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Jul 30 , 2016
22:39

在美麗的顏色背後,吼出聲音來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文/郭書吟 圖/CROTER、郭書吟
  • 在美麗的顏色背後,吼出聲音來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 在美麗的顏色背後,吼出聲音來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 在美麗的顏色背後,吼出聲音來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 在美麗的顏色背後,吼出聲音來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 在美麗的顏色背後,吼出聲音來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 在美麗的顏色背後,吼出聲音來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 在美麗的顏色背後,吼出聲音來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 在美麗的顏色背後,吼出聲音來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 在美麗的顏色背後,吼出聲音來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 在美麗的顏色背後,吼出聲音來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 在美麗的顏色背後,吼出聲音來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 在美麗的顏色背後,吼出聲音來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 在美麗的顏色背後,吼出聲音來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 在美麗的顏色背後,吼出聲音來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 在美麗的顏色背後,吼出聲音來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經常在看似甜蜜作品裡,偷渡憂天下內心的插畫工作者CROTER(洪添賢),繼高雄火腿藝廊、台中小路映畫後,第三回創作個展《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To Hide Everything》千呼萬喚來到台北(田園城市藝文空間),開展前CROTER特別將展牆漆成「耳朵色/火腿色」,在一隻隻火腿色耳朵與美麗女高中生背後,吼出當代社群媒體異象。


第一次從畫裡認識CROTER,是2011年《小鼻子小眼睛的人生—Croter插畫展》;若要採訪一個作家,必得讀讀他的書、他的文字,從行文口氣猜出個性來,如果面對的是一個插畫工作者,自然是從作品細節摸出一二了。但是,預看插畫作品作功課,或試圖窺視一個插畫家的內心,常容易使人陷入糖衣的錯覺——「插畫」經常被歸類為甜美的物種,伴著故事出場,易讀、易看、好親近,反而若有似無地遮掩住原創者的個性。

〈耳的想像I〉

耳朵是不能拒絕的 / 空氣中懸浮粒子共震擊著鼓 / 負載的一段遺失辯證的電文 / 觸及腦袋核心的 / 無法振翅的信息只是待宰的家禽 / 受到固執的圈養 / 成見的灌食 / 是解不開纏繞成蝸牛迴旋的結 / 不是用來記事 / 而是用來遺忘

當年CROTER《小鼻子小眼睛的人生》有好些隱喻的動物,趣味的構圖編排中,有一絲絲初出茅廬的基層設計師,在截稿日與繳費日夾縫中求生存的無奈;後來,我也看了一系列他為南村落與文化局繪製的台北街廓,與古蹟插畫,畫風倒是細緻可人,心想這位被夾在現實窄縫裡的插畫家,在偶然的甜蜜畫風下,卻時不時地偷渡闇黑又反思的自我。數年前,他受邀成為《明周》專欄插畫家,憂天下的自我偷渡得更明顯了——〈莓體怪獸〉〈核心問題〉〈某種獸〉〈幻城〉……那些年的社會議題、城市變化、時代現象,一一在藍象的脊背、怪獸血口,以及詭異的動物牌桌上呈現出來。

〈耳的想像III〉

你知道挑起慾望的 / 都不是那些形狀顏色 / 而是那些經常對我耳語的想像索引 / 想像一項從來不屬於我的頁面或是章節 / 出現在我的目錄裡 / 成為充滿惡意的連結

目前定居高雄的他,每年都會固定舉辦非商業個展,一方面鞭策自己持續往創作路上前進,以及他所稱之「也是一種對於客戶或大眾的火力展示」。繼前述《小鼻子小眼睛的人生》、2012年《deer walk / dear work》描繪作為獨立工作者的歷程,今年《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To Hide Something》述說的是在人際網絡、社交關係和21世紀初最為極端狂亂的發明——「社群媒體」裡的假裝/偽裝現象。

「是不是非常有可能在某一天,或者就是今天的現在,我們早就已經分不清現實交往與虛擬社交網路的真偽(或這根本不重要),那些刷動的動態,擺出的姿勢,哪些是自己的本性,哪些是假裝出來的......」~〈寫在展覽前面〉

他直白地說,即便是他,也常覺得自己(與眾人)夠假仙了,Facebook更是社群成員的偽裝,在按讚的背後,經常是面無表情的你我他,有的不過是一根盲從的食指,與一目十行的刷屏速率。

〈耳的想像IV〉

墮落、爬行、交尾、斷裂、吵雜各種現場在拍翅與撞擊燈罩的聲響下有如死亡在耳邊的呢喃細語。

他提及每一回個展,其實都是從自身經驗出發,透過創作,探勘內心。而這一回,CROTER更往黑暗的心底掘去,在挖掘自我的背後,試圖捏除偽裝與假裝。然而,他沒有找到真實,也無正確答案,僅能援引尼采的話語,作為暫時解答:「『詮釋』是植入意義,而不是『說明』。所謂『事實』並不存在,萬物皆流,皆不可理解,難以捉摸。」

