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特企
Oct 08 , 2015
13:58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文/南美瑜、藍漢傑、郭書吟、蔣德誼 圖/何經泰、誠美社會企業、徐至宏、鄒駿昇、安聖惠、川貝母、達姆、藍聖傑、各品牌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沒有任何人類的創作可能脫離時間而存在,從人類觀察天體運行懂得度量時間的那一刻,猶如普羅米修斯盜火開啟了另一階段的文明。無形無影無法證明存在的時間,由於人類的智慧而賦予精確的刻度,發明出種種計時儀器。鐘錶演變至今,已不再只是用於度量時間,而是製錶師透過心眼與雙手,以精湛的工藝向時間致敬,呈現創意與美學觀點。


迷走的圖騰Lost Totem in Time

在《時間原本》聯展中,除了青年藝術家們以「當時間遇見手」為題,透過不同形式,詮釋關於時間、鐘錶工藝的故事外,原住民藝術家巴豪嵐‧吉嵐則以玻璃纖維雕塑〈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為傳統文化與生命價值 在現代文明中流逝的處境,提出始初的詰問。

「藝術家本質的吉嵐,長年來被社會馴服了的身體,透過創作找回初始的野性,心事重重的生命記憶,轉化為新興的圖騰,遠離傳統的禁忌卻又難以忘懷,不斷地在他身上烙下痛楚與美麗。」――潘小雪(藝術家/藝評)

兩年前第一次為巴豪嵐‧吉嵐拍照訪問時,他是當時所有被拍攝的原住民藝術家中唯二沒有穿上族服的,有著一半外省、一半排灣族血統的他,只是淡淡地回答我,「我並未被應許穿著傳統服。」然而他野性深邃的雙眼和結實如熊的體型裡,很明顯地藏著一個原生於山林、自然中的靈魂。

 

我喜歡做山地人

吉嵐在母親部落中生長的記憶,只到國小四年級以前,後來便在台北眷村中長大,讀復興美工,入社會打拚,做過搬運工人、餐廳服務員、貨車與計程車司機、上班族到自己經營貿易公司,直到事業歸零。

從小,他因為身強體壯加上好動,在眷村裡逞凶鬥狠,當時的台灣社會普遍歧視原住民,他的母親必須在社群中隱藏自己的身分,但不知為何地被揭露後,他經常被打輸的同伴辱罵是山地人。但這卻令他暗自竊喜,或許正因為這樣的「不同」讓他感到自尊,他總是在尋找不同於世俗的、社會的,甚至人類的身分,好為自己孤僻難以與人溝通的性格找到理由。然而,年少的他對原住民傳統的認知其實是零。

 

尋找靈魂的創作

40歲事業失敗了,吉嵐搬到三芝靠創作維生,以繪畫、雕塑、捏陶為主,也透過大量閱讀填補空白的原民經驗,授課、演講原民藝術。然而沒有在部落、傳統中真實體驗的缺憾終究被明眼人識破,同樣在創作的朋友告訴他,「你的作品技巧很棒,但沒有靈魂。」

他當時無法理解這個缺憾何來,只覺得心虛與空洞,於是他不再借原民之名討論創作,且再度放下一切,獨自騎著摩托車環島旅行。直到某日,來到花蓮吉安附近的東昌部落,看見一群年齡平均80歲的阿美族祭師正在做儀式,長長的下午,他著迷似地站在遠處看著這樣神祕、古老、莫名的人事物,內心滿是無法言喻的共振。自此他在東部待上6年,記錄超過百場、近千個小時的祭師儀式。

他以旁觀者的角度見證著這個在21世紀數位時代裡,在台灣唯一仍然保存著sikawasay(阿美族語「祭師」)之地,以幾世紀來的傳統所進行的儀式。事實上,年邁的祭師們面對現代生活與生命有限的壓力之下,也僅能透過與天界、大地間的信仰與靈動,為彼此(如今僅剩下6位)聊慰餘生。回到原民部落裡的吉嵐,依然覺得格格不入,但卻在這段記錄的日子裡,發現了「信仰」的價值,沒有信仰的他深信著這群sikawasay們所認知的宇宙價值,創作的靈魂也自此落了地。

藝評人潘小雪寫道,「吉嵐在這裡找回他的『原始契約』,找到他在始源的狀態中,人與自然世界、身體與愛、精神與形而上之間不由分說的聯繫,他的存在逐漸完整而踏實,並試圖在這聯繫狀態中,把握世界或歷史的意義。過去,失去這個契約與聯繫,存在才會出現失落感與恐懼感。吉嵐開始反思生命,回歸真實,用創作不斷地自我喚醒,對抗遺忘,不斷提醒始源不死的活力。」

 

