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Jun 22 , 2014
00:00

愛情來了 蔡素芬 《星星都在說話》

文/蘇子惠 圖/江祐任
  • 愛情來了

一般人總把蔡素芬和她的《鹽田兒女》等同起來,只是20年韶光荏苒,大方和明月未竟的愛情早已交付給下一代去追憶述說,忍受不了沒有答案的讀者,總帶著滿腹疑惑問道:大方與明月之後呢?幾年後續作《橄欖樹》寫成,又有人不死心追問:祥浩與晉思之後呢? 直到今年第三部曲《星星都在說話》出版,恐怕讀者仍有相同的疑問吧。


給出答案並非作家的責任和義務,也正因如此,讀者才有機會從自己世代的處境和經驗,嘗試作出自己的解答。《鹽田兒女》的鄉土之愛,大方與明月兩小無猜的愛戀,讓「鄉土」和「言情」兩個主題緊緊相扣,而離了鄉土的《橄欖樹》和《星星都在說話》如同魚兒離開水,前者只好悠悠唱起民歌、譜出校園戀曲,聊以慰藉抒懷,而《星星都在說話》的上部,拋棄祥浩和過去的晉思遠赴異國城市安身立命,夢中的橄欖樹早已被遮身避雨的椰子樹所取代,窗外有椰子樹的風景便是家之所在,在台灣如是,在美國亦如是。

《星星都在說話》的下部便有意思得多,從首篇〈愛情比餐廳重要嗎〉到〈星星都在說話〉,不啻是一個疑問到肯定的過程。蔡素芬筆下不同世代的男女,面對愛情的態度與抉擇,往往因時空背景而出現迥異的感情觀,《鹽田兒女》的明月為了責任和家庭犧牲個人情愛,她的女兒祥浩則在《橄欖樹》和《星星都在說話》大膽追求愛情,不顧一切越過道德界線。在新舊傳統夾縫中生存,祥浩的表現比晉思更加勇敢堅韌,讓小說開放式的結局擁有無限可能的希望在其中。

蔡素芬小說善於描寫台灣各時期發展,活脫脫反映出島內社會不同時空下特殊的處境。幾十年前台灣普遍的生活形式,便是一條主街直通所有家屋,大人小孩皆可登堂入室自由來去,加上街角雜貨鋪以及廟宇作為人們群聚交換情報的集散地,以《鹽田兒女》的南部鹽田村落和《燭光盛宴》的外省眷村為代表;再來是台灣社會經濟型態變遷,由農漁業轉型為工商業,《鹽田兒女》的大方和明月各自成家後離開故鄉,到高雄討生活、讓子女受教育便是一例;接著在台灣出生成長的一代人,對於自我和國家認同感到徬徨疑惑,出走海外尋找自由空氣以及更好的生活,《星星都在說話》的晉思介意自己私生子身分,加上駐外館處的工作,體會到台灣外交困境,決定大學畢業後定居美國成家立業。

比起前兩部曲《鹽田兒女》和《橄欖樹》,《星星都在說話》看似輕描淡寫,角色的對話理性大過於感性,小說情節卻無不觸及諸多人生現象的疑問,彷彿可見人到中年的蔡素芬一心直探生死、感情、生命的終極價值和目的,「愛情」一直是她得出一切問題的答案,似乎擁有了它,便有了更堅強抵禦時間洪流的力量。

 

主題閱讀──看見台灣女兒

1.《蔡素芬鹽田兒女三部曲:鹽田兒女+橄欖樹+星星都在說話》,蔡素芬著,聯經出版公司

2.《燭光盛宴》,蔡素芬著,九歌

3.《千江有水千江月》,蕭麗紅著,聯經出版公司

4.《半臉女兒》,陳燁著,平安文化

5.《輾轉紅蓮》,廖輝英著,九歌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