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Sep 23 , 2017
00:00

生時麗如夏花,死時最好別來 ─ 北野武《全思考:吧台旁說人生》

文/蘇子惠 圖/新經典文化
  • 生時麗如夏花,死時最好別來 ─ 北野武《全思考:吧台旁說人生》

「比方說『博愛座』這種東西的產生,本身就很可笑。看到老人家,年輕人起身讓位是天經地義的事。明明有人站得很辛苦,只因為自己坐的不是博愛座就不讓坐,這根本說不通。既然是大眾運輸工具,當然全都是博愛座。」——北野武《全思考:吧台旁說人生》


 

稍微熟悉北野武生平的人都知道,他手下有一支死忠的北野武軍團,性質等同於成龍的「成家班」。這個軍團犯下最惡名昭彰的大事,莫過於1986年「星期五事件」。說起來還是為著一個女人的緣故。北野武不滿講談社《星期五》周刊狗仔為了八卦報導騷擾他的女性友人,一怒之下率眾搗毀編輯部,暴力相向令多名人員受傷。

事後當然也付出了代價,北野武節目因此停擺並且遭逢引退危機。幸虧他擁有與生俱來的好運氣,以及疼愛他的母親佐紀公開毒舌神救援:「要求刑的話,就判死刑吧!」半年後禁令解除,他重返電視圈主持節目,人氣不降反升。

只有出版社還耿耿於懷這件事,文人式的小小報復了一下,在1993年出版的《日本》百科全書中,羅列出所有日本傑出的文學、政治、藝術和電影相關人士,唯獨漏了北野武這個名字。

看著北野武的《全思考》,不禁想到三島由紀夫散文隨筆《不道德教育講座》,發現原來北野武所謂的毒舌,到底略遜前輩三島一籌,貪生怕死的程度亦然。三島用大腦讓肉體最終服從了死亡這項指令,壯烈切腹自盡,而北野武絮絮叨叨講了一個章節「生死的問題」,結論仍是只有一個「我可能還在怕死吧」,害怕無法過著發光發熱的人生,懼怕臨死之前肉體感受到劇痛……。

日前社會新聞接連披露宗教和兩性名人相繼被拉下神壇,不用想太多都能明白,要想占據道德上的制高點,還不如學習北野武說真話的勇氣,坦承自己既好色又怕死。畢竟上面的神壇那麼冷,實在沒幾個人耐受得住。

究竟北野武有沒有勘破生死大關呢?其實不重要。在我們勤勤懇懇努力工作,養家育兒便可獲得圓滿的人生中,他的人生豈止是精采兩字?他不只賺錢,還賺了很多錢,上有母親兄姊疼愛,生平擁有過的女人數不清,上得了小螢幕也出得了大銀幕,除了演員、導演和電視節目主持人,你意想不到的身分尚有業餘棒球選手、踢踏舞者、歌手、畫家等,活了別人幾輩子的人生,身體力行幹過很多不大不小的壞事,1994年發生嚴重車禍右臉癱瘓,現在的北野武總算可以在酒吧飲酒啖鮑魚,讓廚師和人客聽他淡定自若笑談指點江山。

他嘲諷「博愛座」本身的存在就是個笑話,糾正大家自以為是的「友情」的意義,毫不留情的戳破努力也無法一步登天,「人生而平等」是天大的謊言,更語出驚人說沒有電影和藝術,人也活得下去。《全思考》活生生就是一部人性導覽書,你以為北野武會站在道德的對立面,其實才不哩,光看他批判把沒錢說成「下流社會」很低級,就會發現他差點沒化身道德魔人與正義使者了。

 

 

 

 

 

 

《全思考:吧台旁說人生》

作者:北野武
譯者:陳系美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