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Nov 05 , 2015
12:50

最危險的旅行指南 詹宏志《旅行與讀書》

文/蘇子惠 圖/江祐任
  • 最危險的旅行指南

《旅行與讀書》這個稍顯嚴肅的書名,多少誤導了讀者的想像,它其實是一本賞心悅目的「輕讀物」。你會看到才子詹宏志手持地圖在異鄉迷路,輕易被吟詩的印度商人哄抬地毯價格。書中更有隱而不現的深情,雖然僅以「同伴」稱之,詹宏志每記述一場旅行,等同懷念亡妻王宣一的身影。


 

詹宏志本身的博學多聞與按圖索驥美食的獨到能耐,同樣令人悠然神往。有兩名伊斯坦堡青年在書中爭論烤羊頭和水煮羊頭哪個好吃,他竟專程去買來兩顆羊頭實地試吃,「沒想到一輪試下來,羊眼睛最為甘美」。奇特的異國吃食需要一副好脾胃,做到這一點不難,只是若想學他的本事說出一個又一個故事,首先你得先坐下來當個勤勉的讀者。

所以詹宏志的旅行不與日常的逃離出走畫上等號,而是有計畫地按照書上寫的「移動」。他提供了通往另一種日常生活的渠道,一點點冒險調劑,阿拉斯加划獨木舟看似驚險,實則不小心落水的機會不大(雖然友人夫婦還是因故落水,幸而有驚無險)。瑞士雪壁可能是唯一一次最接近「出生入死」的旅行,一本語焉不詳的旅行指南讓他差點命喪異鄉,文末免不了語重心長告誡:閱讀涉獵廣博,不一定可以讓你避開危險。

詹宏志的遊記有一個特色:喜歡從中間開始講起,並不按照故事發展的先後順序。從中間開始敘述,在文學上有個專有名詞in medias res。精明的作者預先知道哪個段子最容易攫取觀眾目光,先開始講那一段,然後再慢慢交代一遍來龍去脈,滿足大家的好奇心,也達到懸疑(suspension)的效果。非洲一次難忘的薩伐旅(Safari),他選擇從兩隻母獅在草原上的殺戮說起,一方面是深知對熱愛冒險的讀者而言,比起絮絮叨叨辦簽證手續如何冗長惱人,立即可見的危險是毒品,更是閱讀最好的春藥。

現代人的旅行有太多文明涉入其中,世界邊陲之地都有人類足跡踏過,能讓旅行再起重大意義,需要靠旅行者一雙內省之眼。日本311東北大地震後,詹宏志興起「回去」的念頭,舊地重遊並非單純為了自然美景,主要是想看看災民的生活並為他們打氣,結果親眼見到欣欣向榮的仙台市,以及滿懷感謝台灣幫助賑災的日本人,對照峇里島恐怖爆炸後的人車稀落,從觀光勝地一夕淪為災難現場,這些特殊時刻讓他不再是不相干的觀光客,以前走訪無數次的旅遊路線,意外成為一場好的旅行反省。

詹宏志喜愛富有創意的旅行路線,以及一些偶發不尋常的遭遇,表面上看始終都有一個或數個明確的目的地,但他追求的其實是一個終極的抽象目標:讀萬卷書,然後「再現」書中令人感動的場景。同時也對自己的侷限有自知之明,即使身處非洲蠻荒曠野,總也離不開文明帶來的舒適生活,叢林法則的真實殺戮上演再多回,終究只是國家地理頻道上的動物奇觀,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總歸是要收拾行囊打道回府的。

 

主題閱讀──移動之必要

1.《旅行與讀書》,詹宏志著,新經典文化

2.《門外漢的京都》,舒國治著,遠流

3.《南方以南‧沙中之沙─南極‧北非印象》,羅智成著,天下文化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