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Mar 01 , 2017
00:00

呼叫萬惡城市,請回答 松本大洋《惡童當街》

文/蘇子惠 圖/大塊文化
  • 呼叫萬惡城市,請回答 松本大洋《惡童當街》
  • 呼叫萬惡城市,請回答 松本大洋《惡童當街》
  • 呼叫萬惡城市,請回答 松本大洋《惡童當街》
  • 呼叫萬惡城市,請回答 松本大洋《惡童當街》
  • 呼叫萬惡城市,請回答 松本大洋《惡童當街》

二十年過去,再度來到松本大洋《惡童當街》的「寶町」,從孩童好奇的眼光,看著頭頂上阡陌縱橫的黑色電線,儘管惡童小黑和小白已經遠去,你仍然認得這是他們的城市,他們彷彿不曾離去,永遠在下一個街頭轉角處,你就會遇見在天空中嘻笑鳥瞰的他們。


書中的孤兒除了這兩個會飛的「貓」小黑和小白之外,還有老派黑道「老鼠」,這位臉色總是滄桑疲憊的中年男子鈴木,那樣天真褪去、老於世故,還能保有心中的價值,極力反對開發集團意圖控制整座城市,卻不幸遭手下背叛橫死街頭。

 

「三丁目有源八開的脫衣舞劇場。五十年來,這城裡的男孩們都是在那裡轉大人的。沒必要改建成小鬼的遊樂場吧?我是說,這座城的性格應該要由本地人創造。」

 

這也是我每到都會舊城區油然生起的感慨,天上縱橫的電線依舊,倒也別有一番懷舊的意趣。只是俗麗怪異的文創園區此起彼落,很難不羞愧感到自己人的品味過分淺薄了吧!

蕪蔓混雜的沒落都會區,貧窮、髒亂兼且氣味難聞,這是小黑和小白的「寶町」寫照。他們不是黑暗英雄蝙蝠俠和羅賓,專門在罪惡淵藪的城市從事救贖大業,而是偷盜打架無所不為。對於「寶町」日益趨近物質的、反常的、幾乎是畸形的發展,他們不像黑道鈴木先生那樣有感。瞄準小孩錢包藉以獲利的「兒童城」遊樂場,對於無家可歸的孤兒而言,更是屬於八竿子打不著的外星球事物。

孩童的直覺很靈敏,但凡有異乎尋常的災難危機來襲之時,小黑和小白兩人總能心靈相通。他們成長於貧窮大街,生存技倆無一不精,小黑選擇拿鐵棍到處施暴,流著鼻涕的小白則負責鋪墊出無邪的城市童話,理由很簡單:除了要設法保護自己弱小的身體以外,還得設法屏蔽自己的心靈免於受傷。他們傾向於讓自己深信,所熟悉的城市形容依舊,災變和危險必定是某個外來異族入侵造成的,只消把原本就不屬於也不該屬於這個城市的可怕異族給清理掉,比如外來的新型態流氓「蛇」、搞笑的「日夜」兄弟檔、華麗又可怕的「蝶虎龍」三人殺手、闇黑大神黃鼠狼……,一切的一切自然會立刻回復成正常可親的樣態。

只是小黑和小白、黑道鈴木先生那樣單槍匹馬的孤勇抵抗,也只能拖得一時,無助於根本問題的解決。「寶町」面臨被重新開發的命運勢在必行,「兒童城」四號店預定地的施工箭在弦上,小黑和小白最後離開了破落的城市,去到遠方的海邊,開心的小白要小黑聽他唱一首自編的新歌:

 

「呼叫呼──叫,這裡是地球星日本國,小白隊員,請肥答──我今天照規矩也守護了這個星球的和平。請肥答──這顆星球非常和平,請肥答──」

 

他們在海邊跳水捕魚,與海豚、海豹和魚群一同嬉戲。當年才27歲的松本大洋在《惡童當街》裡,既巧妙又感傷的以孩童純真的幸福對比「寶町」的虛無殘破。兩者十分不協調的畫面,是多麼遙遠而不相干,作者後面就算不說下去而倏然畫上休止符,我們也都全懂得了!

松本大洋《惡童當街》「限量版」套書,贈品包括:

  ★台灣獨家「小黑小白PIN CARD」組:一大一小兩別針+特色厚紙卡
  ★松本大洋全介紹海報
  ★松本大洋為台灣讀者繪製的明信片:「小黑小白在台北天空飛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