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Jan 30 , 2015
00:00

殺戮之日常 內澤旬子《世界屠畜紀行》

文/蘇子惠 圖/江祐任
  • 殺戮之日常

日本插畫家內澤旬子是我見過最不怕「沾染汙穢」的作者,她在《東方見便錄》實地走訪亞洲八個國家繪出廁所插畫,在寫作難度更高的《世界屠畜紀行》深入國內外屠宰場,無懼面對家畜流血和斷氣的那一刻,興致勃勃畫下屠畜所有流程,她在屠宰場不覺得骯髒,更加害怕的是心靈上的不潔。


 

而這樣的「不潔」從何而來?這便要從這個充斥隱性歧視的世界說起。內澤旬子展開一場跨國屠畜之旅,表明我們就是生活在這樣一個世界裡,哪怕最心懷好意的人也極難控制自己對屠畜的偏見。但這並不意味著無計可施,內澤旬子用報導文學與插畫結合的生動方式,令我們關注人與人之間無所不在的偏見和歧視。與其說是鼓吹吃肉並不可恥,不如說是要踩熄人們內心深處對於屠畜行業的不潔念頭。

內澤旬子發現越是高度都市化的地區,多數民眾對於屠畜均表現出諱莫如深的態度,彷彿餐桌上的肉是從天而降,與常見的雞豬牛羊毫無關聯,而屠夫在許多民族眼中更是染有賤民色彩的社會階層,內澤旬子甚至「內舉不避親」,指出日本人對於屠畜這個行業帶有根深蒂固的歧視,固然是因為日本歷史上曾多次出現肉食禁止令,而位於品川的芝浦屠宰場附近居民,喊出屠宰場「不要在我家後院」(Not In My Backyard)的鄰避抗議聲浪,卻是反映出深植於社會大眾普遍的偏見之心。

2005年由奧地利導演Nikolaus Geyrhalter拍成的紀錄片《沉默的食物》(Unser täglich Brot)沒有旁白,不帶情感的直接呈現已被宰殺且處理後的豬屍,這靜謐、清潔、不見血的死亡,讓不少動保團體質疑該片到底支持還是反對屠宰動物。內澤旬子則樂觀的朝著反向操作,甚至認為疼愛家畜和宰食家畜兩者可以和諧共存。捷克知名插畫家約瑟夫拉達(Josef Lada)為《好兵帥克》所繪的插圖享譽世界,他擅長將動物擬人化,故事幽默溫暖,色彩明亮繽紛,一幅描繪捷克農村生活的月曆畫作卻是全家總動員吊起豬隻、開膛破肚的場景。原來當時在歐洲11月是屠畜月,拉達筆下的家庭和樂景象與血腥殘忍畫面相去甚遠,不見動物遭人類宰殺的悲歌,其反差之大引起內澤旬子的注意,油然生出惺惺相惜的知己感,竟然就這樣千里迢迢飛去捷克!

每個人對氣味的接受程度不一,從內澤旬子造訪異國的自述中,可見她對味道的接受度很高,代表著開闊並接受、學習一切新事物的心胸。伊索寓言〈牛和屠夫〉的故事告訴我們:如果災難和死亡不可避免,就要勇敢的面對它。既然澆不熄人類吃肉的慾望,無法避免宰殺動物,至少應該減輕加諸在動物身上的痛苦。想來《世界屠畜紀行》一書絕無對素食主義者不敬之意,只是要你脫下有色眼鏡,試想若無家畜們捨身相助,人類千年以來用肉食來平衡營養和口感的飲食結構,便不知從何說起了。

 

主題閱讀──關於吃的真相
1.《世界屠畜紀行》,內澤旬子著,麥田
2.《不流血的革命:素食主義文化史》,特拉姆史都華著,遠足文化
3.《東京見便錄:窺看廁所「大」「小」事》,齊藤政喜著,內澤旬子繪,麥田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