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Nov 30 , 2016
00:00

不是人的友情 河合隼雄《大人的友情》

文/蘇子惠 圖/時報出版
  • 不是人的友情 河合隼雄《大人的友情》

都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偏偏人的一輩子在外頭的時日多過窩居家中太多,於是朋友這兩個字,講得不只是被動的緣分,更是主動的修煉。關於朋友這門學問,河合隼雄顯然別有洞見,也才會寫出這一整本《大人的友情》,講他一路走來有如沐春風的邂逅,也有跌跌撞撞的摸索,彷彿千千百百個朋友與他之間的聚散離合,才成就他如此的人生。


在最初的人際關係中,日本社會通常單純以「馬合得來,蟲不喜歡」來說明人們物以類聚的現象,有人很自然就意氣相投,有人天生八字不合,奇特但沒什麼道理可言。當年在國外求學的河合隼雄,由於東西方文化差異所衍生的距離感,他也曾為沒有真正的朋友而苦惱過,老師的一句「讓我來當你的朋友」令他感動不已。朋友最初多出於志同道合而走到一處,而後長期深厚的關係,還是必須付出相當的努力和用心才能完成。

這個交朋友的道理說實話人盡皆知,只是人與人之間背叛、絕交、老死不相往來仍時有所聞。所以,到底是哪裡出了錯?

也許真正的困難在於,我們每個人在心底嚮往著一種至高無上、不攙任何雜質的友情,「因為你有錢」或「因為你善良」所以我們是朋友,諸如此類有條件的友情都不夠純粹。我們真正渴望的朋友其實是「你在半夜12點開著後車廂裝有屍體的車子過來,問他該怎麼辦才好時,那個會二話不說就幫助你的人」。

普羅大眾的友情當然沒這麼戲劇化,但是超越物種之間的友情,我們早已見怪不怪。有人把寵物當成自己的親密朋友,還有人把牠們當成「親人」,河合隼雄甚至於鼓勵大家發生與「人以外的東西」之間的友情。

鐮倉時代的名僧明惠上人在一個月明夜,與弟子乘船來到紀州的苅磨島,震懾於當時的情景太過美麗。後來明惠給島寫了一封信,戀慕之情溢於言表,拿到這封信的弟子不知該投遞何處,明惠竟然回答:你就去島上高喊是我的來信,然後把信丟下就可以了。

你一定要說上人的境界,凡人無法比。河合隼雄再度講了一個軼事,同樣是關於「不是人」的朋友。有位日本友人要到美國小住,河合介紹李斯先生給他認識。有一天,李斯對日本友人說要找他的好朋友玩。於是他們開車到了山頂的大松樹下,「這就是我的好友。」李斯向他介紹一棵雄偉的松樹,他們在樹下喝茶,然後踏上歸途。

還有大家最關心的兩性話題:男人和女人到底有沒有純友誼?一般普遍認為男女之間的友情不存在,終極關係也一定是性。河合隼雄不以為然,他認為異性間的友情可以不透過身體,只純粹地深入發展心靈上的關係,如同中世紀騎士與仕女的浪漫愛情,完全克制住性的慾望,昇華成為宗教般的高尚友情。

其實人生另外一個真相是,愛情不會永遠抓住你,愛情的神奇魅力如同春花朝露轉瞬即逝,「要維繫婚姻生活,比起愛情,友情的力量反而更大。」在閱讀這本書的時候,你不妨也想一想自己這輩子經歷過的許多同性與異性友情,還有那些「不是人」的朋友們。


主題閱讀──安頓心的力量

1.《大人的友情:在大人之間,友情以什麼樣的面貌存在著?》,河合隼雄著,時報出版
2.《心的處方箋》,河合隼雄著,天下雜誌
3.《心的棲止木:安住你的心的75則心靈處方》,河合隼雄著,天下雜誌
4.《村上春樹去見河合隼雄》(新版),村上春樹、河合隼雄著,時報出版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