917-1918。

 

莫迪應該放棄人體畫嗎?他想起17歲時跟隨母親旅行,走進許多博物館,見識了許多義大利名畫,當他站在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畫作之前時,既痴迷又悸動,儘管畫中的春神或維納斯都是神話人物,但她們柔美的肌膚、髮絲和儀態在在都是人間的,她們的存在不是為了要人崇拜,而是昇華情感、淨化人心,這是文藝復興的動人之處,威嚴凜然的神權正在轉化成人本的自我覺醒。莫迪因此決定進入佛羅倫斯藝術學校就讀,並且專攻人體畫。

 

在巴黎藝術界裡失去方向的莫迪不禁自問:少年時的悸動還在嗎?一個年輕女子給了他答案。1917年,33歲的莫迪認識了19歲的珍妮,也學畫的珍妮成為他最重要的模特兒與創作靈感的繆思。珍妮不顧家族反對,堅持與生活潦倒的莫迪同居,並在1918年為他生下女兒,兩人的生活從此更加困頓。莫迪在酒精和畫筆之間與靈魂周旋,身體孱弱不堪。1920年1月中旬,人們發現他昏倒在畫室,送醫一周後於1月24日辭世,隔天破曉之前,珍妮跳樓自盡,讓紛飛的白雪覆蓋著她的身體和腹中九個月大、再也無法看見世界的孩子。珍妮死後10年,家族才同意移棺,讓珍妮回到莫迪的身邊,一同葬在拉雪茲神父墓園。

左圖〈珍妮的肖像〉,1918。;右圖〈戴寬邊帽的珍妮〉,1917。

 

莫迪和珍妮所生的第一個女兒也名叫珍妮,交由莫迪的姊姊扶養。在佛羅倫斯長大的小珍妮,直到成年才知道親生父母是誰,她從時光的碎片與尋訪中重組雙親的一生,並為父親寫出傳記《莫迪里亞尼:人與神話》(Modigliani: Homme et mythe),書中有一段是她母親在札記中寫下當年父親如何對母親說:「等我認出妳的靈魂時,就會畫出妳的眼睛。」母親在莫迪的畫作前第一次痛哭失聲時,是在畫中看到了自己眼眸,那是莫迪畫下懷孕時的珍妮,也畫出了珍妮的眼睛。

9.〈一個年輕女子的畫像〉,1918。

 

莫迪里亞尼(Amedeo Modigliani

生於1884年7月12日,表現主義畫派的代表藝術家之一,1906年初抵巴黎,1916年結識珍妮(Jeanne Hébuterne)起為創作的高峰期,1920年1月24日病逝巴黎。目前於韓國首爾藝術中心(Hangaram Ar t Museum of SeoulArts Center)舉行的《Modigliani, theLegend of Montparnasse》展,為亞洲首次大規模展出莫迪里亞尼的重要之作,展期至10月4日止。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