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May 05 , 2016
03:50

越禁忌越快樂 帖木兒.魏穆斯《希特勒回來了!》

文/蘇子惠 圖/Timur Vermes (Fotonachweis: c Olivier Favre)、野人文化、CatchPlay
  • 越禁忌越快樂 帖木兒.魏穆斯《希特勒回來了!》
  • 越禁忌越快樂 帖木兒.魏穆斯《希特勒回來了!》
  • 越禁忌越快樂 帖木兒.魏穆斯《希特勒回來了!》
  • 越禁忌越快樂 帖木兒.魏穆斯《希特勒回來了!》
  • 越禁忌越快樂 帖木兒.魏穆斯《希特勒回來了!》
  • 越禁忌越快樂 帖木兒.魏穆斯《希特勒回來了!》
  • 越禁忌越快樂 帖木兒.魏穆斯《希特勒回來了!》
  • 越禁忌越快樂 帖木兒.魏穆斯《希特勒回來了!》
  • 越禁忌越快樂 帖木兒.魏穆斯《希特勒回來了!》
  • 越禁忌越快樂 帖木兒.魏穆斯《希特勒回來了!》
  • 越禁忌越快樂 帖木兒.魏穆斯《希特勒回來了!》
  • 越禁忌越快樂 帖木兒.魏穆斯《希特勒回來了!》
  • 越禁忌越快樂 帖木兒.魏穆斯《希特勒回來了!》

希特勒這個名字長久以來是一種禁忌,一方面人人耳熟能詳,另一方面不是避談就是妖魔化,於是「他」遂成為某種流行符號,帶著威嚇和可怖意味,彷彿是戰爭與屠殺的代名詞。帖木兒.魏穆斯(Timur Vermes)處女作《希特勒回來了!》援引這個既流行又神祕的社會符號,加以當今德國面臨空前的難民潮,意外增添了作品的話題性和分量感。


 

 

帖木兒.魏穆斯(Timur Vermes)小說《希特勒回來了!》(Er ist wieder da)於2012年在德國出版,一上市就熱賣超過200萬本,原著改編電影《吸特樂回來了!》也一併大賣。

Timur Vermes (Fotonachweis: © Olivier Favre)

當年看香港作家李碧華的小說《秦俑》,感動於郎中令蒙天放與求藥童女冬兒穿越古今至死不渝的愛情,最後仍有疑問未解:作者復活吃下長生不老藥的秦始皇,究竟是要令他重振雄風?還是甘心做一介平淡而安靜的老百姓?西方的帖木兒.魏穆斯不僅復活了希特勒,並且使他成為媒體寵兒。同樣是開放式結局,只覺得李碧華的秦始皇英雄氣短,竟是無限蒼涼,而復活後的希特勒呢?野心勃勃建立了屬於獨裁者的心腹團,一手主導電視節目內容,猶如上戰場般指揮若定,憑藉著驚天地泣鬼神的口才,讓人們忘卻吃素的獨裁者背後那雙殺人如麻的手。

近年台灣學生高喊「獨裁銅像、退出校園」、「推倒蔣介石!」,意欲讓獨裁者成為一個沾滿了歷史灰塵、過氣兼老土的代名詞,而以戲謔手法挖苦嘲諷希特勒的風氣也逐漸在歐洲成型,最早可溯至1940年卓別林自導自演的電影《大獨裁者》。每當看到《希特勒回來了!》中復活的獨裁者憤憤咒駡民主德國的弊端和無能領袖,每每只能弱弱地在心中追問一句:在這個剛剛擺脫了飢餓、貌似民主自由物質豐饒的年代,我們的精神生活怎麼會千瘡百孔了呢?就連電視上無聊的脫口秀節目,也能逗樂我們不知所云哈哈大笑。

《希特勒回來了!》這部小說的問世,不外乎反映了兩種現況:一是大家太害怕希特勒復活了,於是德國變成全歐洲對難民政策最寬鬆的國家,間接造成了一些民眾不滿,這正好給了極右派發揮的空間;二是希特勒這個人永遠很誘人,他用國家民族的大義包裝種族主義思想,他是人民滿懷著希望選出來的政治明星。對照已篤定獲得美國共和黨提名的總統參選人川普,多次發表種族仇恨、女性歧視言論,叫穆斯林都滾蛋,還說要在墨西哥和美國中間蓋一道牆,一開始民眾也當成茶餘飯後的笑柄來談,沒想到他的言論正對那些大美國保守派的胃口。由於話題性實在太高,他的媒體曝光度也就跟著水漲船高了。

回顧川普崛起的歷程,簡直和當年希特勒踏足政壇如出一轍。也難怪復活後的「希特勒」可以趁虛而入,在電視媒體和YouTube上一鳴驚人,直刺我們這個時代的精神要害了。

小說結尾一句「過去也不全然那麼糟糕」實在精妙。關於獨裁者會不會再起?作者在德文書名「他回來了」(Er ist wieder da)已經拐彎抹角回答了這個問題。我個人以為人類很健忘,歷史會重演,所以最好不要心存僥倖,我們對於檯面上的喜劇演員經常一笑置之,卻很容易忽略獨裁者的一口森森白牙,正在黑暗中伺機咬斷你的喉管。

 

【吸特樂回來了!】Look Who's Back 網路新手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