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特企
Dec 03 , 2015
17:52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文/郭書吟、蔣德誼 圖/何經泰、中區再生基地、綠川漫漫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 一座城市的手紋 甦活台中舊城

「寬宏的忽必烈啊,我怎麼樣描述齊拉(Zaira)那座高壘環峙之城,都徒勞無功。⋯⋯組成這座城市的不是這些東西,而是空間的量度與過去的事件之間的關係。⋯⋯對今日齊拉的描述,必須包含齊拉的一切過往。但是,這座城市不會訴說它的過去,而是像手紋一樣包容著過去,寫在街角,在窗戶的柵欄,在階梯的扶手,在避雷針的天線,在旗杆上,每個小地方,都一一銘記了刻痕、缺口和捲曲的邊緣。」──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城市與記憶之三》


台中曾寫下數個「第一」,1903年進行市區改正,是亞洲第一個現代化之城,也是全台灣第一個以仿造京都之棋盤式規劃的城市:興建車站、整治綠川、設置公園、公有市場等;中山路(舊名新盛橋通)綠川頂上的新盛橋,是東南亞第一座鋼筋混凝土橋梁;耳熟能詳的曼巴咖啡(由華泰咖啡所創)、泡沫紅茶、複合式茶館,也是經由來往舊城區的舌尖,輻散全台。

1990年後,舊城區發生數起火災事故,又因一中、精誠、七期商圈興起,加上市政機關搬遷,舊城逐年沒落消寂。2012年,先是中區再生基地進駐中山路第一銀行分行舊址,而後好伴共同工作空間(2013年)改裝白律師樓、關心綠川整治的綠川漫漫(2014年)、關注鐵道文化資產的台中文史復興組合(2014年)、綠川旁一本書店、第一廣場擺攤東南亞行動圖書館的1095,團隊等,這些由老台中人與90後青年男女倡議的社群,各有專攻,又互相串聯,當舊城因沒落而百無聊賴,他們卻認為新不如舊,舊比新還來得迷人,一如馬可波羅真摯地告訴忽必烈,城市會像手紋一般包容著過去,那些寫在橋面上的鈴蘭泥塑、律師樓的面磚、磨石子地板、老咖啡館裡的飯盒,都一一銘記下城市刻痕──甦活台中,從漫步舊城開始。

舊城新藍圖  中區再生基地DRF Goodot Village

中山路是舊城區昔日最熱鬧繁華的地段之一,這裡過往曾是商家鱗次櫛比,人聲鼎沸,街邊的歐風鈴蘭造型路燈,讓這裡有了「鈴蘭通」的暱稱。然而隨著都市商圈發展逐漸西移,留下不少無人使用、任其頹敗的老舊建築,成列鈴蘭燈的美麗身影也不復存在。2012年在中山路成立的「中區再生基地」,便是希望透過老屋的活化再生,以及地方文化脈絡的梳理,為街區注入新的可能性。

為老屋尋覓第二春

「中區再生基地」自家所在地就是一樁老屋再造的成功例子,這裡的前身是建於1961年第一銀行在台中所成立的第一家分行,由當時曾設計省議會議事大廳的新銳建築師林澍民打造。基地位於建築2樓,占地廣達150坪,內部僅有一小部分作為辦公區,中央留出大片空地可用於舉辦各式活動、講座,各處角落則隨意放置著寫得密密麻麻的黑板、建築模型,空間運用十分「有機」。

主持「中區再生基地」的東海大學建築研究中心主任蘇睿弼教授,在2012年接下台中市政府的「中區再生計畫」研究案,專攻都市設計的蘇睿弼在田野調查時發現,中區有相當多長年閒置的老舊空間,由於建築分布密集,產權複雜,反而因此難以實施都市更新或由財團大規模收購,大多數仍由原屋主持有。

「我們在調查之後發現,這些房屋持有者大多都已不住在原地,但由於沒有迫切脫手需求,大多出售意願不高,也無意自費修整,因此若能夠媒合有意進駐的企業或是青年創業者,雙方互惠之餘,街區也能因此獲得新的生機。」蘇睿弼如此分析。

 

以行動閱讀城市

中區再生基地的第一步,從和街坊們建立關係開始。初期透過舉辦走讀工作坊、講座或展覽,邀請人們重新認識舊城區;2013年起發行社區刊物《大墩報》,介紹在地好店、老建築巡禮、古早味美食等等,無論是本地居民或是過路旅人,皆可由此發掘中區的獨特魅力。「我們的角色有點像是一個互聯網,集合眾人力量,描繪對這座城市的想像,進而產生參與其中的動機。」蘇睿弼說。