原動力革命

雖然在人的社會中,吉嵐習慣於獨行,但他從小就喜歡狗,莫名所以地迷戀這樣的生物,包括在花蓮創作、窮到沒有錢顧三餐的日子裡,他甚至靠著相依為命的狗兒打獵覓食,「牠們讓我發現自己非常溫情的那種內在,全部變成生活上的事實。」這份溫暖本能的愛,似乎也呼應在他著迷於阿美族祭師身上所看到的生命價值之中,他學會的是原住民傳統文化與信仰中,對宇宙萬物、四季時序的謙卑敬仰。

潘小雪寫道,「吉嵐醒悟到原住民族母體文化,並不是一種血緣或文化人類學式的回歸,而是存在的自我技術,排灣族人受到阿美族傳統文化的感動,進行反思與前進,就存在而言,沒有不合邏輯之處,這與一位覺悟者可能受到孩子的啟發而不是什麼大師一樣真實。由此我們也看到,因為原始契約,知覺有一種能力,即一種與他人、自然、世界之間的共振能力,我們得與世界在感覺、知覺活動中同步,使得可見世界與我們投射的不可見世界奇異的重合。」

在吉嵐最新的作品〈原動力革命Inner Revolution〉中,他以101頭玻璃纖維「山豬」雕塑,在10個月的創作期間,挑戰從未嘗試過的數量與體力,目的在形成一個集體式的宣言。藝術家在這群山豬身上手繪各式各樣的圖騰,卻非既有存在的原住民族圖騰,而是他自己發明的變奏。

吉嵐說:「我認為任何東西是有時序性的,某個時序才能夠出現,才可以談論的。這些豬上面的圖騰不是真正現在的原住民所在用的圖騰,有點像而已,只能說是代表『圖騰』的意義。我不會故意去模仿某一個族群的圖騰,因為圖騰是有神聖性的,只能在某些場域出現,就像祭師會有禁忌,禁忌就是我們只能在什麼時間做什麼事。」

 

變奏圖騰

當觀眾面對如此大型量體的圖騰山豬時,不免會思索同樣的問題:這些圖騰是什麼意義?但答案如果是以所有現存的解釋可以說明的,便成為藝術家曾對自己身分認同的批判,是不是活在21世紀的人們已把傳統當作一個個消費的「符號」,而不再尊重、敬仰它之所以形成的價值?

對此件作品,潘小雪的評論寫道:「藝術家巴豪嵐.吉嵐透過象徵與批判,對於垂死的原住民母體文化之焦慮,翻轉成為猙獰狂奔的野豬,從森林、海洋到都會,奮力吶喊,迎戰新世紀。」「這是吉嵐個人的自我探索、自我革命,同時也是台灣原住民族在懸而未決、停滯不前的存在處境中,渴望產生新的原動力,重整文化母體,拒絕遺忘。」

 

迷走小山豬

巴豪嵐‧吉嵐【原動力革命】之系列作品【迷走小山豬】則是一個與時間命題相關的故事:一群從原始森林出走的圖騰小山豬,不期然進入現代文明都會中,相對於大自然萬物、有其天然的時序和生命周期,這群迷走於都市森林中的獸,在人類文明形塑的時空符號中,益發顯得突梯荒謬。

巴豪嵐.吉嵐

2006至2007年,【遺忘的靈域】系列個展分別於凱達格蘭文化館及順益台灣原住民博物館展出。2008年,巴豪嵐.吉嵐駐村於東昌部落,記錄9位阿美族祭師,陸續展出祭師肖像、畫像特展及【在靈路上相遇】系列等個展。2014年起,吉嵐投身於裝置藝術類型的雕塑創作,作品有原聲音樂節的〈割喉者〉以及2014至2015年的101隻山豬雕塑之【原動力革命】系列。

 

為南迴而唱

時代是藝術的原動力,文化與創造力在時間巨流中滾動交融,由宇宙自然之育成與傳統人文精神形成基礎,人類得以營造當下、想像未來。為延續闊實此一普世價值,達成此次展覽「滋養創作、關愛生命」的雙重公益目的,將透過跨界文化的合作與創作,以愛為名永續創意。本次聯展之部分作品將義助台灣台東縣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由台灣新生代音樂創作者所發起之「4141―為南迴而唱」公益專輯計畫,由毛恩足製作,參與專輯之音樂人包含以莉‧高露、舒米恩、桑布伊、保卜等歷屆金曲獎得獎者,透過歌聲、樂音傳頌南迴偏鄉之人與土地的故事。

台灣南迴地區(台東縣達仁鄉至屏東縣楓港村)為長期缺乏醫療、老人照護、兒少教育資源的區域,希冀未來藉由公益專輯發行之義賣所得,提供南迴推動偏鄉醫療與社福需求。

拍攝「4141―為南迴而唱」公益音樂專輯募款宣傳影片中的音樂人、藝術家們群像。

 

延伸閱讀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