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Jul 06 , 2015
00:00

山與靈 甘耀明《邦查女孩》

文/蘇子惠 圖/吳晴中
  • 山與靈

甘耀明長篇小說《邦查女孩》除了故事角色是虛構的,其他人名、地名都曾確實存在過,如70年代名人蔣中正、張忠仁、忠義連體雙胞胎、「摩里沙卡」林場等。小說書寫者原本無此必要再現過去發生的具體細節,畢竟我們多數不在花蓮山上成長,也沒有原住民身分,只消作者老老實實講一個伐木的愛情故事即可。甘耀明卻把讀者的經歷和記憶與小說角色的參差交錯並相互呼應,讓我們更加毫無阻滯的融入40萬字情節,這才驚覺原住民距離我們竟是如此遙遠,迫使小說家不得不出此下策,以免讀者被阻絕於這樣的故事外頭。


 

也許是我們太世故太敏銳,才能輕易察覺這些邊緣人角色的「虛假」,小說中混血原民、單親媽媽、身心障礙者都是經過刻意形塑的扁平人物,易於辨識也便於讀者記憶,原來在小說家心目中人物描寫早已不是重點,重點是通過他們來反映70年代台灣社會。只是甘耀明對待書中邊緣角色極其溫柔,把這群來自山林的原民寫得燦若明珠生輝,讓他們做到在苦難中仍然歡喜前進,企圖用小說書寫抵禦現實人生的冷酷。古阿霞滔滔不絕發揮「說故事的能力」以無畏布施眾人,伐木工帕吉魯罹患亞斯伯格症與緘默症,仍以一手殺刀絕技成為孩子王,甚至連黃狗浪胖身上「據說」也流著雲豹血統。

甘耀明魔幻寫實的筆法在《邦查女孩》沒有《殺鬼》那麼強烈,卻仍依稀可見到影子,舉凡鄉野傳說、國族認同、文化衝突均橫切過日治時期、228事件等慘烈苦楚的歷史傷口。當我們幾乎以為不分中外作家,揚棄寫實筆法、改採魔幻寫實手法就是一定要討論身分認同問題了,誰知甘耀明「百科全書式」的小說走向不買這個帳,他照樣援引古今中外典故、宗教歷史及原民傳說,卻把我們帶往一同生活、一同呼吸,萬物皆有靈的大自然裡,令人每每盯著小說中龐大而詳盡的動植物資料瞠目結舌。

基督教認為人死後上天堂,佛教主張死後會輪迴,原住民相信萬物皆有「靈」,因而有人是從動植物、石頭變出來的神話,不同的族群對自然界和生命有著不同的觀念和看法。《邦查女孩》中文明與自然的衝突,在書末發展到最高潮:為了湊足給阿霞蓋學校的錢,帕吉魯決意把所有的樹送給日本人,最終不可避免地走向自己的宿命,他毅然放下傳統手鋸伐木,拉開電鋸,聲音撼動森林,人的生命在連根拔起那一刻杳逝如夢,因為自然就是這麼設計的,人類始終無法自絕於自然之外。

 

主題閱讀──想像的國度,記憶的台灣
1.《邦查女孩》,甘耀明著,寶瓶文化
2.《天上卷軸》(上卷),宋澤萊著,印刻
3.《一九四七高砂百合》,林燿德著,聯合文學
4.《鄉史補記》,陳雷著,開朗雜誌
5.《大港嘴》,胡長松著,台文戰線出版社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