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特企
Jun 20 , 2015
00:00

浮華過後的省思 世博要不要?

文/郭書吟、蔣德誼 圖/Expo Milano 2015
  • 浮華過後的省思 世博要不要?
  • 浮華過後的省思 世博要不要?
  • 浮華過後的省思 世博要不要?
  • 浮華過後的省思 世博要不要?
  • 浮華過後的省思 世博要不要?
  • 浮華過後的省思 世博要不要?

今年米蘭世博主題為「滋養地球,生命之源」(Feeding the Planet, Energy for Life),展現關懷土地的初衷,卻在抗議的硝煙中開幕——由No Expo組織於五一勞動節世博開幕當日發起的「MayDay NoExpo」(求救!不要世博!)大規模場外示威,批判主辦方雖寄望這場博覽會能吸引2千萬名遊客參觀、吸進100億歐元收入,以振興義大利疲軟的經濟,然而世博去年便已傳出工程弊案,7名涉貪人員遭到拘捕,工程延宕;世博對外聲稱將提供大量工作機會,現場流血流汗的卻是大批義工人員。


原於2009年受義大利建築師Stefano Boeri延攬,進入米蘭世博總體規劃小組的瑞士名建築家Jacques Herzog(2011年因和主辦方理念不合離開),在世博開展前一個月接受柏林建築雜誌《Uncube》專訪,他語帶失望地對本屆世博做出負評:「今年的世博,將一如往常的虛華。」他感嘆今年世博主題正是一個能重新詮釋、翻轉164年來世博觀念的良機,可惜主辦方和145個國家館都還沒準備好,不夠大膽。

2015米蘭世博已寫下歐洲舉辦世博史上最具爭議的一頁,那麼,我們還需要世博嗎?或者,我們需要什麼樣的世博?

一切始於世博

如果有一天,外星人來到地球,想要理解人類近代史,一定要建議他們讀讀「世博史」——自1851年倫敦世博會舉辦迄今,164年的光景,世博會舉辦了200多屆,引領人類從蒸氣時代、電力時代,走向今日數位時代;世博會是「萬朝來儀,各自表述」,是人類展現創造力的舞台,是國家體現國族認同的機會,是企業家和發明者的競技場。

今年米蘭世博標的建築「生命之樹」,由義大利館總監Marco Balich和Studio Gio Forma共同設計,
卻被質疑有抄襲新加坡濱海灣花園Supertrees之嫌。然而設計師否認此說法,
解釋其靈感源於米開朗基羅於羅馬市府廣場繪製的生命之花。

2009年9月提出的米蘭世博總體規劃案,並不是今天所看到的樣子。當年,受義大利建築師Stefano Boeri之邀,包括瑞士Jacques Herzog、英國Ricky Burdett、以《從搖籃到搖籃》一舉成名的美國設計師William McDonough組成的規劃小組,認為循著米蘭世博「滋養地球,生命之源」主題,將會是翻轉過去164年世博好大喜功、揮金如土的良機。

Jacques Herzog:米蘭世博將一如往常的虛華

根據柏林建築雜誌《Uncube》報導,Herzog說明:「『世界博覽會』是從上世紀型態發展而來,概念已經過時,而Stefano亟欲將之翻轉成符合21世紀的型態。」「我也曾參觀幾次世博,尤其上海世博讓我確切感受到這些大型博覽會已經變成只是為吸引觀光客的大型秀場,布滿巨型場館的特區,總是一個大過一個⋯⋯多麼無趣又浪費金錢和資源的行為!」

原規劃小組所提出的設計,取用古羅馬以東西、南北軸向發展城市的做法,建構出均質、去中心化的世博,在巨大白色篷頂下,每個國家、每個參展單位所分配到的面積是一樣的,「國家館」不存在,他們鼓勵參展者把它當作農園看待,專注於參展內容,用不著在展館本身費盡心思。