此次台北田園城市藝文空間創作展作品,有兩大符號——耳朵與女高中生。他第一次在展場中放入小型裝置藝術〈耳根子軟〉,【耳的想像】系列讓耳朵長出蟻翅,在拍振與墜落之間墮出惡質黏液,象徵不可拒絕的繁雜耳語。「耳朵是人類五感器官中,唯一無法拒絕的受體。」以耳朵作為主軸之一,亦是呼應尼采「沒有事實,只有詮釋」的說法。

至於在多幅畫作出現的女高中生,則是一種衝突的表現。女高中生是多麼甜美的符號,將她們的身影,放在〈觸及率〉〈Login〉等描繪當代社群媒體畫面中,詭異的編排,是對當代異象的諷刺。

看著這一幅幅作品,你或可說這位插畫家也真是夠文青/憤青了,在美麗的顏色和構圖背後,吼出聲音來。其實要創作撩起大腦思考的插畫,是一種冒險,一方面插畫家要放棄全面的甜蜜可人與討人喜歡,以表現他所關心的時事;這麼一來,便會使觀者感到嚴肅了——但這一丁點兒的嚴肅卻又令人有那麼一丁點兒的感動,如果說作家是用萬萬字表現一個時代,插畫家卻是用一幅畫,言簡意賅地打入觀者的內心。

〈島嶼〉
成為一座島嶼有時候是絕望的
像是潮濕的紙箱吸滿了哀傷的冰冷潮水
像是沒有領航員的船隻(只是紙摺成的船吶!)
像是無法定錨經常易主的海上船塢
像是海盜環伺的貨輪
但我仍愛著 深愛著
即便我懷中抱卵置換成沉默的石塊
那仍是我未出世的孩子
至少他們安靜的陪伴守護
避免波浪滔洗
而那些偷走一切的賊子們
我用餘生詛咒他們
願他們的良知都被灌製成消波塊
成為他們心中無法卸下的大石

〈沾〉

到處沾染青紅皂白 / 色相還的裂口為我開啟 / 置入一個不存在明度 / 讓每種粉紅色總是偏離 / 像是每個少女的指尖 / 因為用力而泛白 / 因為欣喜而暈紅 

〈鈕扣〉

有天我在古老的巷弄中 / 一間販售鈕扣店鋪裡 / 在哪些屬不盡的方盒裡 / 那些淫巧精細光彩閃目各式各樣的鈕扣 / 為你挑選了一顆 / 縫上了自己 / 也代表我將被固定在這裡 / 連同那匹在我心中老是亂撞的小鹿

〈觸及率〉

數位微噴 / 70x82 cm / (1/10) / 2015

我的情緒頻繁的發文(掩面)
撿拾任何可以展示的題材(眼神死)
炫耀的感傷的若無其事的口袋撿到兩百元的(灑花)
用滑溜的施壓自己偽裝成善解人意的動態(拍肩)
我彎腰顛覆視角只企求你的藍色為我舉起(y)
文末總是機械的輸入指令(燦笑)
認同請分享(光速逃)

〈Login〉

打開或者關閉 / 隨著那演現的意識端子 / 插入表情之間那些看不見的隙縫 / 登入你的豐盛或是登出你的貧圮

〈社群〉

CROTER畫作裡經常出現黑白牛奶色「剪耳貓」,原來牠真有「其貓」。
CROTER
他是我家的貓,叫作巴黎,是一隻已經10歲的米克斯肥貓,小時候就被朋友從車子下面救出來,然後我們養了他。我的畫作裡常常出現他的蹤影,常常被我偷渡進工作的畫中,慢慢的就變成好像是我畫作上的簽名一樣。(出自先前火腿藝廊展出時Q&A)

 

插畫家CROTER克洛特。台灣藝術大學應用媒體藝術所畢,2010獲選高雄市文創人才回流駐市計畫,2012獲中華區最佳創作插畫獎,2014受北美館之邀,將插畫作品置入公車亭,2015受邀為雲林科技大學駐校藝術家。

Croter Ilustration & Design Studio:www.facebook.com/croter.taiwan

《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台北田園城市藝文空間展場。

裝置藝術〈耳的想像V〉。

〈社群〉畫作細部。

〈觸及率〉細部,Like or dislike?

呼應本次展覽基調的裝置藝術〈耳根子軟〉。

CROTER展覽現場留言簿與耳朵一枚。

CROTER《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To Hide Something》 Solo Exhibition

台北場

時間:即日起~8月28日

地點:田園城市藝文空間(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72巷6號)

網址:www.facebook.com/gardencitypublishers

【閉幕座談】

8月28日 下午2點
與談人:插畫家達姆
內容簡介:保密中!敬請期待!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