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Jan 02 , 2016
01:58

擴增地平線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文/郭書吟 圖/Rolex
  • 擴增地平線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 擴增地平線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 擴增地平線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 擴增地平線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 擴增地平線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 擴增地平線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 擴增地平線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 擴增地平線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 擴增地平線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 擴增地平線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 擴增地平線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歲末一場集結百位藝術巨擘的盛事,於墨西哥城最大表演藝術園區保斯基文化中心(Centro Cultural del Bosque)舉行。為慶賀2014至2015年度「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為期一年的7大領域師徒研習圓滿結束,品牌今年選在墨西哥城舉辦「勞力士藝術周末」(Rolex Arts Weekend)。在以濃烈壁畫著名的城市,欣賞7組師生帶來的現代芭蕾、南韓茶會禮拜堂、洛磯山脈拍片實況、保加利亞之文學行旅⋯⋯,我們在墨西哥高原上,欣賞藝術萬花筒。


勞力士藝術周末今年首度移師拉丁美洲,慈善事務總監Rebecca Irvin提及「墨西哥藝術文化正蓬勃,十分符合計劃宗旨」。選定墨西哥是有意的巧合,本屆電影類導師阿利安卓‧伊納利圖、戲劇類門生塞巴斯提安‧羅德里格斯都來自墨西哥,建築類門生歌莉雅‧卡布拉爾來自巴拉圭,可見勞力士藝術版圖逐漸趨向拉丁美洲的景況。

 

沙漠男與熱帶蕉

此計劃經常促成國情迥異的師與徒,得以看見彼此的世界。本屆電影、建築、文學之導師與門生,便來自地緣迥異的兩地:墨西哥與以色列、瑞士與巴拉圭、斯里蘭卡與保加利亞。電影類和建築類導師帶著門生遠赴「第三地」洛磯山脈與南韓執行新作,祖姆托和翁達傑兩位花白銀髮的導師,更越過大半個地球,來去門生家鄉走一回。

「當他們邀請我擔任導師時,我嚇壞了。」《鳥人》金獎導演伊納利圖在座談會帶來新作《神鬼獵人》預告,分享帶著湯姆‧修法勒在零下20度洛磯山脈拍攝的故事。「對方說只要讓門生參與拍戲過程即可。原先我相當排斥,因為從沒教過人,連怎麼教我的7歲孩子吃飯都不會,何況我一點也不想知道過程——作為藝術創作者,我總試圖把過程藏起來,因為它經常是可怕、混亂、為達成目的折腰下跪,還得把破碎的自己撿起來拼好⋯⋯更可怕的是要我把髒衣服攤在門生面前嗎?」然而伊納利圖最終說服自己「收徒」,修法勒成為唯一獲准出現在片場的局外人。

在此之前,修法勒甫完成第一部劇情片《Youth》,伊納利圖解釋選擇修法勒的原因,在於這位青年導演作品背後的人文關懷,在無特效的運鏡之中,拍出他這個年紀已然做不到的質樸。

伊納利圖解釋,《神鬼獵人》是他從未參與過的大型製作,他們在夏天時前往洛磯山脈勘景,秋冬開拍。對於伊納利圖在《鳥人》與《神鬼獵人》皆使用的一鏡到底手法,修法勒形容他驚訝於導演拍攝前準備的細緻,以及在現場的高度掌控性。

「我倆是一個沙漠男人與熱帶香蕉前往洛磯山脈的組合。在惡劣環境下拍這種大片,好比『企圖在雲霄飛車上寫首詩』,很容易失控,必須天天提醒自己:即使宇宙崩壞,在我的小宇宙裡,又企圖完成什麼樣的心願?希望修法勒能因參與過程得到啟發,或許將來導戲時,他腦中會出現『阿利安卓會怎麼做?好,我就朝相反的方向去做』。從我這兒學會不做什麼,也是種學習。」

《鳥人》金獎導演伊納利圖(左)首次收徒,帶著以色列青年導演修法勒(右)於洛磯山脈拍攝《神鬼獵人》。

 

