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Mar 02 , 2016
14:29

大叔與十二金釵 林裕森《會跳舞的大象》

文/蘇子惠 圖/林裕森、吳晴中、商業周刊出版部
  • 大叔與十二金釵 林裕森《會跳舞的大象》
  • 大叔與十二金釵 林裕森《會跳舞的大象》
  • 大叔與十二金釵 林裕森《會跳舞的大象》
  • 大叔與十二金釵 林裕森《會跳舞的大象》

從紙上認識林裕森有十多年了,在明日報閱讀版工作期間,曾因邀稿致電給當時人在巴黎的他,爽朗的笑聲至今猶在耳畔迴響。他每隔幾年總要出一本葡萄酒書,每次拜讀都得驚嘆:要有多靈敏的舌頭,加以多恆久的愛戀,才能把每支酒點評得像《紅樓夢》裡的十二金釵,如花似玉各有各的妙處,讓讀者一如多情的賈寶玉幾欲迷了眼?


 

林裕森當然有靈敏的鼻子和味覺,才能在《會跳舞的大象》書裡63篇文章介紹的無數葡萄酒中,輕易找到故事題材。品酒可以是科學,可以是一種對酒的身分的追尋,更可以是葡萄酒的風土見聞和省思。粗獷大叔親手釀成嬌嫩欲滴的黑皮諾紅酒,算不得什麼新鮮事,美女和野獸的怪異組合,在大馬路上比比皆是,只須看大叔手握酒杯恣意愛憐,誰人能不心醉?

Forey酒莊主Regis是個看似不修邊幅,個性豪邁的粗獷型大叔,

他所釀的黑皮諾紅酒,款款自有個性與美貌。(林裕森攝)

最優雅的黑皮諾被形容美得教人心疼與不忍,活脫脫像林黛玉一樣。還有澳洲百年老樹釀成的紅酒,簡直是與劉姥姥同一個等級,雖然飽經風霜,所釀出的年輕酒款也能具有數十年的耐久潛力。林裕森把酒妙喻成勇敢的男生和溫柔的女生,前者指的是那種雄性的、結實的酒,後者是可口、溫柔的、女性化的酒,偶爾會出現兼具兩種特質的美酒。細心的讀者可以統計一下,書中出現的酒是陰盛陽衰,還是陽盛陰衰居多?哪種酒體內有著雌雄同體的因子?

有人說葡萄酒農是創作者和藝術家,有的甚至還當起明星受到追捧。沒聽過「真人不露相」這句話嗎?外表不重要,開瓶之後見真章。你釀酒我也釀酒,你的酒標天價,我卻要把五百萬歐元收入往外推;有人老愛誇誇其談釀酒密技,有人自謙一介平凡農夫。愛倫坡有名的短篇小說〈阿蒙提拉多酒桶〉(The Cask of Amontillado),就是說自己對葡萄酒多內行,以致於連小命都丟了的復仇故事。舉出謀殺這個例子太極端,只是警醒世人,賣弄學問的下場可能不大好。

林裕森採訪過不下數百位布根地釀酒師,這部葡萄酒短篇寫了很多鄉下大叔釀酒的故事,他們勤勤懇懇的工作,實實在在的付出。他尤其推崇酒中完整地保留每位釀酒師最簡單直接的個人主義精神,「精心釀造的偉大珍釀,不一定就會比帶著手感的樸實簡釀更加迷人,這是葡萄酒早就告訴我們的事。人生跟寫作,有時也是這樣。」這樣的人生道理在全書字裡行間發光,令人從第一行,醉到最後一行,而且是輕盈優雅、毫無負擔的醉。

 

林裕森

葡萄酒專業作家,著有《開瓶》、《弱滋味》、《布根地葡萄酒:酒瓶裡的風景》、《葡萄酒全書》、《歐陸傳奇食材》等書。法國巴黎第十大學葡萄酒經濟與管理碩士、法國Suze-la-Rousse葡萄酒大學專業侍酒師文憑。

個人部落格:www.yusen.tw

無論好壞年分,不用等到採收,布根地名莊的酒已經被預定一空。(林裕森攝)

葡萄酒莊一年之中最忙碌,也最重要的時刻,就是採收季。(林裕森攝)

 

※明周提醒您:喝酒不開車,未滿十八歲請勿飲酒。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