即便一開始主辦方接受此般顛覆的想法,然而卻無法說服各國家館放棄獨立設計。最後,小組人員在失望之餘,全於2011年離開,Herzog甚至批評今年世博將「一如往常的虛華」。

米蘭世博開幕盛況。世博會自1851年舉辦以來,已有逾164年歷史。

翻開人類近代史

但是,距離第一屆倫敦世博會到現在,人類已經離不開世博了。

1851年在倫敦海德公園舉辦的世博,原稱「The Great Exhibition of the Works of Industry of all Nations」,主題「萬國工業」,當時還沒有國家館的概念,參與此盛會的13,937家英國企業與6千多家他國企業,共計超過10萬件展品,全被放在水晶宮,前後有603萬人參觀博覽會,連帶刺激倫敦觀光業發展,當年造訪倫敦塔的遊客,比前一年3萬2千人暴增至7倍之多(23萬3千人,註1)。

諸多形塑世界萬貌的發明與創新,都以世博為處女秀,而後傳布全球:電報、留聲機、無線電、電話、電燈、縫紉機、洗碗機、嬰兒保溫箱⋯⋯其中電報的發明讓新聞業改朝換代,1860年之後,國際新聞透過電纜鋪設,讓人們隔天早飯就有報可讀;「礦井安全升降機」在1851年世博展出,1853年美國機械工程師奧的斯(Elisha Graves Otis)更在紐約世博上演「半空砍斷電梯纜繩」,展現安全電梯的能耐。而電梯的誕生,帶動1880年代美國第一批摩天樓的落成。1855年巴黎世博會由法國工程師拉姆波特製造的「鋼鐵水泥船」,則預示鋼筋水泥打造的未來都市。

世博會裡說話最大聲的,莫過於「建築」了。世博史上的標的建築,標示技術的進步,也標示時代所關心的課題:1851年水晶宮宣告鋼鐵時代來臨,艾菲爾鐵塔是1889年巴黎世博留下的寶貝;1958年布魯塞爾世博會「原子塔」是對廣島蘑菇雲的反省;1962年西雅圖世博「太空針塔」寓意人類探求宇宙的渴望,1967年蒙特婁世博會由Moshe Safdie設計的〈Habitat 67〉則提出居住社區的未來。

世博從未脫離批判

世博留給後世不朽建築資產和新技術,然而它從未脫離被批判的命運:水晶宮竣工後,反對浪潮不斷,反對者擔憂大風一吹它就要崩倒碎解;現代設計先驅William Morris在倫敦世博舉辦時只有17歲,面對全國盛事,他卻站在水晶宮外,堅持不肯踏進一步——因他不齒於觀看那些服膺富人的大秀場和展品。

1887年1月26日,工程師Alexandre-Gustave Eiffel設計的艾菲爾鐵塔正式動工,2月14日法國報紙刊登一封沉痛的投書,連署者包括小仲馬、莫泊桑、巴黎歌劇院建築師Charles Garnier等知名人士,批評艾菲爾鐵塔如一座荒唐可笑的黑色煙囪,將侮辱由聖母院、羅浮宮和凱旋門共構的巴黎榮耀。史上耗資最鉅的上海世博迫遷1萬8千戶人家,始完成土豪式的世博大計。去年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俄羅斯館「Fair Enough」將建築史、設計概念、模型全部expo化,諷刺現代人的生活物件,都是在數以萬計的博覽會上被交易,均一得太荒謬。

發起5月1日「求救!不要世博!」示威活動,
抗議米蘭不該舉辦世博的No Expo組織宣傳海報。

往日的批判,有些卻已成當代經典,有些依然警醒世人,前朝世博到底為世界留下什麼?歷史才是最大的判官。 

參考書目:

註1:《Men from the Ministry: How Britain Saved Its Heritage》,Simon Thurley,New Haven and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資本的年代1848-1875》,艾瑞克 霍布斯邦著,麥田出版《世博與建築》,鄭時齡、陳易編著,華滋出版《造物記:世博會的科學傳奇》,趙致真著,北京大學出版社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