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潮人物
Oct 12 , 2017
00:00

心靈的處方箋 侯文詠

文/蔣德誼 攝影/高政全 圖片/皇冠 
  • 心靈的處方箋 侯文詠
  • 心靈的處方箋 侯文詠
  • 心靈的處方箋 侯文詠

做為可能是華文寫作圈中知名度與銷售量最高的作家之一,侯文詠從不諱言自己走的是大眾通俗這一路數。暢銷作家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對侯文詠而言,寫作或許僅是一種「借殼」,在那些看似易嚼的文字中,藏著他對這個時代的種種提問,每回出手,都直擊人心深處。


從《白色巨塔》、《危險心靈》到《靈魂擁抱》,侯文詠此次睽違6年多再度出版的長篇小說《人浮於愛》,書腰上醒目地寫著「侯文詠第一部長篇愛情小說」,讓人不免好奇這莫非是要轉換新路線了?

擁有廣大書迷的侯文詠,向來喜歡在臉書上和讀者溝通,《人浮於愛》正式出版前,侯文詠和出版社商量在臉書上開放部分內容連載試讀,藉此了解讀者們的第一手反應:「連載最有趣的地方在於讀者沒辦法一直往下看,於是會對接下來的發展產生期待和猜測的心理,臉書上的討論甚至出現一些我從沒想過的觀點,往往令人驚喜。」連載剛開始的時候,最多人的疑問其實是:這到底是什麼類型的小說?一開始還以為女主角的性格正義凜然,隨著情節推展卻急轉直下,一個成了拜金妹、一個被老男人包養,讓許多讀者難以接受。

把寫小說當成社會實驗,侯文詠藉寫作揭露種種社會、制度現象的扭曲,也在散文集《請問侯文詠》中親切解答讀者各種提問,卻不願被定位成某種既定形象,「很多人可能期待我的文字一定是很風趣或是正能量、激勵人心,因此每次寫作感覺都像和讀者拔河,在可能範圍內盡量多拋出一些東西,即使會讓讀者覺得坐立難安。」



揭開愛的真面目

與其說《人浮於愛》是「愛情小說」,倒不如稱之為一部探討各種人性情感的作品,書裡每個人都存在某種缺陷卻又渴望救贖,即使會因此陷入更深不見底的地獄之中。侯文詠笑說,這可能是他寫過最不討喜的一群角色:「很多人會在小說裡面找尋某種投射或是認同,反之不喜歡的角色,必定是違反自身某種觀念或習慣,但如果讀者在其中看到一部分的自己會如何呢?這是我想探討的命題。」

「人們對愛情可能抱有一種理想,或說幻想更貼切一點。我們會被戲劇或小說中那些毫無保留、不曾懷疑的純愛吸引,但回到現實生活中,更多的是把各種條件秤斤論兩之後,說服自己妥協接受。這裡我放進去一個疑問:如果有人對此感到不甘心、不滿足呢?故事就從這裡開始了。」

《人浮於愛》執筆近2年的過程中,侯文詠近乎閉關式的寫作,鮮少接受邀約或在臉書發文,林林總總寫下近200萬字,最後刪到15萬字,除了某些必要的線索,他希望盡可能留白,騰出讓人揣摩解釋的空間,「話說得太多,就顯得煩人了。」

把答案留給讀者

過去侯文詠的小說大多對於社會或制度、組織提出某種質疑,《人浮於愛》不同於《白色巨塔》探討醫界權力、《危險心靈》觸及教育界種種亂象,它回歸到最原始而核心的討論:生而為人,最後所追求的終極目標是什麼?為了達到那個目標,你願意付出多少代價?「和散文不同,其實我的小說都沒有答案,但透過提出問題,或許引發一些討論,我覺得這樣得出的共識,比我自己單方面做結論要來得更真實、也更有意義。」

「最早我寫的幾部小說都有明確的主張,可以說是所謂『暢銷作家』的某種回饋吧,覺得應該面對大眾發聲、做一些比較勇敢的事;但現在我會認為更重要的是保持開放的心態,更多人願意思考之後,或許就自然產生前進的動力。」從醫生轉換跑道到暢銷作家,侯文詠仍然企圖用筆為所處的時代問診,而最終的處方則自在人心。




侯文詠
嘉義縣人,1962年出生,學生時代即開始寫作並投稿各類文學獎項,從醫後仍未間斷,早期作品《頑皮故事集》、《親愛的老婆》、《大醫院小醫生》多屬於溫馨小品,1997年開始專職從事寫作,並擔任廣播、電視主持人,代表作《白色巨塔》、《危險心靈》皆被改編為影視作品,最新著作為睽違6年半出版的長篇小說《人浮於愛》。



明潮