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Jun 12 , 2015
00:00

天才亦凡人 陳榮彬《危險的友誼:超譯費茲傑羅&海明威》

文/蘇子惠 圖/高政全
  • 天才亦凡人

1925年4月底的某天,29歲的費茲傑羅走進Dingo酒吧,向26歲的海明威自我介紹後,兩人15年「危險」的友誼就這麼展開了。一個以寫作風格華麗著稱的當紅作家,遇上一個信奉「冰山理論」野心勃勃的文壇後輩,誰會被時代所淘汰?答案是:都不會。他們的作品同樣具有穿越時空的魅力,因為用一生去履踐寫作,不斷把自己滲入到小說人物裡去,表達對於這個世界的感受和思考,最後一個因心臟病而英年早逝,一個吞槍自盡,寫作至疲憊不堪、油盡燈枯的狀態,他們的一生難道不是不求結果的用命往赴嗎?


 

《危險的友誼:超譯費茲傑羅&海明威》有談論兩人重要著作的嚴肅話題,也充斥非常平凡的世俗交往關係,酒和女人的私生活八卦更是一大亮點。可以看到被「英雄情結」附身的海明威動輒去西班牙看鬥牛,赴非洲打獵,到戰場採訪,駕船從事深海釣魚,而費茲傑羅看重外在社會人情世故,《大亨小傳》中有許多場景都和宴會有關,運用場內人物的言行舉止來表現友誼的交流,在現實生活中,費茲傑羅經常閱讀他人作品並寄予關心,不吝介紹出版社支持新人作家,其中獲益最多的就是海明威。

費茲傑羅和海明威的友誼並非一成不變,而是隨著不同的時期有著微妙的變化,這就要從人生際遇的難以逆料說起:兩位「失落的一代」作家在巴黎相遇之後,一個開始往上坡走,一個往下坡行去。費茲傑羅憑藉《塵世樂園》走紅文壇,卻從炙手可熱的人氣作家變成酒鬼,美國報章雜誌更是不遺餘力推波助瀾他的負面形象;海明威則從一名初出茅廬的青年記者,在文壇地位越升越高,娶的四任妻子都有經濟實力,寫一部作品就換一位老婆,專情的費茲傑羅自然瞧不上眼,寫給別人的信忍不住發表他的評價。

他們是朋友也是競爭對手,只有兩人旗鼓相當,才能就許多事情彼此爭論,各抒己見。海明威晚年出版回憶錄《流動的饗宴》,第17章費茲傑羅被描述成一個「一杯倒」的酒鬼,至於費茲傑羅最膾炙人口的男性「尺寸」問題,海明威還解釋給他聽,那是因為他從上往下看的緣故,當然就覺得短。當時費茲傑羅已過世20年,無法替自己辯白。明眼人仍可從兩人生平往復書簡,看到作家之間惺惺相惜的氣味,以及對於彼此的深厚友情。

南方家園出版的《危險的友誼:超譯費茲傑羅&海明威》,與逗點文創結社的海明威《太陽依舊升起》以及一人出版社的費茲傑羅《夜未央》同屬於「午夜巴黎」計畫最終章,此一計畫從2012年啟動,跨越三家出版社,以伍迪艾倫《午夜巴黎》匯聚20世紀初巴黎沙龍文人為起點,同時出版海明威和費茲傑羅的書,打破出版社之間的藩籬,就像海明威和費茲傑羅互相激勵彼此,合作又競爭的微妙關係。

 

主題閱讀──偉大心靈的交會
1.《危險的友誼:超譯費茲傑羅&海明威》,陳榮彬著,南方家園
2.《流動的饗宴:海明威巴黎回憶錄》,海明威著,時報出版
3 .《此刻:柯慈與保羅.奧斯特書信集(2008-2011)》,柯慈、保羅.奧斯特著,寶瓶文化
4.《張愛玲給我的信件》,夏志清編註,聯合文學
5.《川端康成.三島由紀夫往復書簡》,川端康成、三島由紀夫著,麥田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