今年年初,中區再生基地成功媒合永豐餘集團進駐曾是台中文化沙龍的中央書局,預計明年將以複合式人文空間之姿重新亮相,去年針對基地旁一處老舊屋宅,也曾邀請日本知名建築設計師中村好文,以工作坊的形式提出可能的改造方案;另外像是好伴駐創工作室、台中文史復興組合等民間組織,也都是在中區再生基地的支持下衍生出的夥伴。

舊的比新的更好

為使青年創業與城市發展產生更密切的關係,今年中區再生基地進一步著手進行「空屋銀行」計畫,以大數據(Big Data)的概念統整出中區閒置空間資料庫,便於有意願承租或進駐者查索。2012年除了中區再生基地的成立,爾後聲名大噪的宮原眼科,也在相隔不到200公尺的中山路上進駐,喚起許多人對舊城區的回憶。「作為教學者的角色,我希望將學生們從學術環境裡帶出來,以社會作為實踐的場域,進而面對、解決社會問題;就另一層面而言,台灣社會正在或即將面臨的各種問題,如青年就業、高齡化等現象,其實都可以透過舊城區的再生得到答案。長期以來台灣的都市發展模式等於圈地重劃、汰舊換新、擴張新市鎮,但這終究有其侷限,更不用說在過程當中可能產生的爭議或破壞,舊城區的再生不只是從文資保存的角度出發,更是未來都市發展的另一種思維,是時候建立一個新的典範了。」蘇睿弼說。

自家屋頂

中區再生基地的頂樓,是蘇睿弼有時會來「放風」的祕密景點,這裡的視野極佳,可以將舊市區的街景一覽無遺,也是觀察城市建築天際線的好地方。

彰銀小花園位於自由路的彰化銀行總行為台中市定古蹟,仿歐式風格的羅馬式列柱建築以及繁複的雕飾花紋,典雅細膩。在靠自由路一側的內縮空間留有一方小花園,設有步石、石燈亭等日式庭園元素,並有一座林獻堂銅像,以紀念這位台灣第一家民營銀行創始者之一。

中區再生基地
地址:台中市中區中山路69號2樓
網址:www.drf-goodot-village.org

 

什麼事都可能在這裡發生—

好伴共同工作空間台中市民族路上的「好伴共同工作空間」(Happen Coworking Space)成立僅兩年,卻已是舊城區創意工作者與文青集散地。「兩年多前騎腳踏車來到這個街區時,第一個印象是很安靜,有些漂亮的老房子,但也看到許多破敗房屋。」好伴共同工作空間創辦人之一張珮綺,說起好伴與70多年歷史「白律師事務所」的淵源。

好伴目前由6個年輕女孩掌管(4位正職,2位兼職)。創辦人張珮綺與邱嘉緣,是在大四選修台大陳東升教授「社會經濟組織的創新與設計」課程相識,課程主旨為利用社會創新方式,解決社會議題。張珮綺提到這堂結合正課、實習、參訪的紮實課程,為她們打下實戰基礎。畢業後一年,兩位女孩萌生返鄉台中的念頭,結合參與社會住宅提案、審計新村青創聚落的經驗,2013年於台中舊城區民族路段創立好伴。

 

白律師事務所變身

當初兩人尋訪租屋時,在火車站附近繞來繞去,看了約4、5棟房子,最後緣留此處白福順律師事務所。日治時代城市規劃,這一地帶為日本人聚居地,因而留下許多律師樓、醫生館、診所類的昭和年代建築,受現代主義影響,樓高2至3層,磚造結構,立面簡潔。白律師事務所因久無人用、積垢陳年,好伴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清整,大抵維持原有結構,除去鐵皮、開天井、換以透明浪板,引進明亮天光。

取名為好伴(Happen),寓意「什麼事都可能在這裡發生」,不只名字好記憶,也洋溢著90後的青年活力。其實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是現下流行的新興空間型態,多採用日租、月租方式,提供硬體和軟體資源的共享。然而在參訪過香港、東京的共同工作空間之後,張珮綺說明每個共同工作空間都因其成立目的、營運規模各有不同,例如東京聚集許多以設計師、網路工程師為族群的案例,或者是獨立工作者為分攤房租而創辦的空間等。她坦言好伴團隊最終並沒有找到理想的共同工作空間,然而兩年時間下來,倒是漸漸生成屬於好伴的特出氛圍——分租辦公室之外,更積極地交流和分享核心價值。