南北半球建築行旅

建築類門生歌莉雅‧卡布拉爾是本屆門生裡唯一的一朵花,她與導師彼得‧祖姆托各來自南、北半球,祖姆托解釋由於語言問題,他倆一開始得倚靠直覺和手勢溝通,幸而建築史是不分語言的。他喜見卡布拉爾是個親自動手做的人(hands-on person),「我的事務所工作方式類同『大師班』,年輕建築師從我身上學經驗,我則從他們身上汲取才華。」他要求卡布拉爾發言必以「我」做開頭:「我說、我想、我認為」,才能樹立出對建築學的看法。

在為期一年的學習中,卡布拉爾在祖姆托事務所擔任專案建築師,參與他在亞洲的第一個案子——南韓「南陽聖母聖地」小尺度的茶會禮拜堂。「雖然為期一年的學習已結束,但我和卡布拉爾會一起完成這個案子。」

2015年4月,祖姆托來到巴拉圭首都亞松森,看卡布拉爾的建築,也和南美建築師舉行一場論壇。巴拉圭主要建材為磚,磚比番茄還要便宜,「我想看看南半球的建築是什麼樣子。卡布拉爾的磚造作品極美,我能感受到她對於傳統工法的愛好。」

卡布拉爾在為期一年的學習中,擔任導師事務所的專案建築師,參與祖姆托在亞洲的第一個案子:南韓南陽聖母聖地茶會禮拜堂。

 

走一回門生家鄉

「來去門生家鄉走一回」不只是祖姆托,文學類導師翁達傑也是如此。翁達傑與門生米羅斯拉夫‧潘科夫的背景相似,都是遠離母國、生活在他鄉的創作者。翁達傑是生於斯里蘭卡的Burgher後裔(當地歐亞混血族群名稱,祖先為葡萄牙人),隨母親返回英國讀書,後移民加拿大,以詩歌開啟寫作生涯;潘科夫19歲離開保加利亞赴美念書,始用第二外國語寫作,翁達傑提及:「我倆都是從其他國家來到北美,並書寫他國的故事。」

潘科夫近年正因撰寫首部長篇小說而陷入膠著,翁達傑的出現無疑是天賜良機,「朋友最喜歡問我跟翁達傑學了些什麼?和導師的相處是很難被量化的。我們曾嘗試過靜靜地看他寫作——事實證明效果不太好……但是從翁達傑談論小說、詩歌等其他文類,我學到很多,更促使我盡力學習一種寫作的技能——耐心。寫小說並非短跑,而是馬拉松,必須對修改和精煉用字有足夠耐心,這經常是我輩年輕寫作者最不擅長的。」

後來他倆結伴旅行,回到潘科夫故里保加利亞,「我想看看潘科夫是如何將原居世界轉換到另一個世界。身為導師,只要細讀門生的作品,就能把我的地平線再擴增一些向度。」

「擴增地平線」──想像這群導師與門生的尺牘往返、兩地行旅,以及藝術周末近400位藝術工作者的齊聚,翁達傑無疑為此師徒計劃做了一個最詩意的詮釋。

文學類導師翁達傑(左)這一年最大的功課,就是協助保加利亞籍門生潘科夫從短篇小說跨入長篇小說的領域。

 

「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Rolex Mentor and Protégé Arts Initiative)

始於2002年,每兩年一屆,分為建築、舞蹈、電影、文學、音樂、戲劇、視覺藝術7個領域,每屆由顧問團推選出一位導師,再由7個提名小組從各地選出3至4名最終入圍者,經面試後由導師挑選門生,進行為期一年的指導。

2014年至2015年的導師與門生於晚會前合影,下圖左起為Myles Thatcher與Alexei Ratmansky(舞蹈)、Gloria Cabral與Peter Zumthor(建築)、Sebastián S. Rodríguez與Jennifer Tipton(戲劇)、Tom Shoval與Alejandro G. Iñárritu(電影)、Michael Ondaatje與Miroslav Penkov(文學)、Kaija Saariaho與Vasco Mendonça(音樂)、Olafur Eliasson與Sammy Baloji(視覺藝術)。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