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Sep 11 , 2015
14:48

清泉老街的回春術

文/藍漢傑 圖/高政全、丁松青
  • 清泉老街的回春術

面向山谷通往新竹清泉老街的階梯上,丁松青神父停下腳步,俏皮地回頭,兩手按住眼尾往上一提,一張美國臉頓時有著亞洲樣,而且青春,他說:「我對老街的居民說,這個計畫是要替他們年老的房子拉皮。」為此,丁松青要義賣醞釀多年,最後以兩年時間完成的手繪鑲嵌玻璃畫,募得款項用於整建美化清泉老街。


 

40年前,丁松青因耶穌會的派遣來到清泉,當時的天主堂老舊,水泥壁面枯黃。他開始以壁畫、油畫、彩繪玻璃、馬賽克、雕塑等,一點一滴裝點教堂,融入當地的泰雅族人物與文化,溫暖精巧而獨具特色,過程中的趣事與驚險都寫進《清泉故事》,由三毛翻譯,是60、70年代的暢銷書,吸引許多年輕人走上千迴百轉的山路,造訪山嵐與綠意交融的清泉。

當時通往清泉的山路仍未開發,上山一趟需要3小時,如今從竹東到清泉的車程只需20多分鐘,開發後的山路直接把人們帶往張學良故居、三毛的家、溫泉屋,也把清泉的人帶離了部落,清泉老街的熱鬧不在,屋瓦也顯得疲憊而蒼涼。「我想要透過整建讓這條老街成為清泉的門面,變得美麗而有自己的特色,這樣人們會更願意在這裡停留,也能為當地居民帶來希望。」丁松青說。

20多年前,丁松青藉由閱讀學習鑲嵌玻璃畫(stained glass painting),但仍掌握不住竅門,於是到美國學習。嚴格來說,stained glass painting翻譯為鑲嵌玻璃畫並不確切,因為此一罕見的技法是以彩色玻璃粉在清玻璃片上作畫,一次只能上一種顏色,經過兩小時燒烤後,還需置放一天才能再進行第二道上色,完成一幅玻璃畫約需兩周到一個月。兩年內完成近60幅作品的丁松青神父,幾乎天天都在畫,現年70歲的他,無論體力或健康狀況都感吃力,幸好一年前有Vaisu的加入,協助玻璃畫的打底、塗層,分擔了部分工作,並由其他兩位助手擔任燈箱嵌鑲。

 

這裡是我們的家

Vaisu是出生於清泉部落的泰雅青年,入獄後開始學習繪畫,「前兩年在獄中都是在做動作簡單重複的工作,例如包裝之類的,因為動作機械,所以能夠沉澱過去所做的事,尤其是反省自己帶給家人的麻煩,之後考進獄中附設學校的美術班,才開始畫畫。」漢名陳文成的Vaisu,先從素描水彩入手,幾年後竟選擇挑戰難度最高、常以敦煌壁畫為體裁的重彩畫,不僅需要繪畫技巧,還得有極大的耐性以及對顏色變化不定的判斷力。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