共同工作的社群發酵

好伴的一樓用作「討論交流」,設置開放式廚房、展覽牆、好物展售、沙發閱讀角落、淋浴間、騎樓小廣場等,還有高變動性家具「台中拼圖桌」;二樓則為「靜心工作」區,設有個人桌位、會議區、榻榻米等,上、下樓個性與用處分明,兩年來吸引獨立工作者、創業者、新創團隊進駐之外,哲學星期五公民論壇、台語文讀書會等活動也經常在此舉辦,成為台中舊城創意工作者與文青集散地。
而從好伴衍生的「社群發酵」效應,也陸續發展出「實習店長」、「綠川市集」、「座伴計畫(2014年3月∼8月)」,以及2014年起迄今邁入第二屆的「舊城生活策展—生活在舊城的30天」,範圍涵蓋民權路、三民路、青草街等,結合返鄉青年、舊城區團體和在地居民,於街區間打造無牆美術館,分享舊城區的生活體驗。

從在地出發的夢想家

「進駐以來,我們慢慢感覺到舊城區的改變。兩年前這一區除了中區再生基地和宮原眼科之外,並沒有其他組織進駐。但是這兩年有越來越多店家、組織、藝文空間進來了,例如台中文史復興組合、綠川漫漫、大同國.小花園、一本書店、寫作中區等,甚至在好伴的活動裡,找到新夥伴快速串聯。」

目前好伴正著手「青創世代」計畫,徵選出15組青年團隊,規劃未來創業的培力課程,也預計開發更多創新旅行,和中部其他縣市做串聯,他們正逐步找到自身與其他共同工作空間不同的價值,「我們定位自己為『從在地出發的社會夢想家搖籃』,或可稱作是共同工作在地化的展現吧!既然落腳中區,我們所做的議題和計畫,一定和周遭場域息息相關。目前,我們是將白律師事務所作為共同工作空間,未來想推動的是如何打破疆界、跳脫建築之外,把『共同工作』概念擴散到舊城區,如區公所、里長辦公室、倡議組織,在好伴活動的個人、參與團體都看作是共同工作圈一分子,互通有無,依賴彼此專長推動更多事情。」

青草街

「我們每次到青草街,老闆都會請我們喝青草茶。」張珮綺說道。步入青草街,會聞得滿鼻子的藥草香氣。此區在日治時期為台灣人聚集地,多為窄小密集、建造十分有機的民宅,迥異於中山路、民族路一帶日本人所建的律師樓和醫生館。

第一廣場

前身為成立於1915年的第一市場。1978年因遭祝融,後更建為大樓「第一廣場」。近年成為外籍移工假日聚集地,東南亞商店、超市、攤販越趨密集,光是一張「請勿亂丟垃圾」就有5國語言,每每走入即有「一秒出國東南亞」的錯覺。

重返城中之河
綠川漫漫
Let The River Flow

水是生命之源,一座城市的發展,往往和河川脫離不了關係,在全台面積最小的台中中區裡,就有綠川、柳川雙河流過。1911年日人實施市區改正規劃後,綠川經截彎取直,形成現在的河道,一時兩岸也曾垂楊柳綠,美景如詩,更是台中南區重要的灌溉水源。如今人人掩鼻而過的綠川景致已不復往昔,台中人的記憶裡已很少有她的故事,去年成立的「綠川漫漫」便是試圖讓舊城重新建立與河流的關係。

綠川的美麗與哀愁

綠川舊名新盛川,直到日治時期總督佐久間左馬太巡視台中時,見河岸翠綠美景,因而改名綠川,上游從北屯流進市中心,向西南方匯流於大里舊旱溪,幾乎貫穿舊城區的中心地帶,不只商業活動發達,如林獻堂等文人雅士經常在此文會的「醉月樓」,也位於綠川河畔,「綠川和鐵道,是台中建立現代都市聚落的起源。」綠川漫漫發起人陳建輝如此說。然而綠川的美麗並沒有維持太久,由於人口和都市快速增加,早年房舍多未有設置汙水管線的概念,未經處理的民生汙水就這麼直接流入河中,雖然在近年經過幾次河川整治計畫而稍有改善,仍然存在揮之不去的異味和垃圾,綠川從濯濯清流,變成一條大水溝。

從地表消失的河流陳建輝本業為國小老師,最初他所關心的對象主要是生態環境,而非綠川。去年8月他參加一場綠川生態講座,發現路樹的生長和水源息息相關,「要救樹得先救水」,他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開始思考:我們能夠為這條河做什麼?便是「綠川漫漫」成立工作坊的緣起。

