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Jun 19 , 2016
00:00

她很敢!她撕爛了英國女王的衣服 《龐克教母 薇薇安‧魏斯伍德》

文/蘇子惠 圖/平安文化、c Robert Pinnock
  • 她很敢!她撕爛了英國女王的衣服 《龐克教母 薇薇安‧魏斯伍德》
  • 她很敢!她撕爛了英國女王的衣服 《龐克教母 薇薇安‧魏斯伍德》
  • 她很敢!她撕爛了英國女王的衣服 《龐克教母 薇薇安‧魏斯伍德》
  • 她很敢!她撕爛了英國女王的衣服 《龐克教母 薇薇安‧魏斯伍德》
  • 她很敢!她撕爛了英國女王的衣服 《龐克教母 薇薇安‧魏斯伍德》

龐克教母薇薇安‧魏斯伍德(Vivienne Westwood)這位出了名的時尚「西太后」,在兒子班的眼中是不折不扣的怪人。有一次她創作一件納粹卐字毀滅T恤,班剛好瞄到老媽在畫耶穌的老二,當時心想:「我媽真的滿怪的。」


薇薇安的兒子班目睹了這件衣服的誕生:「她在創作的時候,我通常都在角落寫功課,我還記得她在設計尿灑瑪麗蓮的時候,我問她:『媽,我不懂,妳是喜歡她還是討厭她?』結果她說:『不是喜歡或不喜歡,我只是想要用尿來嚇嚇大家。』後來有一次,我看到她在設計那件納粹卐字毀滅T恤,上頭的耶穌掛在反十字架上,而我媽正在畫他的老二,我就想:『我媽真的滿怪的。』」──伊恩‧凱利(Ian Kelly)《龐克教母 薇薇安‧魏斯伍德》(Vivienne Westwood)

 

當一個人把自己活成一個傳奇之際,他無須大肆表彰宣揚事蹟,也會自然而然在人們口中鉅細靡遺地流傳著;至於他成為一個傳奇之前的故事,幸運的話當事人願意親自撰寫或口述出來,後人不必像考古學家小心翼翼地拼湊其生平碎片,減少日後許多以訛傳訛的機會,絕對是功德一件。

想想可憐的莎士比亞吧。今年是他逝世四百周年,曾經有人懷疑他不是一個真人,而是一群不知名的作者代稱;有人從劇本中栩栩如生的女性角色心理描寫以及野史多方推敲,斷定他的性別實為女子。在此鄭重澄清:如果莎翁是女的,寫《紅樓夢》的曹雪芹肯定也是女人了。

但上述情況僅限於網路出現以前的時代。現在名人可以盡情在社群網路或五花八門的媒體上發聲,粉絲一路相挺按讚叫好。也許是眾聲喧譁的聲音多了也雜了,我們日以作夜接收到片段殘缺的訊息,譬如提到「西太后」薇薇安‧魏斯伍德(Vivienne Westwood),我們腦海中第一個聯想到的一定是「龐克教母」,然後呢?她和另一位也號稱是「龐克教母」的佩蒂‧史密斯(Patti Smith),到底誰才是流著純正龐克血液的教母呢?

 

誰才是真正的龐克教母?

這個問題容後再表。倒是有人覺得薇薇安‧魏斯伍德的時代過去了,但她無疑仍是一尊貨真價實的太后,值得眾人頂禮膜拜。你以為她染著一頭橘髮、套上黑色網襪和迷你裙只是搞怪,街頭上盲目追隨潮流的青少年酷炫猶有過之。其實她做的那些設計都有特殊意涵;她是一位很獨特的設計師,很多天王設計師離開了時尚圈就沒有價值了,但西太后不在此列。她致力於環保和綠能運動、推動蘇格蘭獨立,對許多社會議題都有自己鮮明的立場,這是她之所以和其他設計師都不同的地方。簡單地說,離開了時尚圈,她還是有自己的觀點和價值,大大勝出或幹掉一票設計師。

時尚對於一般人而言確實有門檻,而且還不低。萬幸的是這部自傳《龐克教母 薇薇安‧魏斯伍德》(Vivienne Westwood)不全然在談論時裝設計。可以趁現在解答一下方才的問題,也就是很多人會爭論她和佩蒂‧史密斯誰比較重要或有影響力。須知西太后既然也稱作「龐克教母」,她本人與音樂的連結當然也非比尋常的深厚。佩蒂‧史密斯的確是時裝圈DIY和古著浪潮的啟蒙者,但其實西太后的影響力更巨大,她當年就是從性手槍樂團(Sex Pistols)的造型起家的。性手槍樂團用音樂實踐了反政府和反中心主義,那麼西太后就是用服裝去實踐,如果她沒有幫性手槍樂團打造衣服,大家耳熟能詳的西太后也就不會橫空出世了。

一個人之所以偉大不是嘴上說的,而是做出來的。今年Gucci在西敏寺剛發表的大秀,還乖乖地向英國兩任女王致敬;但對西太后來說,她十幾二十年前就開始撕爛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一世的衣服了。

放眼整個時裝圈,很少有人能夠用服裝去真正衝撞社會體制。上個世紀只有兩個人真正辦到了,一個是香奈兒,接下來是聖羅蘭。再來就是西太后,你不能說她的衣服是舞台表演裝,那不是一種表演,而是一個行動。對她來說,去用最邊緣的方式拆解歷史上曾經輝煌的事物,本身就是一種有力的衝撞。所有的設計師都從龐克中挪用造反破壞和對抗主流,那些都不夠具有分量和看頭,西太后才是直接賦予造反破壞和對抗力量與姿態的第一人。

 

時尚圈最出名的老少配

不知該感到開心還是難過,現今紅毯女星少有人穿她的服裝,因為西太后的設計不是主流,她本身就是一個反抗主流的存在。不過現在掛她名字的這些衣服,皆出自年輕夫婿安德烈‧柯隆塞勒(Andreas Kronthaler)的手筆。她太愛安德烈了,愛到把自己一手創立的品牌都送給他。他們原本是老師和學生,西太后是老師,安德烈是她的學生,兩人相差整整二十五歲,後來師生戀進而結褵,攜手至今也共度了二十五載。

「關於薇薇安你應該了解的另一件事,是她很愛開玩笑。」作者伊恩‧凱利(Ian Kelly)在《龐克教母 薇薇安‧魏斯伍德》中開宗明義說道。然而西太后當年選擇與第三任小老公祕密結婚,十足證明絕對不拿愛情和婚姻來開玩笑的凜然態度。而且聽她形容起夫婿還怪有意思的,「我不是善妒之人。中國諺語說,如果一匹馬屬於你,牠總會回到你身邊,安德烈就是這樣,他就是一匹馬,一匹驕傲的脫韁野馬。」此時突然覺得,龐克教母和兩性婚姻專家這兩種看似毫不相干的身分,西太后似乎頗為游刃有餘,馴夫的過程甚至還樂在其中哩。


【主題閱讀】時尚大師教會我們的事
1.《龐克教母 薇薇安‧魏斯伍德》,薇薇安‧魏斯伍德、伊恩‧凱利著,平安文化
2.《我沒時間討厭你:香奈兒的孤傲與顛世》,保羅‧莫朗著,麥田
3.《我就是時尚:VOGUE創意總監,時尚世界的祕密武器。她,決定下一波的流行語言與三千億美元的時尚產值》,葛蕾絲‧柯丁頓著,漫遊者文化
4.《山本耀司:My Dear Bomb》,山本耀司、滿田愛著,行人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