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Nov 23 , 2016
00:00

擺一桌致命的美味 李昂《在威尼斯遇見伯爵》

文/蘇子惠 圖/有鹿文化
  • 擺一桌致命的美味 李昂《在威尼斯遇見伯爵》
  • 擺一桌致命的美味 李昂《在威尼斯遇見伯爵》
  • 擺一桌致命的美味 李昂《在威尼斯遇見伯爵》

總結李昂的饞,不是因餓而饞,是一種求之而不可得的饞。比方說她一直痴想著「壽司之神」小野二郎做的握壽司,都因訂位太滿而向隅,聽聞美國總統歐巴馬訪問日本,居然沒吃完握壽司!那種吃不到更饞的懊惱,讓她忍不住四下打聽這場壽司國宴的八卦……


看完李昂這本美食書,好像一下子跑遍好幾個國家,還足足饞了一晚上不止。

總結李昂的饞,不是因餓而饞,是一種求之而不可得的饞。比方說她一直痴想著「壽司之神」小野二郎做的握壽司,都因訂位太滿而扼腕向隅,聽聞美國總統歐巴馬訪問日本,接受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款待,居然沒吃完小野二郎的握壽司!那種吃不到更饞的懊惱,讓她忍不住四下打聽這場壽司國宴的八卦,原來是壽司文化沒所謂吃完與沒吃完的禮數問題。

這下子美國人學到一場教訓,聰明的李昂則從歐巴馬的胃口揣摩到食物政治學,而讀者除了羨慕歐巴馬有幸吃到壽司之神的手藝,只能眼巴巴了解到一件事:有錢也難吃到要價約三百美金的握壽司!

書寫「性、政治和食物」是李昂的強項,《在威尼斯遇見伯爵》還要加上一條她個人的特色:「極致」,本書標榜的重點正如同它的副標:李昂的極致美食之旅。何謂「極致」?竊以為應是「三高」上身終不悔的境界,不惜重金長途跋涉自然也不在話下。是以「在威尼斯遇見伯爵」絕非是為了賣書所下的「行銷術語」,李昂有一次住進「安縵威尼斯」(Aman Venice),在這個只有二十四間房的豪華水都大宮殿飯店頂樓,當真住著一位伯爵和他的夫人。想像一下李昂當著兩位貴族夫婦的面侃侃而談成名作《殺夫》,伯爵還優雅地執起她的手行吻手禮的場景吧。

談到美食與愛和背叛的關聯,除了書中〈致命的美味〉一文提到的林美虹同名舞劇,美食結合劇場再現出軌情慾的色香味。沒來由的還想到彼得格林納威1989年一部老片《廚師、大盜、他的太太與她的情人》,女主角海倫米蘭報復惡霸老公的方式,是要他吃下情人遺體身上的「重點部位」,這種前所未有的視覺震撼,絲毫不遜於當年李昂《殺夫》鹿港女子林市飽受屠夫丈夫凌虐,拿起殺豬刀將丈夫剁成肉塊那樣驚心動魄。

還有一部墨西哥老電影《巧克力情人》,蒂塔的最後一道菜「核桃醬青辣椒」,人們吃了春心蕩漾,愛意勃發,恨不得馬上與人做愛。蒂塔與佩德羅的愛情也燃起熊熊烈焰,他倆最後雙雙與房子同歸於盡。

李昂對男人身體的迷戀,小到一杯特調薇絲朋(Vesper)雞尾酒,「那一層Q彈的果凍,更被我以小鮮肉稱之,上面一層雲霧繞的泡泡,是遮掩不住春色的迷霧」,大至廣東省著名的丹霞山就更加赤裸裸了,「必得要坦白承認,從來沒有一根,像丹霞山的陽元石,這樣的神奇、這樣的相似,真的是鉅細靡遺,連細部都描繪得一清二楚」,如此明目張膽百無禁忌的色相肉身譬喻,除了出自李昂之口,不做第二人想。

無論是復仇或者情慾,美食所代言的豐富信息總是令人眼界大開。我甚至於分外想知道,李昂會給一個背叛的男人吃什麼樣的中華料理!雖然書中並未做出交代,也許答案會出現在她下一部飲食小說《女人湯》中,真是令人期待。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