團隊著手研究關於綠川的諸多史料時,發現台中其實曾和綠川有密切關係,卻在都市發展計畫下,許多河道被水泥箱涵加蓋,掩藏在柏油路下不見天日。「我們在訪查時發現,雖然表面上看不到河了,還是有些線索可循:綠川早年屬於灌溉用河川,因此有土地公廟處,大多表示曾有農田,而有大樹生長者,表示鄰近蘊含水源,還有突然彎曲的道路等,往往可以發現河道就在附近。」
要人們親近河川,最重要的是必須先讓河流恢復往日的風光,為此綠川漫漫除了和公部門接觸溝通,要求在沿岸施作工程時,避免傷害路樹地基,也舉辦講座和淨川活動,從改變想法開始凝聚力量。

撒下改變的種子

這天的「親淨綠川」活動約莫有近20人參加,大夥穿上青蛙裝,帶上手套、長柄夾、垃圾袋,從河堤旁的階梯魚貫走入河床,在水流中緩緩前進,一邊將隨處散落的各式垃圾拾起,有人驚呼:「為什麼這種東西會丟在河裡?」陳建輝一路講述關於綠川的故事和沿岸生態觀察,一夥人的行動引來不少路人好奇圍觀詢問:「他們在做什麼?」

「其實我們最重要的一個目的,就是要喚起人們對於河川的關心,要根本解決綠川的問題,還是必須靠著汙水管線的設立和整體的整治計畫,但是讓人們建立親水、愛護河川的觀念卻是不可或缺的,如果對河川沒有感情,便不會想要去珍惜她。」陳建輝說,走入河川,便是一個改變的開始,「想法的改變是需要時間的,以日本的源兵衛川再生運動為例,推行到了第3年才逐漸開始有本地居民的參與,我們做的事就像撒種,或許到了適合的時間,種子便會發芽茁壯。」

鳳凰木

綠川流經復興路一帶,沿岸樹木變得更為茂密,別有一番景致。這株鳳凰木根基發達,樹根緊緊包覆河床甚至鐵製護欄,是大自然力量的顯現,也被暱稱為「大章魚」。

市長官邸

這棟位於雙十路上的美麗洋房,原為日籍眼科醫師宮原武熊(沒錯,就是那個很有名的宮原眼科)所有之別墅宅邸,為兩層樓之和洋折衷巴洛克式建築,並兼具古典與現代主義風格。日人遣返後徵收為市長官邸,後因空間閒置,便規劃為藝文展演用途,成為市民休憩的一處空間。

台中文史復興組合前身為「櫻町四丁目」,是從部落格擴散至倡議組織的故事。格主格魯克取櫻町(現復興路四段)之名,看得出對鐵道的戀戀鄉愁。2014年夏天,社群更名台中文史復興組合,針對鐵路高架化提出「綠空鐵道軸線計畫」,旨在串聯鐵道、綠川,將周邊文化資產納入活化,一年來舉辦小旅行、分享會和工作坊。今年7月,這項由市民發起的計畫,讓市府採納為中區再生發展策略之一。

「我是看著窗外鐵道景色長大的,只要打開窗戶,就能看到火車經過、金沙百貨和火車路空(鐵道與台中路交會的鐵路涵洞),頂樓還能看到火車站。」格魯克說,自己從小就對故鄉充滿疑問,鄉土教材無法回答的問題被他擱在心裡,近年才從文獻閱讀、查訪中明瞭舊城今昔。

成員之一蔡承允在大學畢業後回到台中,今年2月加入組織。大學時總聽到同學輕易回答台北、台南第一廣場曾是學生下課愛流連的地方,如今這裡20多家越泰小館林立,當地人稱之「小東南亞」,移工則稱之為「畢拉密」(Piramid,源於印尼朋友對早年第一廣場前玻璃金字塔的暱稱)。今年10月起每周日下午,第一廣場前出現一處「東南亞行動圖書館」,主要由90後學生組成的1095,帶上兩個行李箱、50本印越書籍,開啟與移工交換故事的場景。1095,前身是由雲科大文資所學生官安妮(總召),帶著學弟妹所做的中區外籍移工田畢拉密大冒險─1095,
有多好玩,卻沒人能說出台中吸引人的地方,「後來我想,如果要回答台中是怎麼樣的地方,應該先回到這裡、變成台中人,直接和社會接觸。」「綠空鐵道軸線計畫」如今為市府採納,階段性任務達成,他們憂喜參半,希望公部門未來能增加市民參與式規劃的機會,讓對未來有願景的人,提供更多想法。

