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Jun 17 , 2016
00:00

朱門酒肉臭 緹拉瑪潔歐《烽火巴黎眾生相》

文/段儀含 圖/八旗文化、翻攝自網路
  • 朱門酒肉臭 緹拉瑪潔歐《烽火巴黎眾生相》
  • 朱門酒肉臭 緹拉瑪潔歐《烽火巴黎眾生相》

巴黎有許多景點是必定要列在旅遊清單上的,當中要說最令人眼花撩亂(也可以說最珠光寶氣)的地點,除凡登廣場外,似乎也難作它想。Boucheron、BVLGARI、Cartier、Chanel、Chaumet、Dior、Louis Vuitton、Piaget、Van Cleef & Arpels……凡登廣場似乎匯集了世界上所有的奢華品牌於此處。


當然,還有麗池酒店(Hôtel Ritz Paris)。

於我,麗池酒店的出名不外乎是因Coco Chanel在那住了大半生、以及黛安娜王妃之故。於「德雷弗斯事件」爆發同年開幕,挺過兩次世界大戰、一度面臨破產局面,百年來見證過許多紙醉金迷的場面。如今的麗池酒店,已然不復見戰時受創的傷疤,但其實有些過往,不但不易讓人遺忘,反而越陳,越耐人尋味。

歷經兩次大戰,二戰時更被納粹侵門踏戶,即使外頭炮火連天,麗池酒店的奢靡卻絲毫沒有式微或中斷,只不過負責撒錢的人稍微不同而已;全世界瘋狂嚮往的法國時裝業,也未因佔領期中斷,反而蓬勃發展。緹拉瑪潔歐藉由一則又一則的故事,串起這段複雜的歷史。因經理的特殊身分,麗池酒店在二戰時成了立於凡登廣場上的瑞士。在此,德國軍官不避諱地高聲談論,女星、貴族在佔領期間仍居住於此,尷尬與敵意在這灰色地帶被隱藏得很好。

書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除了Coco Chanel外,就屬蘿拉‧梅‧科里根(Laura Mae Corrigan)的最令人難忘。若熟知費茲傑羅筆下的Gatsby,那就不會對蘿拉‧梅太陌生。這位美國鋼鐵實業家的遺孀,手握巨財,卻因出身而無法打入美國上流社會的交際圈─彼時國齡約164年的美國,卻對出生背景非常要求─而輾轉來到巴黎,靠充足的銀彈攻勢打進巴黎社交圈,沒有因二戰退回美國,對傷兵慷慨解囊的行徑除了受封「美國甜心」的稱號外,在戰後更受封榮譽勳章。

戰後,法國政府對戰爭期間疑有「通敵賣國」行為的法國人進行法律整肅,基於她情人的身分,以及佔領期間靠香水發戰爭財,Coco Chanel也在此待辦清單上。在複雜的政商關係之下,Coco逃過此劫,不過,其他五萬名法國人就沒這麼幸運了。對於戰後追訴的做法,我想你看完此書後,鐵定會有不一樣的想法。

透過人物一個個連結起那段歷史,讓過去鮮明的躍然紙上,緹拉瑪潔歐的功力令人佩服不已。不過,人類似乎從來沒能透過歷史汲取教訓就是了。

題外話,若沒有意外,麗池酒店會於今年6月重新對外開幕。麗池的傳奇生涯,想必會一直這麼寫下去。

 

延伸閱讀

血、淚、愛的交織 緹拉瑪潔歐《香奈兒五號香水的秘密》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