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特企
Mar 29 , 2016
19:31

影像鍊金術-手工攝影復刻潮 #1

文/蔣德誼、郭書吟 圖/何經泰
  • 影像鍊金術-手工攝影復刻潮 #1
  • 影像鍊金術-手工攝影復刻潮 #1
  • 影像鍊金術-手工攝影復刻潮 #1
  • 影像鍊金術-手工攝影復刻潮 #1
  • 影像鍊金術-手工攝影復刻潮 #1
  • 影像鍊金術-手工攝影復刻潮 #1
  • 影像鍊金術-手工攝影復刻潮 #1

曾看過有間照相館門口貼著一張海報,寫著:「Google副總裁說:『照片不洗出來,存在電腦裡可能會消失。』」此話並非危言聳聽,網際網路創始者之一,Google集團副總裁Vint Cerf在2015年「美國科學促進會」(AAAS)年會上警告,隨著電腦作業系統和軟體不斷更新發展,利用老式設備儲存的文件和影像,會愈來愈難讀取。因此他建議將珍貴的照片輸出為紙本,或許更有利於長久保存。


如今我們已經慣用各種3C設備拍攝、觀看、傳輸影像,但若是年紀在30歲以上的人,則大概都還記得:小時候出外郊遊時,爸爸會帶著兩、三捲柯達或富士牌底片,在各種風景前選好位置,謹慎地按下快門,回到家後,小孩子便負責跑腿把底片交給照相館洗成照片,一趟旅途回憶,就凝縮在一本相簿裡。

2012年,發明了膠捲菲林(film)的伊士曼柯達(Eastman Kodak)公司,在不敵數位攝影浪潮下宣布申請破產保護,但是底片並未因此消失(雖然某些型號確實在逐漸停產或減產),相反地,許多專業攝影工作者開始重新擁抱底片,甚至回溯至現代底片問世前的古典攝影技法;不少從未接觸過傳統攝影的「Digital Natives」(數位原住民)年輕世代,著迷於這種充滿個人風格的手工痕跡,無法預知成果,靜待影像誕生的過程。

若說攝影是將瞬間保存為永恆的藝術,那麼傳統攝影就是用大量時間,換取獨一無二的美麗片刻。

古典攝影工藝的回歸─簡永彬

在數位攝影發展面臨「人人有相機,人人會拍照」境地的當下,「攝影的本質」究竟為何?也再度成為許多攝影家探問的課題。身兼影像藝術工作者及策展人,並長期從事數位典藏工作、整理台灣早期攝影家作品及相關文獻的簡永彬,因為一幀彭瑞麟的〈太魯閣之女〉攝像,一頭栽進了古典攝影工藝(Alternative Photography Processes)的世界,他說:「當代攝影,已到了往回看的時候。」

走進簡永彬的工作室,那幅〈太魯閣之女〉就掛在他書桌對面的牆頭上,由柔和的漆金色與黑色交織而成。「彭瑞麟在這張照片所使用的『漆金寫真』技法,不僅在台灣找不到第二幅,就算在日本也是已失傳的獨門技術。他對於顯像技法的深刻鑽研以至於攝影藝術上的成就,在日治時期的台灣可說是無人能出其右,卻未能得到相應的評價,實在是非常可惜。」簡永彬有些感嘆地說。

簡永彬的三色重鉻膠彩轉印作品,
透過不同色系顏料的疊合,製造彩色成像。

烙影為相

也就是由此為開端,他開始研究這些在現代底片──也就是銀鹽相紙尚未出現之前,攝影家們所使用的古典印相技術:如范戴克鐵鹽印相法(Van Dyke Brown Print)、藍曬法(Cyanotype)、重鉻膠彩轉印法(Gum Bichromate Print)、碳膜轉印法(Carbon Transfer Print)等。「有時在做數位典藏感到枯燥的時候,這就是最好的調劑。」簡永彬笑說。

放滿了藥劑的櫥櫃門上,貼著簡永彬為了測試不同顏色與深淺的配方紀錄。

在前文中所提及的幾種傳統印相法中,最主要的區別在於感光成分不同,大致可分為銀鹽、鐵鹽以及重鉻酸鹽等3大類,成品的色澤質地也略有不同。簡單來說,就是在欲顯像的材質上塗抹一層具有感光性質的藥劑,底片置於其上曝光後,便依照底片遮蓋輪廓形成影像,而其中簡永彬認為困難度最高,但同時也是最能表現細緻影像層次的碳膜轉印法,是他最樂在其中的心頭好。

碳膜法的困難度在於並非直接在紙上顯像,而是必須先以蛋白膠、糖和顏料等成分製作成各種不同顏色的碳膜,再轉印於紙上,「因為這些材料全都是有營養成分的東西,有時我做好的碳膜會被螞蟻吃得坑坑疤疤的。」簡永彬笑說。他為我們示範這複雜的過程:首先在碳膜塗上一層重鉻酸鹽的感光劑,待乾後疊上底片曝光,然後再將紙浸溼,兩者貼合並給予重壓,讓碳膜能緊密與紙面接著。「最困難的步驟是要將碳膜剝除,僅在紙上留下影像,若是碳膜成分調得不好,或是施力沒有平均,都很容易失敗。」最後以溫水淘洗將未曝光的碳膜溶解洗去,就完成了一張層次豐富,並帶有淺淺浮雕效果的碳膜轉印影像作品。

由碳膜轉印法所製作的成品,會帶有些微自然的凹凸浮雕效果。

後數位,新古典

簡永彬說古典攝影工藝的迷人之處,正在於它的「全手工」感,從底片拍攝、轉印、曝光到漂洗等工序,享受影像慢慢成形的過程。此外,還可透過各種「加工」手法,從顯影劑如何塗刷、藥液的流動到重疊不同的顯影法,都能製造出獨一無二、無法複製的影像風格。

簡永彬示範透過筆刷塗布的筆觸,
製造不規則的邊緣以及帶有筆刷痕跡的顯影效果。

「在七○年代紀實攝影當道時,我們都走在社會的第一現場,為新聞媒體拍攝影像,但是到了後期,便逐漸衍生出一個疑問:在我們鏡頭下的影像,是否出自於絕對的客觀,或是帶有某種主觀意識的表象?一張照片除了以新聞性判定高下之外,是否能有更純粹的藝術價值?」

簡永彬認為古典攝影工藝的復興,正是一種回歸到攝影必須走入現場,並且由自己完成的純粹性。「在古典攝影工藝中,作品的產出過程也屬於創作的一部分,並且讓攝影者更深刻的直視自己的作品。」他將古典攝影工藝視為當代攝影的一條嶄新路徑──技法的運用只是手段,最終仍須回歸於態度和本質的檢視。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