雖是從城市議題出發,他們也擅長包裝議題,10月分與中區再生基地合辦之「舊城生活節」,透過市集、音樂祭、小旅行,讓民眾感受舊城步調。未來也計畫租賃空間為據點,聚集更多人,格魯克期盼地說:「台中曾有很多『第一』,例如曼巴咖啡的起源、台灣第一個現代化都市,它的歷史是奪不走的,台中應該好好將這些故事留下、讓它被看見。」

私房好點
大同國小(舊稱明治小學校)
成立於1898年,校園中日治時期的校舍建築,為台中市政府市定古蹟之一。格魯克是大同國小畢業,認為它是舊城區最特別的國小,不僅保留完整,且重視自己的歷史,學校老師不僅編纂融合校史與建築的學習手冊,創校以來所種的植物,也都納入自然課程教材。台中文史復興組合
網址:www.facebook.com/taichungstory

畢拉密大冒險─1095,第一廣場曾是學生下課愛流連的地方,如今這裡20多家越泰小館林立,當地人稱之「小東南亞」,移工則稱之為「畢拉密」(Piramid,源於印尼朋友對早年第一廣場前玻璃金字塔的暱稱)。

今年10月起每周日下午,第一廣場前出現一處「東南亞行動圖書館」,主要由90後學生組成的1095,帶上兩個行李箱、50本印越書籍,開啟與移工交換故事的場景。1095,前身是由雲科大文資所學生官安妮(總召),帶著學弟妹所做的中區外籍移工田調,在結識中興大學歷史系學生江彥杰(執行長)後,將田調實體化,先後舉辦兩場《1095,臺中移工故事展》。1095源於移工每次居留三年、便須離境一天(365x3)的數字,後來更發展出【畢拉密大冒險:第一廣場美食探險系列】系列影片和行動圖書館。

行動圖書館第一次擺攤時,他們相當緊張,結果竟有「樁腳」前來支持——印尼筆社(FLP)在台分會會長王磊。他是豐原鑄鐵廠廠工,會唱歌、寫作,還是海外公民記者。王磊帶來喜愛文學的Dodo與他們結識,官安妮提及未來將延請Dodo為組織的印尼語教師。

「我原先覺得擺攤很沒效益,後來真正待了一次,碰到從台北來的印尼女孩,很想借書,怕地方遠還不了,就站在那裡看了快半小時。我還到隔壁去聽移工唱歌、幫他們拍照。我認為這樣的擺攤會帶來文化碰撞的火花。」江彥杰說,原來不只是我們對他們好奇,他們也想知道我們的故事。原先低調舉辦的「第一廣場泰、印路線導覽」如今有望成為常規活動,走一趟第一廣場,感受不曾見過的畢拉密。

台中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原台中酒廠)
保存相當完整的酒廠遺構。前身為日籍商人赤司初太郎創立於1914年的民營「赤司製酒場」,1947年更名台中酒廠,由台灣菸酒公賣局接管。2002年文化局將園區內16棟建築登錄為歷史建築,2005年始轉型為文化創意園區。
1095,
網址:www.facebook.com/taichungstory

女主人的客廳─ 一本書店

穿越鐵道來到火車站後方,從復興路上彎進一處小巷,大路上的喧囂頓時散去許多,鬧中取靜,門前有綠川流過的「一本書店」,便是希望來人在進入書店的同時,也將平日的煩擾思慮暫時放下。

老闆娘Miru和先生原本都從事設計工作,兩人都愛看書,即使出門旅行也愛逛書店,閱讀對他們而言,已經像是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在他們手中所打造的書店,儘管空間不大,卻設有寬敞的閱讀座位區,就像來到自家客廳一般的舒適而放鬆,「我們覺得鼓勵閱讀這件事,比賣書來得重要。」Miru笑說。
一本書店的選書範圍廣泛,從生活、設計以至於藝術、文史哲類別一應俱全,「我們的選書準則是能夠讓你的想法產生發酵,同時禁得起時間考驗。」補充了精神食糧,這裡也能品嘗Miru親手製作的美味餐點,「食物不只是代表美味和健康,而是生命的一部分,生活裡有書、有食物就豐足了。」此外店內更不定期舉辦主題詩歌朗誦、文學講座等活動,重現早年文人集社雅風。

林氏宗廟
距離書店只有五分鐘腳程的這座百年宗祠,隱身巷弄之中,從外圍道路只見牌樓,若非特意尋找很難發現,因而格外靜謐不受打擾,是Miru喜愛來此休憩散步之處。建築外觀和內部保存完整,不乏有許多出自名家之手,作工細緻的雕塑和彩繪,如今列為國家三級文化古蹟。一本書店
網址:www.facebook.com/www.abook.tw

老台中人的書櫃

《 細說台中》
沈征郎、賴淑姬、胡業沅、朱界陽著 ,
1979年聯經出版
推薦者:台中文史復興組合
這本書是格魯克認識台中的開始,小時候家裡就有這本書,當時讀不懂,長大後重新翻閱,《細說台中》從武裝抗日、民族運動、劉銘傳建設、林獻堂、先住民乃至燈紅酒綠的酒家、風化場所、庶民小食等都有涉獵,將台中百年來的歷史濃縮入書。

《 懷樹又懷人》
林莊生著,1992年自立報系出版
推薦者:中區再生基地
本書作者林莊生為中央書局創辦人之一莊垂勝之子,莊出身於鹿港世族,曾活躍於日治時期的政治及文化場域,戮力推廣台灣文化協會,並成立中央書局作為倡議基地,林莊生藉本書回憶父執輩與其交遊人物的一生夙行,更為日治時期台灣文化界留下見證的珍貴史料。

《 細味台中》
劉書甫、蘇俐穎著,
2014年二魚文化出版
推薦者:好伴共同工作空間本書以〈臺中式〉開門見山,指出台中具有無根性、拼貼、創新的餐飲風景。兩位作者為台中在地人,細膩書寫記憶中的美味,並進行實地踏查,以極富生活感的筆調,書寫台中泡沫紅茶小史、茶館與茶食、以飯盒供餐的老咖啡館、單車行動咖啡、精品咖啡館等台中飲食地圖。

《 綠川.同心花園》
余如季著,1998年台中市立
文化中心出版
推薦者:綠川漫漫
於1970年至1973年間發起的
「同心花園沿岸綠美化運動」,可說是首開綠川生態保育觀念濫觴,作者余如季時任台中駐地記者,長期從事新聞攝影工作,1970年採訪大阪萬博會後,有感於日本整治河川的完善規劃,回國便號召政商學界與居民共同參與行動,本書便詳細記載了活動始末,並有早期綠川的珍貴影像紀錄。

青春一條街》
周芬伶著,2009年九歌出版
推薦者:1095,
作者寫22歲時(1970年代末)到台中讀研究所,初踏上台中土地的青春故事,行文當中融合自身生命經驗和台中人文風景,全書分為〈沉靜的歌〉〈青春一條街〉〈雜貨店女兒〉三部分,描寫一中街、七期重劃區美食、文心路上的家具店、張秀亞的小木屋等。1095,總召官安妮說,對於90後出生的人,周芬伶《青春一條街》寫出讓年輕一代對舊時台中的未知與想像。

《 貪睡的穿山甲∼犁頭店的故事》
莊世瑩著,林妙燕繪,
2008年青林國際出版
推薦者:一本書店
台中南屯舊名犁頭店,為往來彰化、豐原必經之地,往來商旅行人也日漸繁盛,此地端午節傳統活動並非賽龍舟,而是以木屐踩街方式競賽,意在以踏地之聲,喚醒穿山甲翻動田土,期許來年豐收,為十分獨特的民間習俗。本書以童趣插畫和生動文字敘述,藉由穿山甲一家的故事,既為南屯鄉土留誌,也呈現古早市井風情。

由於父母工作緣故,14歲才搬到台中,經過埋首書堆,直線往返學校和家裡的升學時期,便又北上念書、工作,一直以來總在朋友面前戲稱自己是「偽台中人」或「半個台中人」,對於這座城市,其實是陌生遠多於熟悉,對舊城區的理解,也不超過台中一中周邊或三民路一帶的補習街地段。這回採訪,既是工作,也像是上了一堂認識鄉土課,原來過去不曾發現,看來老舊凋零的街巷裡,藏著許多有趣的建築細節和興衰故事;這座過去數十年曾被認為只有飆車族和金錢豹的城市,引領了一代台灣文學、文化和社會運動的重要發展,綠川的悠悠水岸,曾堪與京都加茂川比美。

舊城曾有一頁風華絕代,如今人們正試著拂去上面所覆蓋的厚塵,並接續其後寫下新的篇章。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